他早已準備好自己的快艇棺材:藝術怪才Sebastian的設計相對論

他早已準備好自己的快艇棺材:藝術怪才Sebastian的設計相對論
Photo Credit: WE PEOPLE 東西名人雜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生於智利,長於倫敦,如今立足紐約的Sebastian ErraZuriz是這個混種時代的最佳詮釋者,既是藝術家亦為設計師,更重要的是他是一個時代的反叛者,以無可究詰的荒誕意象,展露出潛藏在作品形式下,另一種截然不同的解讀與想像。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Christine Chen
圖:Sebastian ErraZuriz

今年6月在Design Miami / Basel 2016時,Sebastian ErraZuriz展出了作品《On the Edge Staring at Eternal Infinity》。此件作品以精美的動物標本所打造的鏡面,引誘觀者迎面望向自己的反射,因此當人們在看藝術作品時,也正在看著自己的倒影。

從另一層面來看,藝術家過去經常是自戀者的狀態,他們將深刻的視野及內省反映在藝術作品當中,然而今時今日,在每一個城市,每個藝術博覽會,同樣的作品被複製在每一個展位裡,而這些不斷被複製的作品中最為盛行的莫過於「鏡像藝術品」。

因此當藝術家的自我意識及有創造力的成果,在面對收藏家及社會名流的自戀時則相形見拙,畢竟「自拍照的藝術,比現場看到的藝術更為重要。」這似乎已成為藝術博覽會所面臨的另一種社會現狀,而Sebastian則以此呼應死亡,並以此做為永恆的反思。

on_the_edge_staring_at_eternal_infinity_
Photo Credit: WE PEOPLE 東西名人雜誌
作品《On the Edge Staring at Eternal Infinity》
再想象 再檢視

仔細觀察不難發現Sebastian的作品一向充滿各種諷刺性的言外之意,他坦承自己是一個「友好的功能反社會份子」(functioning sociopath),擅於去嘗試以及再度檢視日常生活中被人們視為理所當然的層面,並透過再想像,理解生活中更多面向。

因此他完全同意哲學家蘇格拉底所言:「未經檢視的人生不值得活」(The un-examined life is not worth living),他認為人們不能只是接受生活,既然給予了,就必須要再檢討它的每個面向,並試著去改變那些不具意義的部份。特別是哲學家叔本華也提過:「能者能達成別人完成不了的目標,天才則是完成他人想都想不到的目標。」(Talent hits a target no one else can hit; Genius hits a target no one else can see.)

Sebastian相信,才能是實現最大潛力的關鍵,但最重要的是理解自己的能力,以及了解所處的社會體系形式,只要將改變做為目標,便可以看見全新的視野。

這也是他從未專注只做藝術家或設計師的原因,之於他,藝術及設計是並存的,兩者擁有部份重疊且界線,特別是他認為兩者其實並沒有嚴苛的定義及區隔,一意孤行的將其劃分是專制、武斷且過份簡化的,因為藝術及設計皆具有真實的流動性,因此在世人眼中這道牆,其實只是一個文化結構,僅僅為保有專業學科的訓練而生。

創作範疇無極限

Sebastian總是天馬行空,活躍於各種領域的跨界已不足以說明他奇葩的程度,

其最富盛名的莫過以12位前女友性格為依據所設計造型迥異的高跟鞋,最能表現風格印記的作品則是《Look Again Door》,這個現代居所大門少不了的防盜眼,當初打造此防盜眼只因一向認為單眼窺視很傻氣的Sebastian,決定以更便利的方式讓雙眼可同時觀看門外,亦傳達了同一件事再看一次便有些許不同的概念。

03
Photo Credit: WE PEOPLE 東西名人雜誌
作品《Look Again Door》

另一個知名度頗高的作品則是以數百根木條拼接而成的波浪收納櫃(Wave),透過像拉鍊般的設計,讓櫃體造型擁有極大的自由發揮空間,並在使用者的隨興撥弄下,隨時都能展現煥然一新的獨特性。

