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家暴殺夫案:實務判決等於是告訴你:誰叫你活該要跟爛人結婚!

談家暴殺夫案:實務判決等於是告訴你:誰叫你活該要跟爛人結婚!
Photo Credit: Senior Airman Rusty Frank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家暴的本質不是傷害,家暴不是一個時間「點」,而是一串連續的,一直延續著,不曾停過的「持續性侵害」。刑法術語叫什麼?繼續犯啦!

文:蕭奕辰

我不要先講結論,林北譙人理由一定會交代清楚,林北做人超機掰,所以我就是要逼你看完這篇!

事件背景:妻殺家暴夫輕判2年半:離婚或報警他會到娘家堵人

徐女主觀上有殺人故意,客觀上,江男死亡結果與徐女行為具備條件理論下的因果關係。徐女下藥昏迷將男再將以棉被悶住對方,製造法不容許風險,此風險在死亡結果中實現,無第三人負責。構成要件該當刑法271條1項殺人罪既遂。

違法性層次的阻卻違法事由,法院就是不敢用正當防衛。

刑法23條:對於現在不法之侵害,而出於防衛自己或他人權利之行為,不罰。但防衛行為過當者,得減輕或免除其刑。

這題單一考點,接下來會很煩。

不法侵害的「現在」的認定標準,就是實務界最大的敗筆。這種認定方式就等於是對長期家暴受害人而言說:妳活該!

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3827號判決:

所謂現在,乃別於過去與將來而言,此為正當防衛之時間性要件。過去與現在,以侵害行為已否終了為準,將來與現在,則以侵害已否著手為斷,故若侵害已成過去,或預料有侵害而侵害行為尚屬未來,自無成立正當防衛可言。

以實務的時間切割方式,要犯罪要進入到著手階段才算開始,行為結束就算結束。實務那種認定標準會產生什麼白癡後果,「現在」就帶你來看。

假設你弟想趁你洗澡的時候ㄎㄧㄤ走你放在桌上的草莓蛋糕,你在他拿起蛋糕快要往嘴巴裡面塞之前,你都不能有動作,因為還沒開始;而當你洗完澡出來看到你弟超開心的「正在嚼」,你也不能有動作,因為已經結束了。

假設你是銀樓老闆,正在二樓睡覺。當警報器大響,小偷已經帶著珠寶跑出去到大街上,你也不能有動作,因為已經結束了。

請記住喔,這邊通通都是在講「正當防衛」喔!現行犯逮捕不用理它,我們就專門討論刑法23條。

以傷害罪來講,你要什麼行使正當防衛?開始的時間點算人家舉起手來作勢要打下去的時候好了,這很硬拗了。那什麼時候結束?人家打完的時候嘛!

要符合正當防衛的「現在」這跟要件,你什麼時候可以反擊?你「正在被打」的時候嘛!換句話說,已經打完之後不行喔!你不可以等人家把你扁一頓完之後再抄起路邊旗桿追上去從他後腦ㄇㄠ下去。

為什麼?阿就結束了啊!你事後再「扁回去」那個叫做報復性質的「另一場攻擊行為的開始」。你如果「要以正當防衛的名義」出手的話,依照實務界的見解,只有當下你正在被打的時候才行。

那你說,阿我當下赤手空拳,對方人高馬大,我永遠不可能打贏啊!

實務界會跟你說:你活該!誰叫你沒有事先在身上準備合法防衛性武器。

啊持槍殺人咧?實務認定標準從哪裡開始算著手,也就是進入「現在」?瞄準的時候才算。

有沒有覺得快瘋掉?

北七嗎?為什麼會有這種標準?當兵當到變腦殘啦!當兵打靶的時候一個口令一個動作,所有動作都是細部拆解,上膛、保險、瞄準、扣扳機。

以當兵來說時間沒有很長?馬的超長,部隊是一種連讓你坐下吃飯都可以花超久時間的蠢地方。是沒上過高中軍訓或國防通識嗎?

你回想一下,光一個他媽的立正站好跟稍息還有向左向右向後轉就要轉他媽的多久?

