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歲農業新生:我聽爺爺的話用農藥卻中毒了,於是我重新思考,何謂農?

28歲農業新生:我聽爺爺的話用農藥卻中毒了,於是我重新思考,何謂農?
Photo Credit:邱俊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想農夫不只是一位生產者,更是一位守護者,守護土地的人。化學農藥的盛行改變了整個世界的運作,改變了人們對待土地的方式。不斷地破壞環境的下場,就是不斷地暴雨颱風,反撲比一個一個還大,我們不能與自然共生,自然就會用各種方式提醒我們。

我是大瑋,今年28歲,返鄉務農第二年。

兩年前爺爺因高齡而退休,已照顧一甲子的土地,和那陪伴著青春歲月的兩百棵橘子樹就此荒廢,爺爺的一句話:「 要不要回來做山?」,毅然決然返家。

守護土地的人

去年我聽從爺爺的教導,遵行慣行農業的方式操作,使用農藥與肥料控制病蟲害,雖然心理抗拒但也是因爲沒經驗而照做。而七月時因為一次噴灑農藥,造成自身中毒而後腦麻了好幾天。

而讓我重新思考,何謂農?

我想農夫不只是一位生產者,更是一位守護者,守護土地的人。

化學農藥的盛行改變了整個世界的運作,改變了人們對待土地的方式,相信大家都有感覺,不斷地破壞環境的下場,就是不斷地暴雨颱風,反撲比一個一個還大,我們不能與自然共生,自然就會用各種方式提醒我們。

農民都不曉得,或其實他們也知道,使用農藥傷害最深的是自己,在民眾都在恐慌飲料裡面有一點農藥殘留的時候,孰不知自己吃進去的蔬果早就超過那個量了,而農民更是最深的受害者,且餘毒長達十年。但他沒有如果不這樣做,他沒有收入。

除了農藥,肥料也是一大隱憂,運輸成本越來越高,化學肥料所需礦產都快開採完畢,等那些國家不輸出了,就斷糧了。如果再不快點意識到這件事情,沒有肥料可以買的時候,過度依賴的農民將如何耕作?而造成農民過度依賴的原因是什麼?因為消費者的需求,大甜美。

回到沒有農藥肥料的時代

我們來思考一下,以前沒有農藥肥料的時代,人民如何生產食物呢?

自從中毒以後,我不顧家人反對,堅持拒絕使用農藥與肥料,我相信土地本身是有力量的,而他們所需的養分,在萬物之間自然就會有平衡與供給。

我認為推廣友善土地的農業,是身為一位農民的責任,所有的前輩都跟我說這條路很辛苦,要享受第一年的無感豐收,因為沒有特別慘烈是餘毒未清,所以第一年都還有產量。

台灣可耕作面積快速減少,糧食掌握率已經太低,可耕地作物的多樣性不足,無法支撐國民的需求,每一塊農地都無比珍貴。 老農賺不到錢賣地生活,有錢買農地的人不耕作只種房子,想耕作的青年找不到好的農地,租不起農地務農,收入不足以支撐生活,陷入不斷地惡性循環裡。

台灣現在任何一塊農地都無比珍貴,我們沒有失去任何一塊農地的本錢。因為如果我們再放棄農地,等大家都缺糧食不出口食物的時候,台灣就斷糧了,對,斷糧。

可怕的不是菜價很貴,是你買不到菜

今年市場的蔬果價錢受寒害暴雨跟颱風影響,沒有下降過,大家都有所怨言,政客只會操弄這個話題,苦在農民,很多都沒有收成,多少人都快活不下去,還要被誤會,放棄的人已經越來越多,最後乾脆租給別人種一些不能吃的。

但最可怕的不是菜價很貴,是你買不到菜。

每當我走進山裡都聽見蟲鳴鳥叫,松鼠爬來爬去,園裡蝴蝶蜜蜂自在飛舞採蜜,老鷹盤旋抓蛇抓老鼠吃,各種大小蜘蛛網密密麻麻,那生命豐富的喜悅真的很難形容。

不禁思考著,為什麼我們不能一起生活?一定要消滅他們?

一年多觀察下來,我只能說,能為他們守護一小塊在地球避風港,是我身為人的一點驕傲。

一條正確的路,何須畏懼呢?但不可諱言地說,現在靠務農要活下來真的不容易。

但農民不需要同情,我們需要支持與鼓勵。

如果你要水果又大又甜又漂亮,其實無意間也傷害了別人與自己。

很開心台灣支持友善農業的人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多人勇敢踏入友善農業的領域。雖然有人跟說我感覺青年回鄉很多,但必須說!全部你都支持他們!對台灣都還是不夠的。農民永遠不嫌太多。

也謝謝去年支持我的朋友,讓我有動力在今年持續耕作。

謝謝一直罵我的家人,拜託大家用購買讓他們閉上嘴巴XD。

大家練習吃吃自然食物的原味吧!今年是我與友善農業的第一年,與你分享我的喜悅。

本文經邱俊瑋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