不僅如此,今年在香港Art Basel,他特別為愛彼錶(Audemars Piguet)設計的展館也相當吸睛,他不只把其中一個空間打造成純白隔音室,另一方面更以冰雪作為大自然時鐘的象徵,透過閃亮奪目的冰柱、鐘乳石等造型,演繹出時間不滅的價值。而相當關注社會議題的Sebastian也經常將設計眼光望向弱勢族群,比方像是在殘疾康復中心鞦韆前打造一把懸空的輪椅,讓健全人與殘疾人士享有相同的快樂,或是藉由牆面與地面的塗鴉讓人們正視許多被忽略掉的社會現況。

有趣的是,他早早就為自己的死亡準備好一只自帶引擎的快艇棺材,讓死亡成為另一趟愉悅的旅程,確實也極度符合他一貫帥氣瀟灑的性格作風。特別是如果有機會造訪他的工作室,便可以感受到他幾乎沒有靜滯且各種靈光乍現的時刻,只因每個日常都能刺激他活力充沛的創作靈感。

Sebastian_Errazuriz_Portrait_11
Photo Credit: WE PEOPLE 東西名人雜誌
這張裁成直的取代03
Photo Credit: WE PEOPLE 東西名人雜誌
Sebastian Errazuriz的工作室

因此不光是純粹的產品、家具或空間設計,他在公共藝術上的表現也常令人瞠目結舌。正如去年1月在紐約時代廣場上的影像作品《A Pause in the City that Never Sleeps》就是最好的證明。他以緩慢、具有感染力且持續蔓延的打哈欠黑白影像,讓蓄意設計的支配控制著當下的環境氛圍,也使許多遊客光是看著螢幕,便不自覺加入了藝術家打哈欠的行列之中,並間接影響其它周遭的人也打起哈欠來,每個晚上人們甚至會自主群聚,而這支影片則透過藝術在眾目睽睽之下,將經常隱伏的意識公諸於世。

從這個裝置當中,我試著提供一個簡短的時刻,讓人們按下暫停鍵,並提醒自己,我們急迫的需要自由的空間以及時間,讓我們可以允許自己重新找到一個更強大的意識。

A_Pause_in_the_City_That_Never_Sleeps_by
Photo Credit: WE PEOPLE 東西名人雜誌
影像作品《A Pause in the City that Never Sleeps》
理解死亡才能活得精彩

不過倘若仔細回顧Sebastian過往的作品,可以發現到他經常在談論死亡,他則表示自己確實迷戀著死亡,或是半空著的玻璃杯,「當我們意識到玻璃杯有一半是空著的,我們才能真正享受滿杯時的價值。」因此他不斷探索,並接受有意識的死亡,是以一種療癒的方式去活出一個圓滿的人生,「你不知道你所擁有的,一直到你提醒自己有可能隨時失去一切。」

因此當日常微小的恐懼快要全面麻痺我們之際,如果記得人生是苦短的,且可能會死於任何一秒鐘,那麼這就是一種最簡單的方式讓自己勇敢去做重要的決定。

有話直說的他常以一抹迷人的微笑,殘酷的撕開社會本質下最不堪的一幕,並透過詼諧甚至荒誕的作風,切中當代社會的盲點,並不斷以平行概念去解讀每一層意義,讓每一次再想象(re-image)後所產生的變化,令人察覺到再看一次便有所不同的心境。

Sebastian始終馬不停蹄,目前手上還有許多正在執行的案子,不過尚未揭曉前他不方便多加透露,但從官網上不難發現他正在為灣流G650豪華私人飛機設計外部及內裝,從設計圖中可以看到整架簡潔純白的座艙內,居然還特別打造出一織別出心裁的金色猴型雕塑品坐在椅子上,充份展現他一貫的幽默感及藝術氣息。

看來,無論接下來還有什麼新計劃,Sebastian依舊會透過藝術及設計的行為與行動,讓觀者察覺社會中各種被吞沒的正義、被隱瞞的事實、被粉飾的價值觀與經常被忽略的弱勢聲音,並一如往常持續影響著世界。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WE PEOPLE 東西名人雜誌』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