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這個小遊戲,你就見到新聞報導如何引發仇恨

玩這個小遊戲,你就見到新聞報導如何引發仇恨
Image Credit: Nicky Case. We Become What We Behold遊戲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遊戲開發員Nicky Case編寫了一個小遊戲,讓人可以看到新聞報導如何引發不同群族互相敵視、仇恨對方。

以往報章追求銷量,也許會加入所謂「煽色腥」的內容,吸引讀者眼球。現時主要戰場轉移到網絡,你我輕按一下就能轉發消息,無論真假,不少媒體為應付流量、點擊率的指標,往往變本加厲。

有時候,媒體選擇性報導事件,引導讀者把個別事件推廣到一整群人身上,從而產生偏見。這些錯誤印象慢慢累積下去,可能就會引發仇恨,敵意亦像滾雪球般越滾越大。

相信這是獨立遊戲開發員Nicky Case透過其新遊戲《我們成為了我們所注視的》(We Become What We Behold)想告訴我們的事。

一開始,世界只有和平相處的圓頭人和方頭人。「世界中心」有一部電視,而玩家只能夠做一件事︰拍照。

wbwwb1
Image Credit: Nicky Case. We Become What We Behold遊戲截圖

但你所拍的將會成為「新聞報導」,在電視上廣播。假如能引起人注意,觀眾的行為會受你的報導影響,例如拍了下圖中戴帽者,就令到其他人開始戴帽。

wbwwb2
Image Credit: Nicky Case. We Become What We Behold遊戲截圖

又或是拍下一對(方頭人及圓頭人)的情侶,加以批判,令他們難堪。

wbwwb3
Image Credit: Nicky Case. We Become What We Behold遊戲截圖

如果你拍的東西太無聊(例如不斷拍下電視…),就沒有人會看——雖然還有蟋蟀會看。

wbwwb4
Image Credit: Nicky Case. We Become What We Behold遊戲截圖

偶爾你能夠捕捉到驚人事件,比方說,發癲的方頭人攻擊別人。這則新聞報導令一位圓頭人開始害怕方頭人。

wbwwb5
Image Credit: Nicky Case. We Become What We Behold遊戲截圖

而「圓頭人害怕方頭人」的報導,又令一位方頭人不屑。

wbwwb6
Image Credit: Nicky Case. We Become What We Behold遊戲截圖

「方頭人鄙視圓頭人」的報導,反過來惹怒了另一位圓頭人。

wbwwb7
Image Credit: Nicky Case. We Become What We Behold遊戲截圖

「圓頭人仇視方頭人」的報導,再令4位方頭人及圓頭人不滿對方。

wbwwb8
Image Credit: Nicky Case. We Become What We Behold遊戲截圖

在此先不說再炒作下去會發生甚麼事,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自己去遊戲網站玩玩看(連結見文末)。

開發此遊戲的Nicky Case,其實也寫過不少小遊戲,其中一個叫做〈多邊形的寓言〉(Parable of the Polygons),透過一些正方形及三角形聚居、搬家的故事,來說明三點︰

  1. 微小的個人偏見,可以造成巨大的集體偏見︰當一個人說整個文化是「形狀主義」(因為那世界只有形狀,類比種族主義)時,他們並非說當中的正方形、三角形是「形狀主義者」,他們不是攻擊你這個人。
  2. 過去會困擾現在︰你的睡房地板不會因為你停止把食物掉在地毯上而變得乾淨。整造平等環境就像保持潔淨,需要努力達成,而且永遠需要保持努力。
  3. 在身邊要求多元︰假如輕微的偏見會導致我們目前的混亂,那麼輕微的「反偏見」或者能夠修正。望向你身邊,你的朋友、同事、參與的會議,假如你們全都是三角形,就會錯過了生命中一些了不起的正方形——那對任何形狀都不公平。在你最接近的形狀以外,盡力接觸不同的形狀。
parable_of_polygons
Image Credit: Nicky Case, Parable of Polygons遊戲截圖

兩個遊戲的連結在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