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君彥曲解《議事規則》,阻梁、游步入議廳涉違《基本法》 情緒有利強權鬧事

梁君彥曲解《議事規則》,阻梁、游步入議廳涉違《基本法》 情緒有利強權鬧事
Photo Credit: Bobby Yip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就最新的宣誓風暴,指出梁君彥阻梁、游進入議廳涉違《基本法》,兼剖析情緒何以有利中港衝突中強權的一方。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強過台灣:當「港獨」遇上「支那口音」,它有不一樣的化學作用

這幾天,香港、台灣都因為「獨立」議題引起情緒反彈。台灣27歲女藝人陳艾琳到中國參與拍攝《女友販賣機》電影,極速被中國網民「起底」,發現她不但曾參與太陽花學運,更曾說過:「台灣是我的國家」。導演一收到消息隨即將她從劇組開除,並對外認錯:永不錄用分裂祖國,破壞領土完整的藝人。從2000年張惠妹唱台灣國歌遭中國封殺以來,還有林志玲、周子瑜到陳艾琳都基於「台獨」立場,引起中國群情激憤之下「出事」。

近期香港鬧「港獨」風暴遠比台灣嚴重,當然不是因為香港獨立機會比台灣高,而是兩大關鍵痛處:1) 一國兩制立法會議員「身分」;2) 港獨主張加上「支那口音」。前者就是不再是藝人,而是有代議權力的議員,後者就是不再限於政治宣示,還語帶被視之民族、文化層面的仇恨情緒。

比較同情梁、游的人,會認為是他們年少無知,愚昧以為支那口音玩弄誓言是「有型」抗爭,他們是思考和論政能力有限,才誤以為這樣做夠激進。可是,若抱懷疑眼光看待事件,梁頌恆早在9月初預告自己:「過到宣誓嗰關,可能可以大膽啲討論呢個議題(港獨)」,到10月宣誓時讀出「支那口音」,不久再在《城市論壇》就維護口音擺出強硬態度。既然人人都知道上屆議員在宣誓就任時「加料」,可以換來第二次順利宣誓,梁似乎很早就預感唯獨他的「加料」有不同的結果,情況遠遠嚴重過之前,聲言難以擔保宣誓過關;由預告到宣誓相隔一個月,他堅持這樣做真的純粹出於「年少無知」嗎?

梁君彥曲解《議事規則》,阻梁、游步入議廳涉違《基本法》

今日議會外有數以千計示威人士包圍立法會,稱要聲討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支那口音」侮辱華人。部分民主派(非建制)議員放下門戶之見,組成人鏈護送梁、游進入議會,終於迫使梁君彥暫停會議,民主派議員並非因此同意二人捍衛口音的立場。一方面他們必須捍衛《基本法》之下議員進入會議廳的權利;另一方面,事件已升級至司法覆核階段,梁振英昨日更申請修改稟狀,加入要求「將游梁議席懸空」,梁振英這時期的政治表態顯然觸發行政與立法的角力,訴諸司法裁決。

未有最終裁決之前,民主派議員捍衛立法會自主最大的依據是《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第19條(a) :

「凡任何人─

襲擊、妨礙或騷擾任何前往或離開會議廳範圍,或在會議廳範圍內的任何議員。⋯即屬犯罪,可處罰款$10000及監禁12個月。 」

而梁君彥所根據的是《立法會議事規則》第1條:

「除為了令本條規則得以遵從者外,議員如未按照《宣誓及聲明條例》(第11章)的規定作宗教式或非宗教式宣誓,不得參與立法會會議或表決。凡行換屆選後,以前已作該等宗教式或非宗教式宣誓的議員,在參與立法會會議或表決之前,亦須遵照本條規則再次宣誓。」

這兩條看似有所衝突,實質不然。首先,《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屬《基本法》賦予立法會議員的權利(《基本法》第77、78條訂明立法會議員特權),而且,第19條列明任何人不得「襲擊、妨礙或騷擾」議員前往開會議廳範圍。意思就是,梁君彥不能妨礙梁、游進入會議廳,只能在二人進入之後,根據《議事規則》第1條不讓他們「參與」會議,例如質詢或投票等。梁君彥實質上無權不准梁、游二人踏入會議廳範圍,假如他糾纏力阻二人進入會議廳,在司法覆核有最終裁決之前,隨時廢掉議會「以月計」的會議時間。

