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伯利亞的「氣候難民」: 在我們的世界,牧人沒有馴鹿等於一無所有

 在西伯利亞的「氣候難民」: 在我們的世界,牧人沒有馴鹿等於一無所有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氣候變遷和缺乏當地政府施打疫苗的措施,代價就是疫情爆發後,一名12歲男童不幸死亡、近400人必須撤離家園、超過100人送醫治療。但是有超過2,000頭馴鹿的下場卻是死路一條。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全球暖化、氣候變遷,導致惡劣氣候頻頻發生。北極和其他脆弱敏感地區首當其衝,當地居民不得不放棄世代生活的土地,被迫大舉遷移,「氣候難民」因此而生。位在北極圈的涅涅茨遊牧民族正是當下的氣候受害者。

10-18-Anthrax-nomad

「你餵了馴鹿,然後離開,突然間卻看見牠倒下、死了。一天之內,屍體就腫脹得像顆快爆炸的球。我們認為是這個氣溫害的,因為牠們還穿著一身厚重的冬衣。我的一個鄰居也損失了50頭馴鹿。」

Alexey Nenyanga是涅涅茨(Nenets)原住民族的一位放牧人,生活在俄羅斯西伯利亞北部的亞馬爾半島(Yamal Peninsula)。這個夏天,因為突然爆發炭疽病疫情,讓他折損了絕大部分的馴鹿。

10-18-Anthrax-reindeer
馴鹿是涅涅茨(Nenets)原住民族的唯一命脈

亞馬爾半島上的涅涅茨原住民族生活在北極圈、西伯利亞北海岸,幾個世紀來,以放牧馴鹿維生,馴鹿是他們食物、衣物、經濟來源,涅涅茨人仰賴馴鹿供給的一切,馴鹿可稱是這個民族一切的文化基礎。夏季來臨,他們將牲畜趕到半島上的苔原吃草,族人則在湖泊溪水裡捕魚;冬季氣溫再度降至零度以下,冰封大地,結凍的溪流湖泊和沼澤,讓這群遊牧民族得以帶著馴鹿,再往南遷移到西伯利亞較溫暖的草原地區。

10-18-Anthrax-child

但是這裡的一切早有了變化。北極是地球上對於氣候變遷最為敏感的地區,當全球均溫上升到0.8度時,在西伯利亞一些地方則上升了5-6度。當然了,涅涅茨原住民族也早已察覺到大地封凍的時間是一年來得比一年更晚,有些地方甚至已不會結凍。馴鹿放牧人得等更久的時間,大地才會再度結凍,他們才能展開遷徙。

這個位處世界邊陲的地方,越來越溫暖的西伯利亞已對原住民族數千年來的生活方式造成威脅。除了淡水湖泊和溪流逐漸乾涸,含有水體的永凍土層也開始融化,接著崩潰坍塌如此一來,無魚可捕的涅涅茨族人也失去最後一項食物來源。

但是,暖化下,意想不到的敵人才要現身。

10-18-Anthrax-tundra
高溫釋放出炭疽病菌

「人們遭到撤離,狗兒只能讓牠們長眠,帳篷和雪橇以及其他物品得往火堆裡送,燒個精光,任何東西都不能留下。平息這場災難後,他們為我們搭了新的帳篷,我們也希望能有些補償。此刻是獲得了政府的幫助,但是長遠來看,我不知道未來該怎麼走。」

爆發這場悲慘災情後,氣候學家們很快找出原因,判斷是這異常炎熱的夏天導致炭疽病情爆發。去將近一個世紀以來,這個危險的細菌一直被冰凍封存在永凍土層,如今因為氣溫升高,永凍土層融化,原先處於休眠的炭疽桿菌則因解凍後恣意蔓延,影響當地生物。亞馬爾­涅涅茨自治區政府以往對氣候變遷這個論點存懷疑態度,這次卻出乎意料很快地同意了這項分析。因為這個論點除了是個容易解釋爆發這場疫情的原因之外,也分散了另個可能是造成這場疫情的焦點:2007年,當地政府沒有說明原委便倉促取消為馴鹿施打年度炭疽病疫苗。

氣候變遷和缺乏當地政府施打疫苗的措施,代價就是疫情爆發後,一名12歲男童不幸死亡、近400人必須撤離家園、超過100人送醫治療。但是有超過2,000頭馴鹿的下場卻是死路一條。

「在我們的世界,一個牧人的生活裡如果沒有了馴鹿,他等於一無所有。」

兩年前,亞馬爾半島的遊牧民族因氣候變遷已付過極大代價,這次再度因為極端天氣,損失大量馴鹿。2014年一場大雪後,緊接而來是炎熱的氣溫,然後又突然急速降溫。苔原瞬間覆滿冰雪,馴鹿得奮力踩踏牠們的蹄子,才能挖開結上一層冰的苔原,找到微乎其微的食物。2014年據統計有58,000頭馴鹿因此活活餓死。

這位馴鹿牧牧人也在兩年前苔原結冰,失去了300頭馴鹿。接下來兩年,他將僅剩的100頭動物遷徙到亞羅托湖(Yarroto lake),正是這次爆發炭疽病的疫區中心。悲劇在今年再度向他襲來,此時的他只剩下一頭馴鹿,別無其他的了。

發生在北極的事,不會只停留在北極

氣候變遷帶來的影響,在亞馬爾半島和苔原上的游牧民族們感受最痛苦深刻。生長在永凍土層上的苔原,是馴鹿的主要食物來源,這些原住民也承襲數百年來祖先傳承下來的生活方式。如今他們發現這裡很快將不適合生活,更別說要去適應這片仰賴了數百年、如今卻急速改變的棲息地。

這顆星球的頂端陷入極大危險,如果情況再惡化下去,受威脅的將不僅僅是馴鹿群和涅涅茨原住民。因為發生在北極的事,不會只停留在北極。您我需要阻止全球氣溫升高。也許阻止因氣候變遷導致涅涅茨原住民族失去傳統生活方式為時已晚,但是,如果您我現在不採取行動,氣候難民恐將不再是這些極地等脆弱地區的專有名詞。

本文獲綠色和平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綠色和平』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