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困在螃蟹群中繼續扯人後腿,還是停止抱怨努力跨出現狀?

你要困在螃蟹群中繼續扯人後腿,還是停止抱怨努力跨出現狀?
Photo Credit: davidd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不願意找方法改變現狀,我們會試圖著告訴那些找方法的人:「你別傻了」。

天上的豔陽依然高掛在天空,37度的高溫加上南京東路因為捷運施工而揚起的灰塵令我皺了眉頭,我快速地過馬路往南京東路捷運站的方向去接我的朋友。經過兄弟飯店旁邊時,有一位大約180公分高,有著完美倒三角形身材的健身教練在發傳單。我揮揮手拒絕了他,往我的目標繼續前進。

突然間,我停下腳步轉過身,往那位教練走過去,因為我看到了他耳後的助聽器。因為我朋友已經在捷運站等我的關係,我拿了傳單後並沒有打算填寫資料,我有點急的跟他說:「你可以把手機號碼給我嗎?我最近剛好有一些健身的問題。」

我沒想到的是,他指了他的耳朵,原來他是完全聽不見的。我照他的指示留了資料,他指著掛在他胸前的名牌,我點點頭告訴他說我知道他的名字,他把他的名字跟他服務的分店寫在紙條上給我。我手中捏著紙條走了三步,回頭看到他繼續彎腰跟路人發傳單,我有點無地自容。

我開始對我剛剛走出冷氣房對於豔陽的抱怨感到羞愧。

我們大多數的人在衣食無缺的家庭裡長大,接受的是完整的教育,但正因為我們從小沒有遇過太多的挫折,我們出社會後只要一遇到問題,想的往往不是「我做錯了什麼?我下次應該多做些什麼來避免遇到類似的狀況?」,而是開始抱怨,急著找一個替死鬼。

我們怪政府政策不對,太往財團或是對岸靠攏;我們怪老闆不夠相信年輕人;我們怪整個薪資結構扭曲以及房價被炒得太高,以至於我們快活不下去。偶而,有些少數的人身先士卒的出來改變,往往換來大家的冷眼旁觀及潑冷水,就像「螃蟹效應」講的一樣,我們不願意別人爬的比我們高,死命的把旁邊的人都拉下來。

我問過許多創業家,為什麼創業?得到的答案有很多,但大家共同的交集是「某個產業太亂了,我想要出來改變」。我問過許多身體力行支持學運的朋友,為什麼犧牲自己的時間、金錢去支持學運?得到的答案一樣有很多,但共同的交集是「我覺得那些大人做錯事了,我想要出來改變」。

在群體之中總是有一小撮人把抱怨轉為正向的力量,出來破壞現有的體制,然後創造新的商業模式或是遊戲規則。但是不夠,我們大多數的人仍然在抱怨,我們仍然貪玩貪睡,然後跟著電視新聞一起訕笑政治人物或是成天做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我們也不願意給那些願意改變的人支持,當有朋友離開安穩的工作去創業時,我們第一個反應往往是「你瘋了嗎?」、或是有些幸災樂禍的認為「我在公司裡又少了一個對手。」

前陣子與一位長輩吃飯,他跟我交換了許多在帶領年輕團隊時的技巧。在準備離開前,他問我說:「你能不能以年輕人的身份跟我說,現在年輕人最該擔心的是什麼?」,我想了想,有點不好意思地回答他:「我們不願意努力,但我們更不願意給努力的人支持;我們不願意改變,但我們會去潑願意改變的人冷水;我們不願意找方法改變現狀,我們會試圖著告訴那些找方法的人:『你別傻了』。」

我深知這是年輕一輩最大的缺點,所以我一直努力的在與它對抗。但從小沒吃過太多苦、以及在職涯上還算順利的我,就是會因為必須在盛夏穿著整套西裝,吸著因為捷運施工而瀰漫在天空的粉塵而抱怨。

下次當我們又因為一些小事抱怨時,希望我們都能想起這個故事。

我無意拿身障人士做文章,只是這件事給我的啟發,遠遠大於梅西又帶領阿根廷隊贏了一場球。我們唯一該問自己的事情是:「這世界上有太多人正在經歷比我們更值得抱怨的狀況了,但他們沒有選擇抱怨而是選擇努力突破現狀,那我們還有什麼好抱怨的呢?」

停止抱怨,然後向那些創業家或是極限運動家,甚至像那位有著完美倒三角形身材的先生一樣,去努力改變現狀。

Photo Credit: davidd CC BY 2.0

Photo Credit: davidd CC BY 2.0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