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工出身的政治領袖比文科好?梅克爾之所以是梅克爾,是因為她在德國

理工出身的政治領袖比文科好?梅克爾之所以是梅克爾,是因為她在德國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大家爭論政治領袖,究竟是文科出身還是理科出身比較好時。作者提醒大家,無論是出身文科還是理科:持續的保持對社會的關懷,不間斷地參與社會議題,關懷弱勢。這不只是政治領袖才需要具備的特質,而是每個人都需要追求的內在價值。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李忠憲(成大電機系教授)

政治領袖的特質

很多台灣人因為總統多為台大法律系畢業,社會科學出身的總統,帶來各種不同的災難,十分失望,再加上德國總理梅克爾是物理學家的背景,政績斐然,於是認為自然科學背景的人是比較好的政治人物,希望更多這樣的人來參與台灣的政治,柯文哲市長就是一個很明顯的例子。

自然科學不牽涉到十分複雜的人,控制變數較少,很多情形可以在實驗室絕對掌握,提出的理論可以重複驗證。如果犯下錯誤,影響的層面較小,最多就是計畫失敗,沒有前途,或是整個團隊失業,這樣而已,不會影響社會其他人。所以常常要自然科學的研究人員,「大膽假設」,再慢慢「小心求證」。

社會科學就十分複雜,很多事情是「人事時地物」,一個參數不同,結果完全就不同,很多決策,沒有辦法完整的模擬,無法重複整個決策和影響的過程,結果更無法預測。很多是選擇和承擔責任的問題,甚至事後的檢討,也不知道成功或是失敗的關鍵決定因素,只能猜測。同樣的事情,正面陳敍的邏輯有道理,負面攻擊的邏輯也很有道理,完全無法在實驗室重來一次,檢驗假設和理論的正確性。

德國威廉二世的統治時期,爆發第一次世界大戰,在一戰之前,幾乎所有的德國科學家都信仰國家主義,一戰爆發之後,德國學者們發表了一個文件《告文明世界宣言》,為軍國主義發動的戰爭辯護,包括普朗克倫琴,這些包括許多諾貝爾獎得主的自然科學家,在自己領域內的貢獻,造福全世界,但是外溢出的影響力,也危害了全人類。

期待果陀,他永遠不會來。梅克爾有很多政績,因為她是梅克爾,因為她在德國,而不是因為她是物理學家。我們的教育訓練方式,因為黨國至上的目標,再加上白色恐怖,書念得好,大部分不是念醫就是念工,然後鑽進去自己專業的領域,加上填鴨升學壓力,再也不關心什麼事。反正在這樣單一價值觀念下的台灣,只要我念的是第一志願,我永遠都是知識份子,自大的很,有沒有與時俱進,有沒有關心社會,或是有沒有被政治霸凌自己的專業,都無所謂。

我在柏林的公寓,四樓是我的家,當時一樓住著一個八十歲老太太Frau Gohr,有一次她在清理舊報紙時,我過去看,她一直遮住,原來是一堆八卦雜誌。她很不好意思的說,這些都是她孫子在看的。她以前參與過希特勒少女團,退休前的職業是郵差,基本上不是傳統定義的知識份子。但是她八十歲了,也是看書看報紙,關心國家社會的事。

在台灣很累,除非看得開,否則自然科學的專業人士,大部分沒有時間看非專業的書,能夠看報紙就很不錯。睡覺都沒有時間,看軟性休閒的書,都很奢侈,更不要說什麼硬的內容。這樣的人,很多都傲慢又缺乏人文素養和關懷,沒有自由民主人權的基本常識,真的適合成為國家的領袖嗎?

在柏林理工科背景的同事,除了專業的工作外,也有很多興趣,柏林那樣多音樂廳、歌劇院和博物館,就是這樣才能支撐。而且他們關心或是熱情參與社會公民運動,想到自己在德國算是一個普通的公民,在台灣竟然是少數的異類,真的覺得很悲哀。沒有救世主,只有從自己,從教育下一代,才能改變我們的國家。

在現代世界,社會科學的人要有自然科學的基本知識,自然科學的人要有社會科學的基本知識。領袖或是政治人物應該是這樣的通才,而且具有人文素養和弱勢關懷的人比較好,和什麼出身的沒有相關。

另外,台灣或是華人一方面害怕政治,一方面又獨尊政治人物的情節,十分的嚴重。關心社會議題,參與公民運動,一定被人質疑想要做官,做了官就想要做更大的官。對於自己的生命,沒有中心思想。對於自己的人生沒有自己的想法,從小就作文立志要成為「總統」,並且以此為目標。

我從小看到周圍許多長輩、鄰居,連自己都無法養活,我的志願寫的是「希望有一份正當的職業,不要成為社會的負擔」。有意義的人生,不在於外在世界給予的幻象,在於對於自我內在的價值與追求。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登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