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進一退間的外交智慧:談東南亞的「中國政策」

一進一退間的外交智慧:談東南亞的「中國政策」
倫齊(Matteo Renzi)|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東南亞國家應要謹慎行事,制定符合國家利益且不犧牲自身誠信的外交政策。而在印尼的外交斡旋中,獨善其身或不結盟都有其風險或利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本週於日本訪問期間,特別宣告赴中是基於經濟考量,並強調日本是「比兄弟還更親的特別友人」,表示在南海議題上會與日本站在一起。

若非已習慣杜特蒂上任後難以捉摸的「杜式風格」,還真以為上週「習杜會」的畫面和對中國的種種好話,只是誤會一場。

AP16294127183663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東南亞各國近期紛紛與中國建立合作關係,與中國關係緊密的柬埔寨,其國防部長本月17日宣布中國將提供柬埔寨軍事援助,2017年柬中交易預計將高達50億美元,習近平更稱柬埔寨是「肝膽相照」的好朋友。

此外,中國在2015年已成為泰國的第四大投資國,雖然首相帕拉育才嚴厲取締中資一條龍旅行團,但自2014年軍政府上台後,中泰互動已更加密切,今年9月更以1790億泰銖(約51億5千萬美元)的造價,達成中泰鐵路初步合作共識。

至於緬甸,擔任國務顧問的翁山蘇姬8月訪中,除經濟合作外,中國還協助緬甸調解與少數民族的衝突,而本月21日在馬來西亞政府發布的年度經濟報告中,則特別提到中國經濟將給大馬帶來發展機會。

AP_16232373202369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即便是與中國關係較「敏感」的越南,也在2015年底與中國簽訂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國會合作協議》,似乎只有近期因《環球時報》評論而與中國關係不睦的新加坡,仍處中國「一帶一路」框架之外;而從馬六甲到中南半島,從港口、水壩、工廠到杜特蒂上任後推動的「毒品戰爭」,幾乎都有中資途經的痕跡。

《雅加達郵報》(The Jakarta Post)於26日社論對此現象提出解釋,表示中國在政治和經濟的崛起,讓許多國家過去20年間逐漸調整與北京的外交政策,東南亞國家也在前進和疏離間,努力和中國「喬」到一個好的位置。

杜特蒂上任後與美國嗆聲的大動作便是最好例子,除持續放話和美國不再是結盟關係,更積極轉為與中國建立密切合作,將歷史上相對重要的盟友漸排除在馬尼拉親密夥伴行列外。

社論中提到,東南亞各國目前遇到以下狀況,包括中國逐漸成為最大貿易夥伴,也是主要投資來源,而美國、日本在東南亞的重要性正在下降,在該區域所扮演的角色已相對不如中國。

此外,中國在南海爭議領土議題上變得更加堅定,而這與宣稱握有南海主權的東南亞國家(菲律賓、越南)會處於對立。但即便如此,海牙國際常設仲裁法庭7月宣布菲國在南海一案勝訴後,杜特蒂卻放棄這得來不易的勝利,表示願與中國就南海議題展開對話。

《雅加達郵報》社論這樣寫道:「東南亞國家應要謹慎行事,制定符合國家利益且不犧牲自身誠信的外交政策。而在印尼的外交斡旋中,獨善其身或不結盟都有其風險或利益。」此外,也建議各國應督促北京要與東協簽署「南海行為守則」,以確保該區域的和平。

外交場合就是一場「博弈」,端看你手中握有多少資源玩這場遊戲,至於杜特蒂幾番欲擺脫美國盟友的發言,向中國、日本示好對菲國究竟是禍是福,就有待時間來證明。

相關報導:

參考資料: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