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機器城市翻飛而出的輕盈幽默與詩意:幻光馬戲團《虛實之境》

從機器城市翻飛而出的輕盈幽默與詩意:幻光馬戲團《虛實之境》
Photo Credit:VALÉRIE REMIS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座時空曖昧不明的漂浮城市機器島,追隨一位生活沉悶、公務員般的主角,展開一段卡夫卡式、黑色幽默的奇幻旅程。

文:周伶芝

城市脈動就像一齣錯綜複雜的舞劇,有高聳入雲的摩天大廈、也有直入地心、吞吐量極大的地鐵捷運,它有規律的樂章、也有即興的爵士樂。在城市裡生活,更要像個高超的雜技演員,無論是工作時小心翼翼的走索人、華麗轉圈的空中飛人,或是自娛娛人的出糗小丑,當個現代人行走城市,大概多少要練就一點馬戲的身手,在公私領域或內外之間取得優雅的平衡。

若要說最深植人心、身手非凡的城市小丑,應該就是電影《摩登時代》(Modern Times, 1936)裡的卓別林(Chaplin),工作著一不留神就被絞入齒輪,機械性的身體動作甚至擴展到催眠了個人的自主意識,成為整個現代性巨大機器的一小顆零件,而這個畫面也幾乎成為資本時代的經典象徵。許多文學和藝術創作也如這個畫面一樣不斷探究,我們生活的城市究竟承載著什麼意義,身在其中該如何自處。而當代馬戲便是利用身體技能的解構與重組,帶入編舞和戲劇性,從中挖掘身體和城市之間的關係。

當代馬戲的發展,自二十世紀末開始,積極於臻至劇場藝術高度的跨界創作,或者重回馬戲「circus」的拉丁文字義「circle」,以圓和循環的概念發展身體動能和美學。當代馬戲因而擺脫了過去流浪帳篷和馴獸的刻板印象,特別是不再倚仗娛樂性的奇觀,而是以雜技的結構述說人的故事、生命的處境,進而發展出獨特的劇場風景。來自加拿大的幻光馬戲團便是其中的佼佼者之一,依然帶有濃濃的馬戲懷舊情調,但是巧妙結合當代編舞和多媒體的使用,並以主題式的編排賦與身體動作故事性和辯證的空間。

Copyright_PATRICK_LAZIC2
Photo Credit:Patrick Lazic

1993年於魁北克成立的幻光馬戲團(Cirque Éloize),可說是太陽馬戲團之外,更具有當代創作精神的團體,除了在家鄉瑪德蓮群島舉辦北美第一個馬戲藝術節,帶動了加拿大馬戲藝術節的風潮;同時於2004年正式進駐蒙特婁的歷史建物達爾豪西火車站(Gare Dalhousie),作為當地交流與創作的重要基地,培養許多後進的創作新秀,提供北美馬戲人才一個進修與發表的空間。

幻光馬戲團的團名原文「Éloize」也極具特色,是瑪德蓮群島的地方方言,意指「熱力閃電」,與他們的行動力十分相稱。尤其是在創作上,幻光馬戲團秉持馬戲的本質,強調危險和冒險,因為雜技演員的表演就是將自己的身體奉獻給危險,挑戰身體極限裡的詩意和寓言。

因此幻光馬戲團的創作,皆是從身體出發,尋找物質奇妙變化的隱喻,或是以旅行與想像力為主要的發展概念,讓人感受到人類勇敢冒險的生命動能。例如:2002-2007年的天空三部曲,《遊牧:夜晚,天空更寬闊》(Nomade: la nuit, le ciel est plus grand)、《Rain》和《霧》(Nebbia),透過雜技,將人與自然、神話和回憶的關係表現得極為優美,又充滿復古的幽默。一場大雨可以淹水,也可以成為想像的游泳池,一陣霧令人迷失,卻也是重新發現回憶和童年的奇幻空間。對於幻光馬戲團而言,馬戲的精神正在於和恐懼、危險玩耍,在失衡、失重的過程中,看到死神的陰影,卻能從奮力的翻轉或倒立裡激發顛覆的能量。

2009年幻光馬戲團邀請曾來台創作《有機體》的編舞家穆哈.莫蘇奇(Mourad Merzouki),共同創作了媲美為馬戲版《西城故事》的作品《iD》。這齣作品完美呈現了馬戲與城市的關係,從電子和搖滾樂的激情節奏感帶出街頭文化,融合街舞的不羈與馬戲的大膽,在攀爬翻滾時同步投影造景,帶馬戲走進未來城市述說年輕族群的自我認同。

Copyright_PATRICK_LAZIC
Photo Credit:Patrick Lazic

同樣眩目又具生命涵義的《虛實之境》,雖然不同於《iD》的青春氣息,卻充滿科幻的驚奇與童話的赤子之心,從一座時空曖昧不明的漂浮城市機器島,追隨一位生活沉悶、公務員般的主角,展開一段卡夫卡式、黑色幽默的奇幻旅程。

《虛實之境》的靈感和故事融合了泰瑞.吉連(Terry Gilliam)的電影《巴西》(Brazil, 1985)和佛列茲.朗(Fritz Lang)的《大都會》(Metropolis, 1927)。在這座機器彷彿有自己生命、主宰市民的灰色城市裡,快被公文紙壓垮的辦公人員,為了追逐著那個夢中的紅衣女子,彷彿掉入城市地底核心的巨大機械裝置裡。透過精湛的美術設計、簡單但變化多端的舞台空間,好比:投影配合背景暗門的開闔所製造出來的消失與顯現,呈現出強烈的表現主義風格,不但像是舞台版的《大都會》場景,也呼應了所有科幻電影裡的城市類型,包括《銀翼殺手》、《極光追殺令》等等,那些前衛又具深遠寓意的科幻之作,如何從城市空間去省思經濟結構、社會階級和人性。

相較這些,《虛實之境》又多了更為臨場的緊張刺激和純真情懷,因為,在這似乎永無天光的黑暗城市中,雜技演員的身體時而像是幾何的機器運轉,時而又如夢境裡輕盈飛翔的紙飛機,表現迷宮般的身體蒙太奇,又激盪著觀者升起飛出鋼鐵牢籠的想像。

這是一群無名小卒在城市裡的孤寂、抵抗和生存之道,他們怪異的狂想行徑表現的是生命的詩意和身體的冒險,更是還有勇氣做夢的浪漫。當今天我們不只是在機械般的資本時代,還是在數位資訊的時代,連人都變成演算的數字的時候,《虛實之境》或許就是一種可能,透過雜技和舞蹈表現身體的勞動和狂歡,幫觀眾喚起那個最直接、不需言語辯論的玩心與冒險,在灰色城市裡找回彩色氣球的動力和自由,在體會和尋找的歷程裡,將一切轉變為一場屬於生活的慶祝派對。

活動訊息

名稱:2016新舞臺藝術節:《虛實之境》
時間:2016/11/05、11/12
地點:臺南文化中心演藝廳、新北市政府多功能集會堂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曾傑
核搞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