人家有練過的職業級,從拔槍到開槍只需要多少時間?近距離只需要多少時間?你他媽等他瞄?沒在瞄啦!真正混亂的狀況下,向酒店包廂那種,槍掏出來就開了,實際上根本「沒有瞄準這個動作」啦!

完蛋,有掏槍,也開槍,就是沒有瞄準,你叫人家怎麼防衛?被打死之後去請一枝黑令旗回來索命嗎?沒用啦!有用的話不需要司法啦!

所以學說見解有個東西叫「有效理論」。

有效理論的邏輯很簡單:既然法律要讓防衛者可以對抗不法侵害,那麼當然要給人家一個實際上真的可以有效保護總自己或他人權利的做法,不然法條廢一廢,沒效啦!

所以依照有效理論來看,所謂的現在侵害的開始時間點是指「如果超過這個時間點,防衛者便無法達到防衛目的」,開始必須承擔風險,或是必須付出額外代價。

而過去是指「已經確定無法挽回的餘地」,如果還有辦法挽回,就還算現在。

所以如果面對的是特種部隊退伍的職業傭兵攜帶大口徑狙擊槍,依照實務見解,你也不用等瞄準了,你直接兩眼開開準備投胎就好,因為人家在一公里外就可以行動了。


回到蛋糕的例子,如果今天是兩塊蛋糕,其中一塊被你弟吃掉了,為了保護另外一塊,另外一塊還沒被吃掉,那你可以放心的朝一掌巴下去。

阿如果只有一塊咧?如果這一塊被吃下去了?你如果是可以接受吃ㄆㄨㄣ的人,那你可以主張正當防衛:直接朝你弟肚子用力揍下去,揍到他把一坨蛋糕吐出來,然後你再吃下去。

這樣就算「可以挽回」。

來,進入重點:那持續性的長期家暴呢?

先問一個問題:你覺得家暴在屬性上是什麼?

實務界當它是「傷害」罪,所以不敢用正當防衛下去推。

剛剛說過實務對於現在的認定標準喔!帶進去看,放在長期家暴會產生什麼智障後果?

林北照三餐打你,打到你吐!但是你完全無法正當防衛,因為「你打不過我」!沒看過古早時代的《七龍珠》也看過《綠巨人浩克》?體格跟攻擊力差那麼多的時候,打得贏嗎?

你可以抄傢伙,後果就是被對方搶走。更別說你這攻擊力只有一百分的,是要怎樣去跟一萬分的打?打不過啦!你抄菜刀,對方光拿椅子就打得贏你。

而且根本不用打,光氣勢就夠讓被害人恐懼到根本無法好好運用武器,再怎樣強大的武器,也只是在一百分上面加個十分。

我了不起算給你增加整整十倍好不好?那就是一千一百分,距離一萬分的戰鬥力數值還相差八千九百分。不用打了,乖乖地兩眼開開準備投胎。

實務界標準:今天晚餐打你算晚餐打的,那個「過去了」,不算數了。要想行使正當防衛,下次請早。阿下次是什麼時候?明天早餐。開始打了嗎?還沒。

早餐還沒吃,明天還沒到。那叫未來,實務告訴你:你要等明天開始打的時候,才可以行使正當防衛喔!

打不贏啦幹!

你不會因為被扁十年就變強,你只會被每天打得全身是傷,永遠無法痊癒,越來越弱,到你死都沒機會防衛。

對啊!

實務等於是告訴你:誰叫你活該要跟他結婚,個人造業個人擔,你腦袋業障重,死好。下輩子投胎長強壯一點。

馬的北七嗎?

大家看到家暴家暴,看到那個「暴」字就只會想到打人,只會想到應對的是傷害罪。錯啦,大錯特錯!

家庭暴力之所以會被特別立法,就是因為它本質上「不只是傷害」!家庭暴力之所以特別,就是因為一個很重要的特質:跑不掉。

它跟一般犯罪完全不一樣,你面臨到的是最近親屬的攻擊,而且不只一人受害,通常是全家受害,還外加兩邊家族也一起受害。逃走沒有用,搬走沒有用!你跑了,他會去找其它親屬下手。

就像新聞裡面所說的,一人犯賤,全家遭殃。

這就是家庭暴力的特色,它波及到的是「整個家族」。你不可能要求整個家族幾十人通通為了一個廢物搬走!

