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底看了什麼:荒島上的《救你命3000》

我到底看了什麼:荒島上的《救你命3000》
Photo credit:高雄電影節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救你命3000》可以視為〈Turn Down for What〉的延續,以男性放縱豪放又調皮搗蛋的態度,恬不知恥地去探索/詮釋男性身體,以及身體內流竄的睪酮素。至於到底看了什麼呢?當然不能只有我一個人看到。

(本文經過香港編輯調整用語,台灣原文請看這

幾年前有一首怪怪的電子舞曲〈Turn Down for What〉,整首歌只有三句詞,鬼吼鬼叫地重複「Turn down for what」這四個字。歌很狂,MV更狂:一個穿著棉褲、露出「輪廓」的亞洲男子用老二來砸電話,抵擋迎面飛過來的花瓶⋯⋯ 這男子很不安分的老二搶足了戲份,幾乎就是這支MV的第一男主角。更早之前,美國喜劇演員Adam Samberg和Justin Timberlake也曾狼狽為奸合作過一個短片〈Dick In A Box〉,同樣也以老二當主角,把勃起的老二放在盒子裡面當禮物送人。兩組流行文化影像文本,都以相當另類的方式來「玩」男性身體。不過比較起前者的狂,後者只能算是指導觀賞級。

〈Turn Down for What〉的瘋狂MV至今仍然存在我的手機裡,搭捷運時就會拿出來爽一下。這類帶著點噁爛、惡搞、荒謬、瘋狂的東西,就是英語中所謂的「WTF(what the fuck)」:一種不可言喻的白爛。WTF在中文裡沒有對應的形容詞,但是一句網路用語:「我到底看了三小」(三小是閩南語「甚麼鬼」),卻完美無瑕地傳達出了WTF的真諦。〈Turn Down for What〉裡的亞洲屌男Daniel Kwan和另外一個白人Daniel Scheinert,兩人合稱Daniels(他們也是該MV的導演)。這對導演雙人組的第一部電影作品《屍控奇幻旅程》(港譯「救你命3000」)再度把男人的身體大玩特玩,讓人驚呼自己到底看了三小。

一個流落荒島、滿臉鬍渣、像鬼一樣的男人,正準備上吊自殺。他或許有著不堪的過去,但是無止境的寂寞,才是他不想活下去的理由吧!因為當一具年輕男性的屍體被沖到了岸上,他整個被放棄的人生全部都回來了⋯⋯荒島男和這具死屍,開始發展出不可思議的romance。

描述一個無趣的人,我們會說他像屍體一樣,那麼跟一具死屍互動甚至談感情,應該相當無聊吧?這部片中的死屍雖不能動彈,但是會說話、會笑也會動情。至於為什麼,導演根本懶得解釋。總之,荒島男開始「玩」這具屍體,把它背上背下,移來移去,跟他講話,利用各種道具機關讓這屍體可以做出動作,好像在操偶吊鋼絲。男性的身體基本上是不能「玩」的,如果在電影中看到一個男人的身體任人擺布,他一定是像《風聲》裡面的張涵予,被綁起來嚴刑拷打。男性的身體處在被動地位,大部分都是一種羞辱,絕對不會是好事。這部片中的男性身體/屍體,卻被另外一個男性用一種幽默的方式玩弄。在這樣「玩身體」的過程中,兩個男人(一人一屍)卻發展出了感情。

_02_8988
Photo credit:高雄電影節提供

然而,這兩個男性所談的感情,卻建立在他們所嚮往的抒情陰柔異性戀情。荒島男用各種勞作、手工藝,還有自己想出來的劇本,和死屍一起模擬出異性戀的氛圍,他們演出的異性戀細膩微妙,「比異性戀還要異性戀」。黃哲倫的劇作《蝴蝶君》指出:只有男人會知道完美的女人是什麼樣子(因為只有男人知道自己的慾望);這部片或許也暗示著:只有男人知道完美的異性戀是怎麼樣。於是,他們一人一屍在一個沒有女性的環境中,「創造」一男一女的異性戀。對他們而言,沒有女性的環境是原始/不文明/不受制約的。這具屍體雖然不會動,但是會嘔吐、勃起,還有放屁;尤其超級會放屁。在文明世界中,公然放屁是不被允許的。死屍願意自由自在地在荒島男面前放屁,是一種親密和信任的表現;而親密和信任正是兩個人發展戀情的必要。有女性在場,是絕對不可隨便亂放屁的。

放屁、嘔吐、勃起,三件無法在文明環境中明目張膽的行為,卻是這具屍體的三大絕活。他的身體好像一個儲水裝置,可以源源不斷地從口中「吐」出清水/體液,給荒島男喝/吸,甚至淋浴;而他無時不刻都在放屁的身體,也是一個高壓充氣幫浦,提供能量和反作用力,用來打獵,甚至變成人體遊艇。一具超級男性死屍,具備了基本的生存要件:能源和水。而勃起的老二,則是一個羅盤,指向女性/文明,跟著勃起的方向走,就是朝著文明前進。本片的原始片名「Swiss Army Man」,就是瑞士小刀(Swiss Army Knife)的變形。瑞士小刀功能齊全,什麼工都可以作;小男生都喜歡有一把瑞士小刀,可以拿出來向同學炫耀,愛不釋手。本片中的死屍,也是荒島男的瑞士小刀,可以拿來玩、拿來用,放在身邊,同樣也愛不釋手。

_02_4089
Photo credit:高雄電影節提供

我們熟悉的哈利波特:丹尼爾域卡夫(Daniel Radcliffe)在本片中飾演全身灰青的死屍,穿著一件休閒西裝,看上去帥帥的,一點也不可怕;《小太陽願望》(Little Miss Sunshine,港譯「陽光小小姐」)主角保羅丹奴(Paul Dano)飾演荒島男,繼續他的神經質,把死屍又搓又揉,又摔又砸,一下子呵護一下子親吻,感情好得不得了。丹尼爾域卡夫大小適中、比例均衡的身體,則以各種角度被彎被折,被弄得好開心;不過奇怪的是,荒島男玩遍了死屍的身體,甚至按壓他勃起了老二,但卻從來沒想過把死屍的衣服脫掉。或許男性心目中完美的異性戀,都是不脫衣服的。

《屍控奇幻旅程》可以視為〈Turn Down for What〉的延續,以男性放縱豪放又調皮搗蛋的態度,恬不知恥地去探索/詮釋男性身體,以及身體內流竄的睪酮素。至於到底看了三小呢?當然不能只有我一個人看到。

影展資訊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