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虛擬實境變得越來越真實,她在遊戲中被「非禮」了怎麼辦?

當虛擬實境變得越來越真實,她在遊戲中被「非禮」了怎麼辦?
Photo Credit: studiostoks /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虛擬實境中被非禮似乎不可能發生,卻是作家Belamire的擔憂——害怕VR遊戲成為女性止步的空間。

你的身體在哪?這個問題似乎簡單不過,你可能會指着自己的身體回答︰「就在這兒啊!」但對我們的大腦而言,身體的邊界其實甚具彈性。

例如科學家就發現所謂的「橡膠手幻覺」(rubber hand illusion)︰在實驗中,參與者把一隻手放上枱面,但那隻手被紙板擋着視線,參與者只能見到旁邊一隻橡膠製假手。然後實驗人手以同一節奏輕掃參與者的手及假手相同部位,過一會之後,參與者會不自覺把假手視作身體一部份。

早前甚至有研究顯示,在橡膠手幻覺產生期間,參與者的大腦甚至較沒準備好傳送訊息至真正的手。這類「身體轉移幻覺」(body transfer illusion)在虛擬實境(VR)中並不罕見,甚至令我們更容易控制遊戲角色。

虛擬實境初體驗

近日一名作家Jordan Belamire(化名),就撰文講述了她在虛擬實境中被非禮的經驗,她更指事前沒想過這事可能發生,可是發生了。

Belamire在文中表示,她跟丈夫在探訪親戚時,嘗試使用HTC的虛擬實境系統。她先試玩一個叫做QuiVr的遊戲,在虛擬實境中慢慢走路,當她走到邊緣,望「下去」是有百呎的高空時,感到非常害怕。直到她合上眼「走出去」,才發現自己能在(虛擬的)半空中行走,感覺像成為上帝一樣。

數分鐘後,她再開一個新遊戲,並進入多人模式,其他玩家會實時在同一場境中出現,每人看起來都一樣︰是一個懸浮的頭盔、兩隻凌空的手——其中一隻手持長弓。在這個遊戲中,Belamire在射喪屍,旁邊有位帳號叫BigBro442的玩家。

沒有身體的非禮

BigBro442能聽到Belamire的聲音,知道她是女性——除此以外,在虛擬實境中無可能得知此事。突然,在等待下一波攻擊時,BigBro442的頭盔對着她,那隻「浮手」輕向她那虛擬實境中不存在的身體,然後開始搓她的胸部。她立即大叫︰「停止」,並出於尷尬及荒謬而笑出來。

接下來,BigBro442就一直追着Belamire,無論她在虛擬實境中走到哪兒,他都緊隨並繼續那虛擬的非禮——在她的丈夫及親戚面前。她開始變得憤怒及沮喪,起初她的丈夫及親戚都在笑,畢竟外人看起來情境滑稽之餘,亦不會感到真實。

但Belamire提醒讀者,當她一開始進入遊戲時,走了一段路後便感到那虛擬的百呎高空非常真實,而那虛擬的非禮亦然。她強調︰「當然,你並非真的俾人摸了,就像你不是真的離地百呎,但仍然感到非常害怕。」

女性止步?

由於不及BigBro442那麼有經驗,她無法逃離他,只要每一輪喪屍攻擊完,就會開始被BigBro442虛擬地非禮。最終Belamire把裝置除下,回到她熟悉的房間中。

她問自己「剛才發生甚麼事?」,答案是︰她在多人遊戲中,沒有連續3分鐘不曾被虛擬地非禮。更甚者這感覺真實,她感到被侵犯。Belamire認為對於未曾試過虛擬實境的人,這事聽起來很荒謬,但她強調,如果你曾在虛擬實境感受恐懼——例如百呎高空——就會開始明白。

最後,Belamire帶出一個問題︰當虛擬實境變得越來越真實,我們如何判斷「滋騷」和「真正侵犯」的界線?她認為,最終我們將需要為虛擬實境訂制規則,否則那只會成為排除女性的空間——即使女性可以參與,類似的經驗會令她們不再回去。

當然,解決方法不一定是增加規則,否則又會有「誰來監管」的問題,但遊戲製造商也應該考慮Belamire的擔憂,研究如何新增功能、機制去消除類似情況。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