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或許冷漠,因為熱情都在創作中」珠寶設計師趙心綺的蝴蝶效應

「我或許冷漠,因為熱情都在創作中」珠寶設計師趙心綺的蝴蝶效應
Photo Credit: Ocean Che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年,Cindy趙心綺雙喜臨門,連續獲得兩項殊榮;因為堅持,她才能一路走到現在。蝴蝶輕盈的翅膀上,乘載的是她對珠寶設計的熱愛,以及自我的期許與承諾。

文:Julian Kan

每次和CINDY CHAO The Art Jewel創辦人趙心綺合作,都覺得她很「難搞」─不,絕非她情緒控管失當,而是對細節和自我要求的嚴格把關。假使工作團隊也和她一樣求好心切,雙方肯定能碰撞出令人驚豔的作品。

比方說,為《WE PEOPLE》拍攝十月號封面當天,Cindy便不厭其煩地在攝影師指示下不斷調整姿勢與表情,希望能呈現不同以往的樣貌,即便攝影師認為已捕捉到精采的瞬間,她依然主動要求再多試幾張,務求成果盡善盡美。檢視電腦裡的半成品時,她每每像小女孩般雀躍地驚呼:「唉呀!這張有意思!」或者「我好喜歡這張的意境!」

儘管拍攝時間比原本預計長許多,Cindy沒有絲毫不耐煩,仍舊精神抖擻地全力以赴。面對熱愛的珠寶設計,她也是同樣的態度;這是她對「美」始終不變的堅持,以及創業以來未曾改變的初衷。

默默耕耘,終獲殿堂級肯定

「雖然這十幾年來陸續獲得不少獎項的肯定,但對我來說,受邀參加巴黎古董雙年展,好比得了奧運金牌或奧斯卡金像獎一樣神聖!」Cindy趙心綺的興奮溢於言表。她甚至和同事開玩笑說,這是僅次於婚禮的人生大事!「但我的婚禮好像還很遙遠。」哈哈大笑過後,Cindy正色道:「回顧過去幾個世紀,珠寶設計都是歐美的天下,幾個風行全球、具百年以上歷史的珠寶大品牌皆來自歐美,這和歷史時空、文化背景、生活方式當然有很大的關係。CINDY CHAO The Art Jewel是今年巴黎古董雙年展唯一參展的華人設計師品牌,讓全世界透過這個國際平台看到,華人也有深厚的實力和傑出的表現,參與長期被歐美設計師占據的珠寶設計領域。」

巴黎古董雙年展由法國國家古董聯合會(Syndicat National des Antiquaires)主辦,匯集世界高級珠寶、頂級藝術品及古董收藏品,不僅是全球首屈一指的博覽會,也是唯一完全由藝術古典文物專家所掌控的展覽,且審核的過程十分嚴謹繁複,唯有珍品中的珍品才有資格展出。

高級珠寶堪稱每屆雙年展的焦點,審查的標準亦最嚴苛——品牌地位、作品的藝術價值等條件,都必須列入考量,因此國際各大珠寶品牌無不視雙年展的邀約為聖殿級的榮耀。

「之前觀展,看見人家都是盡可能多陳列,」Cindy解釋,「但我只安排了十幾件作品出展,Black Label大師系列Masterpiece也只有八件。我追求的是工藝和創意,不是數量,所以不想放那麼多、也沒辦法放那麼多。」她一語道出了品牌的核心精神與價值。

對Cindy個人有特殊意義、令CINDY CHAO The Art Jewel揚名國際的四季系列,以及當年登上蘇富比拍賣圖鑑封面的緞帶系列均在展覽之列;此外,萬眾矚目的年度蝴蝶當然不會缺席,振翅飛進了展場巴黎大皇宮(Grand Palais),吸引無數業內行家與藏家駐足良久,紛紛驚嘆於Cindy巧奪天工的傑作。

趙心綺
Photo Credit: Ocean Chen

「隨著自我成長,我的設計也出現不同變化,同時,我與最傑出的歐洲鑲鑽大師合作,運用現階段最巔峰的鑲嵌技術,希望讓大家看到CINDY CHAO The Art Jewel的經典設計與蛻變成長。」

經常有人問她,靈感來自何處?「我一直是個很有想法的人,從來沒有找靈感的問題,」Cindy說,「反而是如何將鈦金屬鑲嵌工藝發揮到極致,把不可能變成可能,才是比較傷神之處。譬如,我設計了一條300多克拉鑽石的套鍊,卻只用了不到40公克的K金。40公克K金有多重?大約是四個十元銅板的重量。就高級珠寶的鑲工而言,這已是現階段技術的最極限。」

