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票日倒數 倒數
0
23
11
50

前往選舉專區

致Eliza媽媽:別用臍帶綁住孩子的思想,性別平等教育和您想的不同

致Eliza媽媽:別用臍帶綁住孩子的思想,性別平等教育和您想的不同
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或許真的是同志還不夠努力,才讓您誤解那麼多,或許真的是推動性別平等的夥伴還不夠認真,讓您身為家長,必須要耗費那麼大的心力,擔心受害。我們還會繼續加油,希望您能夠給我們多一點點的善意。」

(前情提要:親子天下網站的部落客在其臉書寫了一篇針對性別平等教育的文章,此封信是我對他的回覆。)

這幾天您收到不少來自網路的攻擊,這也許是過往不曾有過的經驗,您的讀者與追蹤者想必很喜歡您的文章。不過,網路上的許多意見,或許真的有值得參考之處。因此,這一封信,不只是寫給你,也是寫給長期追蹤你的粉絲與父母。

老實說,看完後我必須不斷壓抑自己的情緒,才能再次冷靜下來,仔細再閱讀幾次,把你的論點整理,並把我想說的話鋪展開來。所以,你可以放心,這篇文章不會對你個人有所攻擊。

首先,辛苦你了。生了三個孩子的確很辛苦,如同我對母親的感恩與愧疚。老生常談的一句話,我們的生日,就是母親的苦難日。不過,媽媽們從來不覺得是苦難,或者至少媽媽們會說服自己這是「甜蜜的負擔」、「人生的里程碑」。

我身邊每一個完成「里程碑」的年輕夫妻,都跟你一樣,不僅經歷過生孩子之苦,更受盡新手爸媽養兒育女的「驚險」、崩潰、擔憂,當然,其中也有許多歡樂、喜悅等甜蜜的成分存在。

生孩子,國家沒辦法逼你,也沒辦法幫你,但是國家可以幫助你照顧孩子。所以,國家用很多社福的預算,給予生育補助。雖然錢不多,不過那是納稅人的錢,包含我這種沒生孩子的人所繳的稅。

我們的國會,你所罵的立法委員,也在國會立了很多法,希望可以幫助許許多多像你一樣,要養三個孩子的新手媽媽。例如:國會早就立法要求100人以上的企業,需要設置托育的設施或措施,可是很多企業沒有做到。另外,行政部門也要求公共場合,都必須要有哺乳室,從中央到地方的各級政府單位也努力在做,希望讓家長帶孩子出門時可以更方便。最近,最新的思維是,讓家長可以帶自己的孩子去公司上班,「立法的人」正在研擬應該怎麼做,才能創造更多元的友善親職環境。

立法的人,政府官員,他們之中有些人,或許真的如你所說,是為了得到錢與名聲,但是有更多的立法委員、政府官員、公務人員,他們跟你一樣,都是別人的孩子,也有自己的孩子,他們跟你一樣,透過他們所擁有的權力,努力守住家庭、守住孩子。他們就是覺得生育率太低了,在意這塊土地的未來,才想盡辦法創造讓每一個想生孩子的人,都能夠越來越輕鬆的環境。

同志
Photo Credit: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

第二,台灣已經有「性別平等」的三大法,分別是《性別平等教育法》、《性別平等工作法》、《性騷擾防治法》。從你的文章看起來,你個人感覺比較在乎《性別平等教育法》。不過,你舉了一些極端例子,來堆積其他家長對「性與性別教育」的恐懼,我想要跟你溝通那些被你標舉出來的觀念,有沒有失公允,希望你看完,可以再三思量你寫文字的力道。

你說,你害怕有一天孩子會說:「15歲性行為有什麼關係?學校說要戴保險套,又没說不能做?」

如果你是擔心,孩子跟大人性交,目前《刑法第227條》中有對此規範。簡單來說,若當事人跟未滿16歲的人性交,即使對方同意,也是犯法的。如果對方未滿14歲,當事人受的處罰會更重。所以,目前還不會有你擔心的情況發生。未來,我們的確可以逐漸往更開放的方向修,只是短期都還不會。至於有關性侵害的犯罪,原則上都是公訴罪,無論當事人是否提告,檢察官都會主動調查。

你可能純粹擔心孩子未成年就跟同學發生性關係。這個部分就要問你自己,你擔心孩子太早跟別人發生性關係,是擔心什麼?懷孕嗎?我可以告訴你,每年未成年少女非預期懷孕的人非常多,這是在我們國家推動《性別平等教育法》之前,就長期存在的問題。

有那麼多的非預期懷孕,代表我們國人的避孕知識不足、避孕能力不足。我們當然要檢討衛生教育單位的努力不足、學校對於身體自主意識的努力太過薄弱。該問的是為什麼台灣的教育讓男性連戴保險套都做不到?為什麼我們讓女性的地位仍然過低,無法主動要求男性負起基本的避孕措施?

這些教育內容,只是讓孩子們了解他們應該要了解的知識。例如:國家發現,機車族的死亡率過高,所以宣導機車族要戴安全帽,可是宣揚戴安全帽,並不是造成人民從事危險的騎乘行為,乃至於飆車。同樣,孩子們也不會因為你教他們認識身體、性知識,他們就一定會從事性行為。而是,就算他們非預期發生性行為了,他們有足夠的知識、能力,可以去面對發生性行為之後的種種可能結果。

你說,你怕孩子未來會這麼說:「我們組的多元家庭解散了,媽媽,那領養來的小孩就麻煩你照顧一下。」

不知道你所指的「多元家庭」是什麼?是同性婚姻、伴侶制度,還是家屬制度?目前立法院正在討論的同性婚姻,是民法修正,只把「男女」改成「雙方」。領養的部分,雖然未來同性伴侶可以結婚,理當可以享有領養孩子的權利,但是法院的認定比較保守,幾乎都還是處於「尊貴」異性戀婚姻中的人比較容易使用。單身、失婚卻熱愛孩子的人,即使法律沒有禁止他們領養孩子,但是實務上的運作,他們都因為「一夫一妻」的家庭想像,而被判定「不適合」領養孩子,同志就更困難了。

你說,你擔心孩子們會說:「同學說13歲還没有性行為很丟臉,所以我就去做了,然後得了性病,切除了子宮。」

我上面說過了,把安全性教育的知識教給孩子,他們往後得到性病的機率就會降得非常非常非常低。就算他得了性病,輕微的性病,我們的醫療技術都可以幫助他痊癒,稍微嚴重一點的愛滋病,其實一點也不嚴重,愛滋感染者的直接死亡率是0.92%,比高血壓的死亡率還低,簡直就是慢性病,也不需要切除子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