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病於未病:讓長輩們自立,帶給他們幸福感

治病於未病:讓長輩們自立,帶給他們幸福感
取自Age UK臉書封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社會新聞裡不堪長期承擔照顧壓力而導致殺妻、殺夫或殺父、殺母的新聞時有所聞。但這種情況通常必須嚴重到爆發極端後果,才會有資源介入,但經常是為時已晚。

文:楊寧茵(銀享全球)

從案例來看,英國和台灣所面臨的長者情況其實很類似。

案例一:吉娜有狹心症、失智症和其他一些慢性病,過去這一年她在家跌倒過數次,有幾次還被送到急診室,因此她都不太敢出門。但一直待在家裡卻讓她的性情變得十分抑鬱暴躁,也讓長期擔任她主要照顧者的先生壓力很大,先生常常覺得自己快受不了了,希望有喘息的空間和自己的時間。

案例二:彼得原本是個珠寶商,愛妻10年前過世後,他一直無法從悲傷中走出來,並因此在身心方面出現了一些毛病,看醫生也沒什麼用。他有帕金森氏症,在沒人協助的情況下他根本不敢出門,所以經常一個人關在家裡。他的家人雖然關心他,但他們都住在很遠的地方,所以他固定會見到的人就只有每個星期來打掃的清潔阿姨。彼得以前很喜歡畫畫,也曾是扶輪社活躍的一員,但太太走後,他就不太從事這些活動,因為這些都會讓他想起逝去的太太,徒增傷心罷了。

以上這兩個英國的案例,如果把名字改成張太太或李先生,其實也不突兀,不是嗎?面對這兩個案例,台灣可能的處理情況是什麼呢?

台灣的處理:倚賴現有的醫療資源和社福網絡,但效果有限

針對彼得的狀況,台灣的作法是教他去看身心科,給他治療帕金森氏症的藥物,但也要他自己願意去醫院,至於狀況是否會因此改善?不確定。喪偶所帶來的憂傷和寂寞,只能靠彼得身邊原有的網絡嘗試提供協助,除非他變得更嚴重,被送到醫院或者出現危害社會的行為,否則彼得的案例目前應該就只是被放在哪裡而已,沒有什麼資源會用來幫助他。也許在相關人員的眼裡,他根本還不算是個案例,因為還有其他更嚴重的案例需要被處理,資源需要被放在那些人身上⋯⋯

吉娜的例子在台灣就更常見了,隨便問問身邊的人都可以聽到類似的狀況。社會新聞裡不堪長期承擔照顧壓力而導致殺妻、殺夫或殺父、殺母的新聞時有所聞。但這種情況通常必須嚴重到爆發極端後果,才會有資源介入,但經常是為時已晚。

最高明的醫術:治病於未病;最好的照顧:讓客戶自立,帶給他們幸福感

聽過春秋時期名醫扁鵲的故事嗎?

有一次,魏文王向扁鵲求教:「你們家兄弟三人,都精於醫術,誰的醫術最好?」扁鵲回答說:「大哥最好,二哥次之,我是三人中最差的一個。」魏王不解地說:「願聞其詳。」

扁鵲解釋說:「大哥治病,都是在病情發作之前,那時候病人自己還不覺得有病,但大哥就剷除了病根,使他的醫術難以被看見,所以沒有名氣,只是在我們家中被推崇備至。」

「二哥治病,是在病初起之時,症狀尚不十分明顯,病人也沒有覺得痛苦,二哥就能藥到病除,使鄉里人都認為二哥只是治小病很靈。」

「我治病,都是在病情十分嚴重之時,病人痛苦萬分,病人家屬心急如焚。此時,他們看到我在經脈上穿刺,用針放血,或在患處敷以毒藥以毒攻毒,或動大手術直指病灶,使重病人病情得到緩解,所以我名聞天下。」魏文王大悟。

治病於未病,是最高明的醫術。這樣的觀念促成了預防醫學的發展、公衛觀念的普及和疫苗的發明,也造成了嬰兒死亡率大減和人類平均壽命大增的「奇蹟」。但不知為什麼,同樣的觀念在台灣,面對高齡社會或長照問題時,卻被遺忘或捨棄,而選擇用最難最貴的方式去解決問題,也就是等到問題變大了,再處理。就像扁鵲一樣,雖然看起來很厲害,但充其量只是把命救回來而已,還是會留下後患。

這樣的照顧和處理思維,到底是為誰帶來了幸福?

而英國Age UK整合服務模式,針對個人開立幸福處方。讓我們看看在Age UK整合服務介入之後,吉娜和彼得發生什麼樣的變化。

在和吉娜進行深度訪談之後,Age UK的人員發現吉娜的心願其實很簡單:帶著愛犬到沙灘上遛遛而已。但她很害怕自己出門,怕會跌倒,怕沒有人照應,尤其是這麼久沒有出門,她更沒有信心。所以工作人員先替吉娜安排了一位可以到家裡來一起活動的「運動夥伴」,幫助她在家進行復健與練習,逐步恢復了她的行動力。接下來要恢復她的信心,所以就帶她出門去參與一些社交活動,也讓她的先生藉機喘口氣。如今,吉娜不但能帶愛犬去沙灘散步,甚至還可以和狗狗玩丟球遊戲,這是她之前身體極度虛弱時,想都不敢想的情況,而且她再也沒有去醫院急診室報到。

彼得呢?Age UK的人員也是先和彼得進行了長時間深入的引導式對話(guided conversation),目的在挖掘彼得的真實需求和心之所愛,而不僅僅是了解表面上看到的病情或情況。從言談中發現,彼得希望可以多認識新朋友,也還想覺得「自己有用」,談到他之前的珠寶貿易工作時,他說得眉飛色舞,看起來十分開心。所以工作人員就想,如果可以安排一些機會讓彼得分享他有興趣的事情,應該不錯。他們指派了一位志工來和彼得合作,先讓他到附近的日間照顧中心和晨間咖啡小組進行小型分享會,發現觀眾很喜歡彼得的故事,而彼得也從這樣的活動中重新尋回自信與對生命的熱愛。

如今彼得重拾畫筆,參與藝術小組,並因此有了新的社交圈,朋友不時來造訪他,和他共進午餐,或約他出來走走。他還定期參與晨間咖啡小組,並當起「前輩」,會特別關照新來的人,幫助他們融入群體中,還有越來越多的團體邀請他去談談珠寶交易的知識和趣聞!

對此,彼得說:「Age UK應該改名叫Age OK,只要看看我就知道了!」(You should name Age UK, Age OK, as I now feel all OK!)

對吉娜和彼得來說,他們能從低谷中走出,靠的不是藥、不是醫生,而是Age UK針對他們的狀況所開的「個人處方」,整合不同服務,運用的成本極低,效果卻很大,最重要的是,讓他們真的有幸福的感覺

本文經銀享全球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