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何時能「準備好了,再說話」,台灣產業政策才有靈肉合一的那天

政府何時能「準備好了,再說話」,台灣產業政策才有靈肉合一的那天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政府上台後對於產業政策持續強調「創新」,相對對於既有產業的照顧有限,包括水、電事關重大的基礎建設,缺乏整體性思維。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TWicic

10月24日在工商協進會早餐會後,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的一段話,驚動了林全蔡英文相繼回應,兩個人都講了很多很長,但讓我翻譯一下,這兩人要講的就是:「都很重要啊,我們要追求平衡啊」、「我們沒有忽略你啊,你們還是很重要啊」。

張忠謀到底說了什麼?傳了兩天之後,其實大家都已經被媒體標題給直覺洗腦了,都認為Morris爺爺在講的就是「創新就是分配的罪魁禍首」「政府不要忘記半導體產業」等等。

但如果更細看媒體報導,你會發現張忠謀講的不只是這些,而是有他老人家一套完整的邏輯。他的完整說法其實是:

「當前政府的經濟主軸打出『創新、就業與分配』,其實『成長』才是最關鍵,因為成長可以解決就業與分配問題,此外,創新與分配是相互矛盾,創新才是分配問題的罪魁禍首。當然創新是必要,只是要忍受分配不均的事實。

政府發展5+2產業固然好,「可是也不要忘記以前國家提倡的產業,包括半導體業」,如果現在只管推動新產業,即使新產業成功,也補償不了老產業的衰退。目前他最擔心未來幾年內,半導體產業就會遇到用電、用地問題,應該是政府要盡力解決的問題。」

創新是分配的罪魁禍首,這話的前提是有完整邏輯的,因為,許多創新的成功,會取代或衝擊既有的產業與營運模式,而創新的成功,基本上創造出財富,而這群人擁有的財富級距,會與其他人拉開差距。

從這個邏輯來看,看似語出驚人的張忠謀,其實是老成謀國,因為他正在指出一個問題,就是當前台灣政府所喊出的「創新、就業、分配」,是沒有想清楚就說出口的承諾,在邏輯上的偏誤是存在的。

當然,林全刀切豆腐兩面光的說法也不能說錯,「創新、就業就是經濟成長的積極概念!創新和分配二者間的調和,是經濟發展要兼顧的,因此與張董說法並不矛盾。」

創新與分配之間的「調和」,代表的是什麼意思?是抵換?是平衡?在尋求最適均衡的過程中,會有怎樣樣效率耗損?這耗損是可以被接受的嗎?既然要抵換、要平衡,那就是有限制、有操縱,那這樣的創新與分配,會呈現出怎樣的樣貌?

張忠謀說:「成長才是關鍵,因為成長才能解決就業與分配的問題」,而他沒有說出口的是:「你們現在做的事,都不是可以帶領台灣經濟成長的方法。」說實在話,張忠謀的話講得好,但沒有講清楚,是可惜了一點。在我看來,張忠謀真的想說的是:「你們講的這些方法,是準備好了才講的嗎?」

但顯然,沒有人往這個方向去想張忠謀的逆耳忠言,因為,今天網路家庭董事長詹宏志(應該是台灣「新創創新圈」中的祖師爺級人物)就說了:「『照顧既有產業』和『給新創機會』未必是相牴觸的。政府在思考產業政策時,也不能放掉既有的基礎,但也確實應該要給新創機會。就像當年的台積電,其實也是一家新創公司,也是有政府的幫助。」

啊哈,我就知道一定會有人提到當年張忠謀參與設立的台積電,也是當年台灣政府積極扶植的創新產業,簡單講,一定會有人說:「你當年是創新新創的時候,就說政府好,現在不是創新新創了,就說政府不應該。」

半導體也曾新創,當年的政府是如何啟動的?

既然要談到當年,那我們就來談。

1974年春天的一個早晨,在一個豆漿店裏,確立了台灣朝積體電路半導體產業發展的目標。這個被流傳許久「小欣欣豆漿店」故事,一直都是台灣半導體產業的經典故事,想起那個年代、想起哪些人物,一直到現在都還是被津津樂道。

在這神一般的故事背後,有人曾經想過,一頓早餐的時間,真的就能長出這麼偉大的計畫嗎?就能長出後來的RCA技術移轉、工研院電子所實驗工場、分割獨立聯電、投資發展大型積體電路、成立台積電嗎?

我相信,很多人都想當然而地認為,這些事就是這樣發生了。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不要講後面的那些事情了,單單在豆漿店的那一頓早餐上,講述計畫的潘文淵,可是把從目標到策略,從戰術到行動計畫,講得清清楚楚。

曾經擔任台灣交通部電信總局局長的方賢齊曾經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記得我在紐約,與潘兄(潘文淵)坐在他車上,在曼哈頓繞了一圈又一圈,終於決定提出這個積體電路的案子。」在2015年出版的《方賢齊傳》中有一段敘述是這樣的:「在小欣欣豆漿店,潘文淵提出他們兩人的規劃方向,和具體作法,包括台灣該怎麼做、要花幾年可以做成、需要多少投資金額、可以在多久時間內回收等等。」

「在旁聆聽的方賢齊並沒有說太多話,因為,在潘文淵的計畫中,所有與台灣政府政策相關的環節,兩人早已討論過,包括可能遭遇的困難、必須克服的限制、可以動用的資源、必須堅持的方向」

「準備好了,再說話」,這是台灣積體電路產業發展政策的啟動。

遙望當年,檢視當下——是我們要求太多了嗎?

