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百呎蝸居,到山頂三萬呎豪宅——陳紅天「復仇式置業」

從百呎蝸居,到山頂三萬呎豪宅——陳紅天「復仇式置業」
Photo Credit: 信報財經月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出身深圳、被香港傳媒稱為「神秘富豪」的祥祺集團主席陳紅天,講述其獨特的置業史──如何從一家人蝸居百呎的宿舍,到購入香港山頂三萬呎超級豪宅。

出身深圳、被香港傳媒稱為「神秘富豪」的祥祺集團主席陳紅天,一年內豪花70億買豪宅及紅磡One HarbourGate東座全幢商廈。他接受十月份《信報財經月刊》專訪時,講述其獨特的置業史──如何從一家人蝸居百呎的宿舍,到購入香港山頂三萬呎超級豪宅。

陳紅天祖籍遼寧,軍人出身的父親從北方調到廣東,他不諳粵語,在職20年受盡屈辱,陳紅天也受牽連。「廣東人很歧視北方人,我從小在學校裏長大也遭人歧視,有一些很難忘的童年記憶。所以做人要爭氣,要做得比別人好。」

兩次分房受辱 復仇式置業

他人生有個心願,就是要住得好。「我十幾歲就這樣跟自己說。以前家裏窮,住了近20年10平方米的屋,對面是爸媽的床,這面是我和我哥哥的,床下底擺個痰盂,一不小心打翻就整屋臭味。」

1981年,陳紅天從農村下鄉回城,初遇「分房」,卻因父親不喜權鬥,一家人與應得的房子擦肩而過。1984年,已婚的陳紅天調到深圳外貿集團紡織品進出口公司工作,翌年9月再遇「分房」,當時大兒子剛出生,卻因「承繼了父親不擦鞋的性格」,獲分發最差的屋。他憤然放棄兩房一廳,繼續住在工廠裏十多平方米的房子。

他以《基度山恩仇記》的主人公自比,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工作,儲夠錢便「復仇式置業」,26歲買了一個五房一廳單位,是當時深圳樓市中最大的可銷售住宅,後來樓換樓,一次比一次豪華。1990年,他在國外旅行途中,看到一本雜誌介紹深圳出售全國最大最貴的別墅,450平方米,售487萬元,他一回深圳就買了下來。

九十年代初陳紅天移民香港。陳紅天1996年以呎價1萬元買入梅道豪宅自住,成交後有感太貴,徹夜難眠。「但我之後慢慢接受了一個觀念:價格只是大家拿來討論的符號。過去在大陸有研究指,如果你在30年前買下屋現在升值了100倍,但貨幣的發行量也在100倍以上,那麼從某種意義上只是打個平手。很多人沒計過這條數!」金融海嘯後美國帶頭QE,全球水浸,銀紙大貶值。「美國大量印鈔,其他國家持有美國國債,只能跟着印。所以當時1萬元/平方呎,現在10萬元/平方呎,只是貴了一點,但物業品質是高了的。」

高質物業買一件少一件。他去年以3.87億元買入傲璇5樓,實用面積5000呎,但嫌單位太小,目前出租。「我相信現在賣掉Opus,也會升值很多,因為只有12間,這樓的品質是很好的。我當時的想法是,感覺沒有十分合適的,過得去就算了,屈就下買了。」可是豪宅畢竟是給家人的安樂窩,不能將就。

陳紅天(1)

住慣3萬呎 山頂「勉強夠」

多大才算大?「我住慣3萬呎的。」陳紅天在上海、深圳、廣州、歐洲有5間這樣大的屋。陳紅天今年6月以21億元天價,向莊士國際(00367)購入山頂歌賦山道15號地皮,項目去年獲批動工興建一幢6層高住宅,以實用面積約9212方呎計算,樓面呎價高達22.8萬元,創全球住宅呎價新高。

頂級豪宅可遇不可求,同時對此地皮有興趣的另有幾位富豪,經一兩個月的談判後由他奪得,他認為價錢合理。「我相信現在賣出都會升值!你們不在這圈子,可能不明白,我身邊很多像我一樣在內地做生意的香港人,這些年來事業很成功,對生活有要求,他們在大陸住的屋都很大間,自然也想在香港住那麼大的屋。」

原標題:「從一百呎到三萬呎 陳紅天的置業史」

節錄十月份《信報財經月刊》Android揭頁版iOS揭頁版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王陽翎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