煽動情緒是雙刃劍,可以有利自身團結,也可以給予強權借口

事情發展至今,港獨議題從以前觸發練乙錚被《信報》封筆、何韻詩被封殺、提名參選立法會被拒,到現在添加「辱華」成分,為何分別如此巨大?就是因為主張港獨「可以」是實際的政治訴求,所冒犯的是政權本身,但是,「支那」一詞完全稱不上甚麼政治訴求,在華人世界仍有為數不少的人視為帶有侮辱,主觀情感上介意,無論坊間多少篇「『支那』歷史源流考據」也不能重新教育他們放下情緒,因為「聽者有意」。

今年初,作家朱莉亞(Julia Galef)談論人們情緒時,曾引述19世紀一段法國歷史。1894年一名法國參謀部官員發現一些疑似間諜情報的紙碎,認為有人將法國的軍事情報出售予德國人,最後迅速拘捕一名有相近筆跡的官員,軍官們不聽筆跡專家懷疑證據不足,總之一致認定這位表現出色、沒有任何過犯的官員是間諜,將他判刑入獄,多年後才被揭是冤獄,原因很簡單:他是猶太人,而當時法國軍隊當中討厭猶太人的文化尤其嚴重。

朱莉亞藉此事例說明,人們很多時像軍人思維,情緒發作的時候猶如兩方軍隊開戰,無理智可言,會不斷強化自己的立場絕對正確,一心希望自己戰勝對手;面對討厭的對手,任何蛛絲馬跡都會捕風捉影,一如當年那法國政治醜陋,軍官們根本搜不出甚麼有力證據,也照樣認定「非我族類」的猶太人必然是間諜。

要戰勝對手,應訴諸謀略而不是感情用事

本來,本土 / 港獨派陣營,一直以仇恨內地解釋香港各種問題的根源,藉此情緒團結自身陣營對抗威脅,現在一次宣誓口音事件,倒過來給予強權的一方藉情緒團結士氣,透過司法覆核制度,又透過社會動員形成氛圍,圓滿了梁振英數年來借社會撕裂穩住政治角色的作風,這種口頭宣洩觸怒對方,跟公共議題的抗爭行動無可避免觸怒對方,兩者在意義上、策略上根本不可同日而語。沒人要否定多元抗爭,卻是要問甚麼質素、層次和意義的抗爭。

香港回歸後,民主抗爭的一方最強大的武器,在上是議事規則,在下是整體法治與群眾道德壓力(包括輿論和社會運動)。在2014年底雨傘運動後,警方殘暴因梁營操弄得到「解放」,不斷衝擊法治,「七警毆打案」糾纏至今;現在,梁君彥切實示範何謂「有權用盡」,甚至涉嫌違反《基本法》阻止梁、游進入會議廳,議會失衡的情況逐步逼近淪陷。

權力是甚麼?它源出於人性,約定而成於文化觀念要他人服從,愈文明的社會權力愈趨向限制公權力,愈失序的社會權力趨向強勢的一方,當亂局成為現實,濫權只需要借口,約定新的權力有利強權,甚至最惡劣的時候連借口都不必,正如在這次宣誓風暴,誰有信心說釋法一定不會出現?最可悲的,或許,是強權一方充滿謀略,步步進迫;抵抗一方卻感情用事,自毀長城。

延伸閱讀:

  1. 〈宣誓「風波」變「風暴」,中央短期嚴打港獨屬「大原則」 從亂局思考世情〉
  2. 〈梁振英生錯地方,他應做中國某市委書記 請別摧毀「憲法精神」〉
  3. 〈議會低質無極限「引梁營入關」 未來應以「法理自治」取替港獨〉
  4. 〈搞清亂局:一星期狂刮政治風暴早有遠因,有人大喊絕望,有人似在「笑傲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