讓我們回過頭來看2016年從初夏到深秋的這個時點,「準備好了,再說話」,已然成為一種奢求。

今天有一個新聞講的是台灣要設立國家級投資公司,重點是將在11月成立籌備處,積極爭取業界大老出任董事長,而媒體就點名了宏碁集團創辦人施振榮、行政院前副院長林信義、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都是可能人選。

這個新聞出來,我第一個反應是,張忠謀?一定不可能;施振榮?要當董事長,能不拿錢出來投資嗎,一定要的,所以,他一定不會想當這個要拿錢出來的董事長。

和碩董事長童子賢說的就更有趣了,他說:「施振榮等前輩很有經驗,一定是客氣,對於國家基金由產業大老帶領是否公允的疑慮,他舉1930年代美國經濟大蕭條為例,指當時金融企業家勇於參與政策制訂,事後檢討沒有任何圖利問題,呼籲有經驗的前輩們應該『勇於任事』。」

既然要勇於任事,那不如就請文青董事長來擔任國家級投資公司董事長吧,不論形象、資歷、公司規模、甚至於年紀,都應該非常符合。

但這件事會發生嗎?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的是,國家級投資公司的規劃是要民間出資60%,國發基金40%,由民間主導投資,這代表的是,要有至少60億元的資金來自於民間產業,但會有哪些公司參與投資?這些參與投資的公司在提出投資計畫時,要怎麼說服董事會,這件投資案會對公司發展帶來助益?

基本上,這個所謂的國家級投資公司最早的發想是類主權基金,當時很多人說這就是要學新加坡淡馬錫,但後來雜音太多,因為淡馬錫可以說是國家主權基金,但從另一個暗黑的角度來看,也是新加坡主政家族的錢,而這也是淡馬錫基金投資紀律嚴明、績效卓越的主要原因。以這樣來看,台灣真的可以依樣畫葫蘆嗎?

後來,國家級投資公司有了調整,成為行政院施政報告中的擴大投資方案的一環,目的在於帶動創新產業的投資。

然後,又看到國發會主委陳添枝說,成立國家級投資公司可以掌握東南亞新興市場商機,提升對外經濟格局與多元性。在這裏,國家級投資公司又成了新南向政策的一環。

之後,國發會副主委龔明鑫又說,此一國家級投資公司是為了促進創新產業發展,因此相關投資當然會與物聯網有關,物聯網原本就是當前創新創業環境的重要一環,而國家提投資公司的成立,也會對亞洲矽谷計畫帶來正面助益。

一個國家級公司到底是可以做多少事?又要擴大投資、又要南向、又要亞洲矽谷。

10月26日前行政院長陳冲說,台灣既有的國發基金已經有類似功能,不需要成立新單位,除非不想接受監督,才要成立另一家。

在我看來,這個「國家級投資公司」,最重要的元素,就是政府的參與,否則,民間企業想要投資就自己去投就好了,但政府的參與,能夠為這個「國家級投資公司」帶來什麼價值?卻是從頭到尾都沒有人講清楚的,除了有官員說,這是第一次政府從投資者變成管理者的投資基金,但在此同時,卻又要不斷強調這公司是要由民間主導。

看到這裏,我不知道你暈了沒,我是真的被搞暈了。

「準備好了,再說話」,在國家級投資公司這件事上,我看不到。

為什麼要一直強調「準備好了,再說話」這件事,因為,在近來台灣政府提出的政策中,充斥了太多「沒有準備,就說話」的狀況。

我不是故意要挑刺,但單單一個國家級投資公司成立的時點,代表國發會發言的龔明鑫,可以在8月說9月要成立,到了10月,就說11月可以成立,這是一個「下個月成立」的無限迴圈邏輯嗎?

再說一個,9月初通過的亞洲矽谷方案,其中有一個執行中心,根據媒體報導,龔明鑫說,執行中心近日將公告招標,作為整合各部會該方案相關計畫的核心,期望可在10月底決標,11月可以成立運作,在剛運作期間會由龔明鑫暫代執行長。

再過5天就是10月底了,那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的招標進度在哪?

很多人說,跟蔡英文過去互動很好的張忠謀,何以在這個時點上會放砲批評,是不是有什麼不為外人知道的狀況。

但在我看來,張忠謀只是做到了「準備好了,再說話」這件事,他沒有在第一時間批評質疑,而是經過觀察思考的發言,所以,前兩天的發言,也許情緒有些激動,但絕不是一時意氣脫口而出。

準備好了,再說話,其實,就這麼簡單。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楊之瑜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商業』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