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專家」指出農藥「嘉磷塞」的禍害——慢着,你確定她是專家?

「國際專家」指出農藥「嘉磷塞」的禍害——慢着,你確定她是專家?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報導引述「國際專家」批評孟山都的除草劑引起多種問題,但這位「國際專家」本身的資格亦令人生疑。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關心農業及土地議題的《上下游News&Market新聞市集》早前有篇報導〈國際專家:嘉磷塞可能導致自身免疫性疾病 破壞土壤微生物〉,題目吸引了我,顯然同時吸引了很多人——至少文章在他們網站上「大家正在關注的新聞」首位,而且其Facebook貼文也有六百多人分享

嘉磷塞簡介

先簡介一下嘉磷塞(glyphosate,又譯作草甘膦),它是一種除草劑,農業生物技術公司孟山都以年年春(Roundup)之名發售。孟山都的基因改造農作物中,亦有部份能耐受嘉磷塞,讓農夫可以在種植時施嘉磷塞清除雜草,又不怕影響收成。

然而這類耐受農藥的基改作物,或會令農夫不自覺用多了,又或只使用嘉磷塞清除雜草,令雜草演化出抗藥性,導致使用更多除草劑及更多雜草具抗藥性的惡性循環。早前一項分析了14年農業數據的研究就指出,在耐受嘉磷塞的農作物增加同時,嘉磷塞的使用量按年增加,而其他除草劑的用量則相應減少。(詳見文末相關文章)

美國國家科學、工程及醫學學院的農業及自然資源委員會的報告亦指有雜草演化出對嘉磷塞的抗藥性,建議無論是否種植基改作物,應使用整合的雜草管理方式,以減延抗藥性演化。另外,不少人會擔心過度使用除草劑,會產生殘餘農藥和生物累積(bioaccumulation)等問題。

甚麼國際專家?

回到那篇〈國際專家〉文,這篇報導所指的「國際專家」,乃(引述原文)「長期研究除草劑嘉磷塞對人體影響的麻省理工學院博士Dr. Stephanie Seneff」。

Seneff是麻省理工學院電腦科學及人工智能實驗室(MIT CSAIL)的高級研究人員,據她的網頁介紹,其研究專長是發展人類聽覺系統的計算模型、為發展人機互動系統及演算法去理解人類語言,以及使用自然語言處理的技巧去作基因預測(gene prediction)。她又指自己近年的研究焦點轉向生物學,主要關注營養及健康,而自2011年起在醫學及健康相關的期刊發表了二十多篇論文。

「長期研究除草劑嘉磷塞對人體影響」一說,也許沒錯(先不論是否真的「長期研究」),但報導只說Seneff是「麻省理工學院博士」,而未有提及她讀的是電機工程及電腦科學,就會誤導讀者以為她是專研農藥或醫學方面的專家。

又是致癌物分類

〈國際專家〉一文提及嘉磷塞時指那是「致癌物質」,報導第二段先寫嘉磷塞「被世衛組織列為2A等級的『可能有致癌風險』項目」,下一段再引述Seneff指「甚至在2015年時被世界衛生組織列為『可能致癌物質』」。這個有問題的說法可謂「老是常出現」,實際上是指隸屬世衛的「國際癌症研究機構」(IARC),將嘉磷塞列入第2A類「很可能對人類致癌」。

重點在於IARC關注的問題是「科學家有多少證據確認XXX致癌」,而非「XXX有多危險」。例如鹹魚、酒精、太陽輻射都屬於第1類,因為我們都有足夠證據知道這些東西致癌,不過重點仍然是劑量——即使太陽輻射肯定致癌,也不等如完全不應接觸陽光(詳見文末相關文章)。當然,該篇報導的說法嚴格而言沒有寫錯,不過跟「博士」頭銜一樣誤導讀者。

再者,世衛跟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專門研究殘留農藥的專家小組,今年會議的結論是︰人類在日常餐單下接觸到的嘉磷塞劑量,不太可能帶有基因毒性(損害DNA),或增加患癌風險。去年歐盟重新評估嘉磷塞,歐洲食物安全局(EFSA)的結論亦類似。

隔行如隔山

報導又引述Seneff提到嘉磷塞引起多個問題,由於缺乏確實資料,在此先不點評。但讀者只需要知道Seneff的兩件往事,就可了解她並非一個合資格去評價嘉磷塞的人,遑論甚麼國際專家。

兩年前Seneff宣稱︰「按現時趨勢,2025年每兩名兒童就會有一人自閉」,更指那是由嘉磷塞所致。這個說法已被流言查證網站《Snopes.com》全面反駁。首先,她忽略主流學界認為,自閉症比率看來增加的主要原因是診斷方法改變及診斷率增加。其次,她的推算方法亦有問題,否則我們可以說「2050年將有125%的人診斷出自閉症」。

而且她亦把「相關」跟「因果」混淆,自閉症數字及嘉磷塞用量於同一時期增加,不等如兩者有關。否則的話,我們可以指「有機食物導致自閉症」︰

autismcause
圖片來源︰Snopes.com

最後,她不幸地相信「疫苗引致自閉症」的流言。自從1998年一篇涉造假而被撤回的論文刊登後,即使科學家其後的研究未有發現兩者有任何關係,這個流言仍然繼續傳播。

在Seneff一篇分析麻疹、腮腺災、德國麻疹混合疫苗及自閉症的論文中,研究方法是分析美國疫苗不良事件報告系統(VAERS)及自閉症的數據。問題是這個系統使用被動監察模式,由患者或醫療人員自行申報,無須證據確認症狀跟疫苗有關,僅用作進一步研究,因此VAERS上列出的症狀並不等如是疫苗的副作用(詳見文末的相關文章)。

簡言之,Seneff利用一個有問題的研究方法,得出一個已被多項大型研究反駁的結論。以上兩件事例,相信已足以證明Seneff不是甚麼有資格談嘉磷塞的專家。即使她是麻省理工學院的研究員,但畢竟隔行如隔山,電腦科學的專家不代表她對農藥的意見可靠。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