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委:編列「通譯人員」預算,莫讓基層員警凹新住民姊妹做義工

立委:編列「通譯人員」預算,莫讓基層員警凹新住民姊妹做義工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萬一遇到移民或移工,沒有清楚表明他的意思,如果他說他都聽得懂,你就當他聽得懂嗎?有些警察就直接去找附近做越南餐廳的人來幫忙。」

2015年8月,高雄籍「福賜群」號漁船發生印尼籍漁工疑遭虐死和落海失蹤事件,根據監察院報告,屏東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於相驗時,卻因通譯人員聽不懂「中爪哇語」,而忽略死者生前控訴遭人毆打與虐待。10月26日,立法委員林麗蟬質詢警政署長陳國恩,針對移工或新住民前往警局是否有專業「通譯」,向警政署長陳國恩質詢。

林麗蟬首先詢問「你知道我們各縣市,不管是派出所、警察局也好,如果抓到不管是移民或移工,在語言上有任何協助嗎?」陳國恩表示遇到此情形會找「通譯」,且「外事科也有通譯資料庫」。

但林麗蟬質疑「外事科最擅長的不是越南語,而你確定每個派出所都有用到通譯資料庫嗎?」陳國恩則回應「警察會向上反映,現在打電話很快。」

林委員接著說明:「為什麼我會提這個,這也是要保護警察,萬一遇到移民或移工,沒有清楚表明他的意思,如果他說他都聽得懂,你就當他聽得懂嗎?有些警察就直接去找附近做越南餐廳的人來幫忙。希望能把SOP做好,半年內,只要有移工或受到家暴的婦女,都能有通譯人員,明年度預算一定要編列進去,不要丟給基層警員自己想辦法。」

她並表示「我已經問了三個月了,已經有足夠資訊,我在高等法院也當通譯很多年了,很多時候就是讓姐妹來當志工。」

陳國恩對此回應,「原本就有SOP,但會做得更細緻一點。」而內政部長葉俊榮也表示「現在已經有制度可解決錢的問題。」

林麗蟬則在立法院網站回應:

擔任好幾年的高等法院司法通譯,在第一線服務,非常了解,新住民或外籍移工,常常因為語言表達能力限制,無法完整陳述自己的意見,在司法調查或審判過程中,處於非常不利的情況。

中華民國是一個法治國家,任何違法行為,當事人必須負起法律責任。但是,整個司法過程必須符合程序正義,國家可以用公權力處罰犯罪者,但是也必須維護每一個人的司法人權,就算是新住民或外籍移工,我們的司法人權也必須獲得保障。

據麗蟬所知,很多派出所的員警,他們其實很無奈,不知道去哪裡找東南亞語言通譯,而且派出所也沒有專門經費,去支付通譯的鐘點費。因為制度不完善。警政署對於通譯制度比較陌生,但是司法院、還有移民署,已經有一些經驗跟人力。移民署已經建置通譯資料庫,雖然有點陽春,但至少是基礎建設,本席認為,警政署應該盡快尋求移民署還有司法院協助,好好運用現有的專業通譯人力;警政署也應該針對通譯需求,編列專門預算,不要再讓基層員警去凹新住民姊妹做義工。

相關報導:調查印尼漁工遭虐死案 監院以「漠視移工勞權」糾正漁業署

新聞來源: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