所以一般人會怎樣?會忍。

家暴的是為了要你滾嗎?並不是,最好留著,留著才能讓我繼續扁,繼續發洩!

所以家暴的外觀是傷害,本質上是什麼?拘禁啦!家暴是靠著「傷害」的外在手段,去配合加害自己與他人的「恐嚇」,形成心理上與事實上的強大「強制」效果,造成「妨害自由」,達到「拘禁」的效果。上面五項,日常生活內容中,通常還會再來一個「強制性交」。

上面這串在講什麼?在講家暴的本質不是傷害,在講家暴不是一個時間「點」,而是一串連續的,一直延續著,不曾停過的「持續性侵害」。刑法術語叫什麼?繼續犯啦!

實務界把它當狀態犯,但實際上根本就是和「綁架」一樣的繼續犯,妳事實上就是被他關著拘禁起來。

既然是一個不分日夜的「持續」侵害,代表不管什麼時候都算「現在」。懂了嗎?現在,就兩個字,幾十年來法院都他媽的臭俗辣不敢用,就他媽兩個字的重點:現、在。


好,搞清楚實際上侵害具有現在性之後,接下來再問一個問題:啊你什麼時候才打得贏綠巨人浩克?

啊就睡覺的時候啦!

不管再怎樣強大的浩克,睡著了就叫浩呆。不管醒著的時候戰鬥力多強大,睡著一樣所有人通通歸零。

你只有在這種時候打得贏,只有在睡覺的時候,一百才會大於零。

所以趁什麼時候下手,當然睡覺的時候啊!張飛就睡覺的時候被幹掉的啊。只有趁你睡著的時候才有辦法幹掉你啊!有效,而且必要!

你說主觀上要具備防衛意思?不用啦,實務上的惡行惡狀大家都知道啦!從警察一路到法官,在玩什麼大家都有目共睹,一句話:看你要不要做而已啦!

談法?談理?談情?要談就都來談啊!刑法23條在那邊,這叫作法;有效理論,這叫做理;事實上的強大拘束力,這叫作情。

夫妻就這樣了,父母子女間呢?兄弟姐妹呢?你要硬拗說結婚是自己選的,子女是自己教的,欸,父母兄弟姊妹沒得選啦!生下來就注定了啦!

結論是什麼?結論是無罪啦!

為什麼沒種帶23條下去判無罪?因為法官也想升官,上面最高法院和高等法院的老屁股還沒死完。就像檢察官的績效是看起訴之後被法院判決有罪的定罪機率,法官升官看的是什麼?被上面打槍的機率啦!

刑事庭超保守超古董,最高院甚至像骨灰一樣。如果地院法官很年輕熱血很現代有在讀書,判下去,被高等法院或最高法院撤銷原判決,GG。

所以地方法院根本是照抄鄧如雯案,原封不動用在這件上面的法律效果下去判。馬的,家暴法真的白立了。

你要講法官欠缺期待可能性嗎?

但法律就是一天到晚在要求你要做出符合法律期待的行為啊。講更難聽的,你們要拗你有殺人故意,馬的當時勇夫護妻勒死小偷案,也是很多人說他根本有殺人故意了。

勇夫護孕妻打死竊賊,法院的判決真的如此恐龍嗎?
屋主勒死竊賊是「防衛過當」?這種論點根本是「紙上談兵的書生之見」

就算徐女沒有明確表示她主觀上有防衛意思,你他媽是不會提點一下律師喔?簡簡單單的幾個字就辦得到的,跟我講沒有防衛意思?麥騙肖。

主觀層面這種東西講難聽就是考試用,實際上隨便你法官怎麼拗。別跟我講做不到,純粹一個想不想做的意願問題,純粹一個良心有沒有被狗啃的問題。

我說過了,林北要譙人,理由一定會交代清楚。我理由交代完了,高等法院跟最高法院,林北等你!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