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造業出走、勞工失業,我要說一句公道話:這完全不是台灣的錯

製造業出走、勞工失業,我要說一句公道話:這完全不是台灣的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府的工作應該在消弭產業轉型後被淘汰的人的影響,維持他們的生活水平,而不是硬守著不放讓整個國家的整體經濟陷入泥沼。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在台灣低薪、失業、產業流失等等的問題,不斷的被人們討論,特別是在沸沸揚揚的服貿議題之後,輿論中最大的箭靶就是我們的政府,說官員們做的不好、沒有補助、傷害了誰或是和誰靠攏得太近。

當然政府要負一定的責任,但上述的這些現象真的都是錯誤的政策造成的嗎?

不久之前我讀著一則在講台灣工廠移往中國的新聞,底下討論區一片對政府的罵聲中夾藏著一個回應:「等到中國工資比我們高,那些工作就都會回來了」。仔細想想這句話或許能更清楚的看這件事:過往的產業逐漸式微和基層勞工失業變高的主因,根本就不是因為誰做了什麼壞事,而是因為台灣已經成為了「已開發國家」。

我一直記得小時候的地理課,當時的課本說閃亮亮的英國美國是「已開發國家」,非洲之類的蠻夷之地是「未開發國家」,而台灣,在我國小課本說法是「開發中國家」,「不過接近已開發了」當時的地理老師補充說。那時候正是台灣「經濟起飛」的尾聲,過了不知道多久,在每個地方看到的資料又都說台灣是已開發國家了。

製造業出走、勞工失業,我要說一句很多人不敢講的話:這完全不是台灣的錯。

每一個成為「已開發國家」的地方,都經歷過這樣的問題。美國,曾經是卓別林《摩登時代》電影中一般滿滿的工廠,當那些製造業移到了第三世界後,雖然靠著金融業和網路產業(當然,還有不停的印美鈔)勉強撐起了國家的經濟,但也產生了很多做不了知識密集工業的那些住在露營車裡的「trailer trash」。

而英國從19世紀的世界工廠轉型後,除了金融業之外也靠著當時首相布萊爾當時的一推,用文化和知識產業在世界上打出了一片天,但遺留下來的廣大勞工失業情況,至今也還是一個巨大的社會問題。

在這些國家轉型的時候,台灣接過了「世界工廠」的角色為西方國家生產收音機和芭比娃娃——就是那一段台灣錢淹腳目的時代——那時候人人有工作、家家有錢賺,「只要努力就會成功」這句話不但充斥在台灣人的作文簿裡,也是可以為各種各樣的人奉行在他們的生活中。

又過了幾十年,中國、印度、東南亞和崛起的非洲,又從我們的手中接過了這個招牌,工廠搬家了,許多一輩子操作機械的工人們,突然發現自己不再被需要了。

所以今天才會有那麼多人不停的在提倡產業轉型,揮舞美國、芬蘭、以色列等等的經驗,不論說的是做品牌做內容做文化做創意,農業轉型、工業轉型,甚至對有些人而言,商業轉型,追根究柢就是要「擺脫加工出口思維」。

然而只要是轉型,就一定有人得利也有人被傷害,只是很多人為了讓那些夕陽西下的產業可以苟延殘喘,而不敢做出大幅度的變革,才讓台灣至今一直是個後製造業時代的半吊子,一直沒能真正的「轉型」。

所謂的國家發展,就是國民所得和生活品質的增高,而高收入是絕對不能靠什麼人都能做的事情得來的。多一家移出的工廠,多一群失業的勞工,怨聲載道的另一面來看,其實也代表了我們離小時候課本中那個閃亮動人的英美「已開發國家」又更近了一步。

曾經是工業革命發源地的英國曼徹斯特,也藉由產業轉型徹底改變了城市的風貌,圖中街道兩側的建築曾經都是工廠,現皆重新規劃作為商業和住宅使用

在那些所謂已開發國家裡,特別是歐洲那些偏向福利國家制度的地方,國民失業的時候還能經由重新分配,把上層強勢產業賺的錢轉至底層勞工作以供生活。但是台灣呢?我們的失業救濟金能夠維持一家人基本的生活水平嗎?這些要靠稅法、靠教育、靠遠見對產業升級後底層人士的照顧規劃,才是政府真正的責任。

我的意思是,政府的工作應該在消弭產業轉型後被淘汰的人的影響,維持他們的生活水平,而不是硬守著不放讓整個國家的整體經濟陷入泥沼。然而現今政府所做卻不是這些事,最可怕的是,好像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這才是真正的問題。

讓我們再回頭看一下那則回應,「等到中國工資比我們高,那些工作就都會回來了」。這就是不轉型的下場,是原地踏步的結果,是一種我幾乎不敢去想像的恐怖回頭路。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J』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