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鬣羚」是什麼動物?東京馬拉松與上野動物園的中文標示翻譯雜感

「鬣羚」是什麼動物?東京馬拉松與上野動物園的中文標示翻譯雜感
Photo Credit: yuen yan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東京雖然不斷高喊「おもてなし」(待客貼心)的口號,但是就處理異國文字文化事情的角度來看,他們在對待關心日本、喜歡到日本旅遊的台灣和香港人的方式其實相當失禮,而且到現在還完全不自覺。

不少台灣人喜歡到日本旅行。到日本玩過的人,可能會覺得日本很多設施先進方便,而且待客服務親切。我自己第一次到日本旅行時,也受過這種震撼教育。

近幾年,日本花了不少心力吸引外國人到日本旅遊。東京在爭辦2020年奧運時打出的「おもてなし」(待客貼心)理念也在這兩年變成日本的觀光和服務業的流行語。

雖然日本的觀光和服務業界有心想要做好待客服務,不過我自己在東京一直看到完全沒有改善的失禮待客行為。而且現在這個問題依然在發生中。

恐怕不少台灣人到日本旅遊時,會發現日本有很多中文資訊沒有顧慮台灣遊客的需求。其實有這種感覺的可能不只是台灣人,香港人大概也有類似的感覺。日本有不少服務華人用的中文觀光資訊是用台灣人和香港人看了會很掃興的文字。這種文字就是「簡體字」。而且這一類簡體中文資訊中的用詞可能也帶了台灣人或香港人平常不用的詞彙。

台灣人和香港人拿到這種簡體字資訊時,有些人會勉為其難容忍,有些人可能會覺得失望。因為文字背後有複雜敏感的歷史、文化、政治議題。而且是會令許多台灣人和香港人很不愉快的議題。然而大部分的日本人完全不知道有這種問題。

日本人比歐美人了解華人世界的事情,而且大部分的日本人都知道台灣和香港。不過這個仍在使用漢字的國家的民眾對漢字文化的事情意外地無知。很多日本人不知道華語圈的文字不只一種,他們甚至可能以為簡體字是華語圈的唯一標準文字。由於日本的公家機關和民間業者有不少這樣的人,所以他們在製作外語觀光資訊時,他們完全不知道傳統漢字(繁體字)的觀光需求。他們只會製作簡體字的資訊。這樣的人在面對台灣或香港遊客時就會提供簡體字的資訊。而且他們可能還覺得自己做了很好的服務。

Photo Credit: 黑波克
讓大會中最大族群外籍參賽者失望的「歡迎光臨」布條。

2014年,我和友人去台場的國際展示場向東京馬拉松主辦單位報到時,友人看到會場的「歡迎光臨」布條,大失所望。

2014年東京馬拉松的外籍參賽者當中,最多的是台灣跑者。共1,676人。其次是美國的697人,再其次是香港的619人。這一年,傳統漢字(繁體字)圈跑者一共2,373人,是外籍跑者當中最大的族群。大會每16名跑者就有一人是來自傳統漢字圈。不過主辦單位準備的「歡迎光臨」的中文布條上偏偏不是針對傳統漢字圈族群。來自傳統漢字圈的參賽者看到這樣的布條,可能會有「大會不重視傳統漢字圈外籍參賽者」的印象。比較敏感的人甚至可能會有「大會不歡迎傳統漢字圈的參賽者」的感覺。

東京馬拉松用簡體字布條來對待華人跑者,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大會缺乏異文化的知識。主辦單位想辦出理想的國際路跑大會,但是沒有做好鄰近國家的文字文化和禁忌的功課。諷刺的是日本自己也是漢字文化圈的國家。主辦單位可能到現在還不知道,這個歡迎布條觸碰了大會最大的外籍參賽族群的敏感神經。他們可能還覺得自己做得很細膩。


前一陣子,日本有媒體報導了東京上野動物園的中文標示問題。

上野動物園在大貓熊的展示區張貼了多語言的告示牌,請遊客安靜觀賞大貓熊。其中中文的部分是簡體字的「靜靜請看」。有中國遊客覺得這個中文標示很可笑,就貼到網路上。之後,中國有不少網路媒體談到這件事。這件事傳回日本後,上野動物園就立刻撤換了告示牌(但撤換後的告示牌的中文部分依然只有簡體字)。

「靜靜請看」的確有點古怪,但是至少還猜得出意思。其實上野動物園還有比「靜靜請看」更離譜的中文標示。

  • 離譜標示例之一
Photo Credit: 黑波克
這個名稱標示牌上寫的中文名稱分別是「日本髭羚」(簡體字)和「日本鬣羚」(傳統漢字)。

「髭羚」是什麼呢?「鬣羚」又是什麼呢?

中國人看到「髭羚」,可能根本不知道這是什麼。因為中國沒有這種動物,恐怕也沒人研究這種動物(因為沒有研究材料)。台灣人看到「鬣羚」,可能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因為大部分的台灣人根本沒聽過這個名稱。

其實台灣有這種動物的相關物種的研究,而且研究成果並不差。這一類動物其實就是台灣民眾熟悉的「長鬃山羊」。台灣的動物園、教科書,都是把這一類動物叫作「長鬃山羊」。目前全世界主要研究長鬃山羊比較有成果的就是日本和台灣。因為日本和台灣有研究的材料,而且有人研究。所以華人世界最熟悉這一類動物的就是台灣。但是上野動物園在製作中文標示時,顯然沒有參考可信度比較高的台灣資訊。

如果要再挑毛病的話,「髭」和「鬣」根本是不同的字,沒有簡繁關係。上野動物園的職員可能只是看到一個字比較簡單,一個字比較難,就以為這是對應文字。

「髭羚」和「鬣羚」這兩個名稱,恐怕都是出自中國的文獻。這兩個名稱甚至可能是打錯字的產物。由於中國沒有這種動物,也沒有研究這種動物的學者。「髭羚」和「鬣羚」可能是在製作文獻時打錯字,然後又沒人關心這種動物,也沒有人有知識校正,所以就出現了這兩個名稱。

台灣的研究人員非常努力研究長鬃山羊的生態,台灣教育也非常努力讓民眾認識長鬃山羊,就連台灣的賣座電影也出現過長鬃山羊。然而上野動物園在製作中文動物名稱標示時,卻無視這些華語圈現有的努力成果,反而選用了可能根本是打錯字的資料來展示。這就是這個教育研究機關的做事品質。

  • 離譜標示例之二
2016102703
Photo Credit: 黑波克
這個鳥類名稱標示牌上用的中文名稱是「琉球松鴉」,不過這種鳥其實和「琉球」一點關係都沒有。

這種鳥是日本鹿兒島縣的奄美地方特有的鳥類,也是鹿兒島縣的縣鳥。由於這種鳥只棲息在奄美地方的一部分島嶼,而且非常珍貴,所以研究的人很少。目前日本只有東京和鹿兒島有人研究而已。至於華人世界沒有這個物種,所以可能根本沒有人研究過這種鳥。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