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李活道最初有「Hollywood」嗎?(上)

荷李活道最初有「Hollywood」嗎?(上)
Photo Credit: Sanga Park / Shutterstock.com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說荷李活道在開闢時,旁邊種滿鐵冬青(Hollywood),因而得名。然而香港的鐵冬青由外國引進,那麼當年的荷李活道有鐵冬青嗎?

剛開埠的香港,道路基建就是代表一個地區開發的伊始,而它的發展亦代表地區發展的延續。坊間關於香港開埠早期道路荷李活道的書藉不少,但載有港英官方資料來源的出處實非常有限。兩大早期官方資料《Government Gazette》和《Hong Kong Annual Administration Reports 1841-1941》,以及兩份報章《Chinese Repository》和《Canton Press》,是研究香港早期歷史的骨幹組合。

荷李活道有冬青樹?

當中關於皇后大道其他主要道路發展進程的資料很多,但關於荷李活道的資料卻零碎不全︰《Canton Press》在1842年所出現過似是而非的描述,1而只有《Hong Kong Annual Administration Reports》在1849年2月19日出現過”Hollywood Road”一詞。2

至於近年的官方資料,較為普遍的有文物保育專員辦事處網頁。該網頁顯示,荷李活道的取名是「據說因兩旁曾長滿冬青樹」(Ilex rotunda,即鐵冬青)。而關於鐵冬青的資料,環保署表示其為本地品種。據此,小遴曾致電「香港政府一站通」1823,據康樂文化事務署的電郵回覆,表示「現時香港西樹木組在中西區有12棵新種植的冬青行道樹,產地來源自中國內地……有兩棵位於荷李活道」。3

image1
照片由作者提供
荷李活道上疑似鐵冬青的品種。來源:實地拍攝。

另一個官方資料,是掌故梁濤在1992年為市政局撰寫的《香港街道命名考源》。他在書中表示「荷李活道早在1844年已開闢,這條路是由駐守於大笪地上的英國工兵開發,在開路時,也正是由於沿路都是冬青樹林,因此便稱這條路為荷李活道」。4關於此說法,小遴亦曾致電1823,得到土木工程拓展署的回覆是「荷李活道的冬青樹是2009年於上環進行綠化總綱圖工程時種植的」。5

另外三個解釋

由此看來,即使是官方資料,但也沒有提供過任何資料出處可供考證。那麼,荷李活道於命名時,冬青樹真是在路上存在嗎?除此之外還有其他說法嗎?原來,除了文物保育專員辦事處網頁和梁濤的說法外,另外還有三個鮮為人知的說法︰

  1. 第二任港督戴維斯(Sir John Francis Davis, 1st Baronet, 1795-1890)在見到當時荷李活道「該處多長小紅果」的冬青樹後,想起其英國Westbury-on-Trym的莊園大宅"Hollywood Tower"景色之說;6
  2. 港府以”Hollywood Tower”來紀念戴維斯之說;7
  3. 港府以戴維斯的封邑(Davis of Hollywood, Gloucestershire)來為荷李活道命名。8

荷李活道命名的四個說法,究竟那個才是最合理?上文曾述,由於中英雙方的相關資料來源零散不全,因此只好透過歸納比較和綜合分析,先驗證鐵冬青在香港的歷史,然後再驗證以上四個說法。

首先,我們來看看香港開埠初期街道命名的模式。

香港開埠之後街道命名的模式,是隨著不同年代不同的政治環境而改變。不同時代的政治環境產生不同的管治理念,而這種不斷改變的理念便反映在街道命名的規律之上。香港開埠早期直至總督戴維斯的期間,中上環街道全都以英國皇室人員、首相、外交部大臣、殖民地部大臣、軍事家等人名命名。9

假如按上述街道命名模式是隨政治環境而形成規律來說,初時這種規律似乎就是要反映政府透過街道命名而宣傳強勢管治的訊息。我們知道荷李活道是在1841年開始開闢的,那麼在當時能夠打破這個道路以人名命名的規律,理應需要有相當說服力的理由。而要證明荷李活道能夠打破此規律,亦需要有很強的論證基礎。不過,倘若荷李活道因長滿冬青樹因而被命名,但假如荷李活道在開發時本來就沒有冬青樹,那麼連規不規律都談不上。

鐵東青不是香港原生植物

查明《香港植物誌》(Flora of Hong Kong)中由人稱「冬青之母」的已故胡秀英教授(1910-2012)撰寫的冬青科部分以及香港植物標本室的資料,發現鐵冬青本來不是香港原生品種,而是外來引進人工培植的。10雖然採納這個說法的漁農自然護理署與環保署的口徑不一,但關於鐵冬青是引進植物這點,嶺南大學英語研究副教授Michael Ingham和香港嶺南大學華南及香港歷史研究所主任劉智鵬博士亦曾對此作出表示,11不過沒有從研究鐵冬青的方向出發,詳細說明盡管鐵東青不是原生植物,但究竟是否有可能在1841年荷李活道開闢前或開闢時引進該路。就此,小遴在以下將詳細分析。

上文曾指出,文物保育專員辦事處網頁顯示,荷李活道現時的品種是鐵東青(Ilex rotunda),不過沒有說明當時的品種是否與現時的品種相同。那麼,現在的鐵東青會否有別於當時的冬青屬?據胡教授研究所指,12香港冬青屬有17種和1變種,當中引進的鐵冬青主要分佈在中國海南、廣東、廣西、雲南、貴州、湖南、河北、江蘇、安徽、江蘇、浙江、福州和臺灣;當中惟一與鐵冬青最相似的鐵冬青變種小果鐵冬青(Ilex rotunda var. macrocarpa),是擁有日本鐵冬青和喜馬拉雅山高冬青(ilex excelsa)特徵的變種,而更重要的是,小果鐵冬青是由倫敦園藝學會採集員福鈞(Robert Fortune, 1813-1880)在1848-1850年引進中國的。

換言之,假如1841-1844年荷李活道上出現鐵冬青,那麼路上的鐵冬青便不可能是與其極之相似的變種。13既然撇除了變種的可能性,那有否可能本來荷李活道上的植物是其他冬青屬,但後來改種鐵冬青呢?在戰時試種一種一般生長在海拔400米以上高地的引進植物,14以當時的資源與技術來說難以做到,因此推斷,現時荷李活道的鐵東青,就是本來引進品種。

引進品種的時間問題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