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會出什麼問題?在國內,最大的風險是「資產價格暴跌」

美國會出什麼問題?在國內,最大的風險是「資產價格暴跌」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極低利率環境中,投資者通過提高股票和其他投資資產的價格來追求收益。由此帶來的家庭財富的增長幫助經濟復甦;但資產價格過高正在形成一個日益危險的環境。

文:Martin Feldstein(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國家經濟研究局榮譽主席、1982-1984年雷根總統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

儘管美國經濟情況不錯——已經達到了事實上的充分就業,通膨率也接近2%——但充滿不確定性的世界仍然值得我們考慮未來一年可能出現哪些狀況。畢竟,如果美國經濟陷入大麻煩,就會對歐洲、日本和其他許多國家造成負面影響。

當然,經濟問題可能源自國際政治事件。俄羅斯一直在東歐和中歐玩火。中國在東海和南海的領土主張及其在大東亞的政策正在增加地區不確定性。義大利的情況可能讓歐元區陷入危機。

但在美國國內,最大的風險是資產價格暴跌,這將累及家庭和企業,導致總需求崩塌。我並沒有在預測會發生這樣的情況。但隨著資產價格漲勢越來越脫離歷史常態,情況也變得越來越危險。

用標準普爾500成分股市盈率衡量的股票價格目前比歷史平均水平高出60%。30年美國國債價格之高導致其收益率只有2.3%;而考慮到當前的通膨預期,收益率應該比2.3%高出一倍。商業地產價格在過去五年中以每年10%的速度上漲。

這些資產價格的膨脹是近十年來異常寬鬆的貨幣政策的體現。在極低利率環境中,投資者通過提高股票和其他投資資產的價格來追求收益。由此帶來的家庭財富的增長幫助經濟復甦;但資產價格過高正在形成一個日益危險的環境。

到底有多危險?我們來看一下。如今美國家庭擁有21萬億美元股票,因此,股價下跌30%至歷史平均水平意味著超過7.5萬億美元的損失。退休基金和其他股票投資者將帶來進一步損失。真實長期債券收益率向歷史水平回歸,將給30年國債投資者帶來大約30%的損失,短期債券投資者也將承受相應比例的損失。由於商業地產投資一般都伴隨高槓桿,即使是相對較小的價格跌幅也可能給投資者帶來巨大損失。

家庭財富的縮水將抑制支出,導致GDP下降。粗略的經驗法則表明,財富每縮水100美元,家庭支出將下降4美元。因此,資產價格回報率回歸歷史水平將導致消費支出下降4,000億美元,約合GDP的2.5%,這將開啟一個收入和支出之間互相強化的下跌過程,導致GDP累計影響進一步擴大。

由於機構投資者應資產價格和資產收益率的國際差異而動,美國資產價格大跌將投射到其他發達國家資產價格上,使它們也發生類似的跌幅。這些大跌將降低其他國家的收入和支出,其影響將通過進出口下降蔓延到全球。

我必須強調,這一資產價格下跌過程及其所導致的經濟活動的收縮是一種風險,而不是一個預測。有可能資產價格逐漸下跌,引起支出和經濟活動減速而不是崩潰。

但關於觸發資產價格暴跌的擔憂是美國聯準會(Fed)不願更快地的提高短期利率的重要原因之一。2015年12月,聯準會將隔夜利率僅僅提高了0.25%,2016年12月可能再次僅僅提高25個基點。但聯邦基金利率將仍保持在1%以下。在通膨率接近2%的情況下,真實聯邦基金利率仍為負值。

市場參與者正在通過觀察聯準會判斷利率正常化過程是否開始以及何時開始。歷史經驗表明,利率正常化將讓長期利率提高大約兩個百分點,導致債券、股票和商業地產價格發生劇烈調整。因此,聯準會試圖控制擔心未來利率水平的預期,其辦法就是指出人口和生產率趨勢意味著未來利率會更低。

如果聯準會獲得成功,那麼資產價格的下跌也許微不足道。但資產價格暴跌並導致經濟衰退的危險不容忽視。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美國會出什麼問題?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