脫穎而出,王室也青睞

被刊登於《女王90》(The Queen at 90)紀念專冊,是Cindy趙心綺與品牌在2016年獲得的另一項殊榮與肯定。為慶賀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Queen Elizabeth II)90大壽與登基64年,英國舉行了一連串活動以茲慶祝,贈予各國外交使節、限量印刷的紀念專冊為其中一項。圖文並茂的紀念專冊回顧了女王90載人生的重要紀事,並表彰女王多年來於公益慈善、文化交流、藝術推廣等範疇的卓越貢獻與巨大影響。

在第一章節《女王專屬》(Fit for a Queen)裡,有長達四頁的篇幅專門介紹趙心綺與CINDY CHAO The Art Jewel。英國王室本身就擁有為數眾多的珍稀珠寶,女王佩戴過、見過的頂級珠寶更不計其數,能夠入選紀念專冊中,無疑突顯了品牌非同一般的高度。

趙心綺
Photo Credit: Ocean Chen

「2012年,我受邀參與該年度倫敦鉅作博覽會(Masterpiece London Fair)為慶祝英國女王登基60年所籌劃的珠寶特展,」Cindy回憶道,「我創作了瑰麗扇子(Majestic Beauty Fan)參展,一只長42公分寬19公分、全世界最大的鑽石藝術裝置。」

瑰麗扇子以春天為主題,由白金和鑽石交織的枝葉打造而成,扇的角落嵌有一只可拆卸的蝴蝶胸針,作品共使用了2399顆、總重310.27克拉的鑽石,扇柄並鑲有一顆重達9克拉的橢圓形璀璨美鑽,蝴蝶胸針上鑲的梨形鑽石則重約3克拉,美輪美奐令人愛不釋手。「或許是這個緣故,讓我受到英國王室青睞,所以被收錄《女王90》紀念專冊之中。入選的珠寶非常少,對我來說除了無比榮耀也是一劑強心針,代表我一路以來默默追求的理念與不妥協的精神被看到了。」

不改初衷,追尋自我突破

趙心綺的每一件作品都充滿個人特色,既純熟演繹了屬於西方巴洛克式的華麗繁複線條,也可看見東方特有的婉約底蘊,即便在不起眼之處亦細緻幽微,換一個角度又是一幅嶄新風景。「我的美學養成從概念到創意,都有非常扎實的訓練─外祖父是古典宮殿建築師,他的許多作品已被列為國家級古蹟,父親則是雕塑家,他們兩位影響我至深,而這樣的背景造就了我的基底,使我的作品擁有建築物和雕塑般的立體感,強烈地捕捉了生命力。」

我覺得,好作品應當超越族裔與文化的藩籬,自行匯聚為超然的共識,訴說自己的獨特故事。

常有人問Cindy,最喜歡的作品是哪一件?「我的回答永遠是下一件。」

「對我而言, 下一件一定超越上一件。我的心態是,如果這是我人生最後一件作品,我要做出什麼樣的東西來反映我的心境?所以,我最大的敵人是自己,最大的競爭對手也是自己,沒人比我更了解自己,以及創作的當下到底用了幾分力。這是我不求量產但求突破,始終追尋自我挑戰的原因。不過,我最鍾愛的元素絕對是蝴蝶。」

「當然,從初創品牌到現在,我比以前更有勇氣了。從前自信不足,設計往往是『加法』,深怕別人看不到;近幾年,我體悟到『減法』的意涵─把不必要的東西一點一滴拿掉,只留下最精華的部分,這才是設計的精髓。我想,我個人和作品最大的轉變,是經歷了由加到減的過程,變得舉重若輕但仍舊張力十足。」

趙心綺
Photo Credit: Ocean Chen

萬一某一天,有哪個時尚大集團想入股或收購CINDY CHAO The Art Jewel,她會點頭答應嗎?「我不排斥。經營品牌不容有太多感性或天馬行空,創作者恰恰相反。我一直想回到當年成立品牌的初衷─繼續減產,一年只服務全球30位VIP,作品毋需多,每件都是可永世流傳的經典才重要,這也是我們品牌於產品面和行銷面的特色。要知道,珠寶業的成本很高昂,假使公司能獲得更多資源,有人替我好好經營讓我專心創作,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我在經營者這個角色的表現上確實不如創造者。不認識我的人或許覺得我冷漠、有距離,因為我把對生命的熱情都投注於創作之中,從作品裡就能感受到我的溫度。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