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讓我體會到,像變色龍一樣才是生存的王道

Uber讓我體會到,像變色龍一樣才是生存的王道
Photo Credit: Frank Vassen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公平根本就是假的客觀條件,完全看你是不是當下的既得利益者罷了。

Uber事件,讓我們又重新看到計程車血淚控訴:如果讓Uber在台灣生根,那麼計程車就會面臨淘汰。因此為了工作,為了生存,必須走上街頭。因為Uber改變了遊戲規則,他用高規格的服務和大家依然能負擔的價格強勢進入市場。承上一篇文章〈12年國教不完美,但不看說明書的學生和家長難道沒有責任?〉,我認為環境不同,若不跟著去改變適應,就是被淘汰的命運。

不適者不淘汰?

在談Uber之前,想先說一個工作上發生的故事。是這樣的,由於工作上需要大量處理行政事務,所以我們必須要使用電腦。而很多時候我們有電腦的培訓課程,希望能夠讓一些比較資深的老師或行政同仁也可以加快工作效率。但往往他們都會認為,電腦好難,不會用,用舊的方式就好。

假設哪一天,需要電腦考試決定升等和去留的時候,很多資深的同仁完全無法接受,據理力爭,抗爭的理由是他們這麼辛苦,為什麼要因為一個新出現的工具而失業,這對他們不公平。而假設學校也因為人情和世故,把他們留下來,作著一些不需要電腦就能作的事情,例如送公文等等。接著,一個基本表格不會拉、Word大量寄信不會運用、網路表單不會填、線上公文系統不會使用的人,領著比你高兩倍的薪水,然後送公文,幫忙倒茶水,這就是所謂的公平了嗎?

公平是什麼?

上述故事想表達的是,兩邊都覺得不公平,無論怎麼改變都有人會受到所謂不平等的待遇。因為公平根本就是假的客觀條件,完全看你是不是當下的既得利益者罷了。今天以Uber的例子來說,他開創出了一個新的租賃車方式,而大大的威脅傳統計程車的生計。所以對於計程車來說,「不公平」。但對於Uber來說,在現行法令上「還沒有」違法,以新型態的服務打入市場,被用關稅保護的方式打回,這樣也是不公平。所以公平自在人心,只要你發現這情況對你不利,就是「不公平」。

市場機制

當然,市場機制這件事情是很有趣的。以台北來說,計程車你不想招他都會對你按個喇叭詢問,但Uber至少要等個5分鐘以上;而如果你不是超級短程,那麼計程車也一定會比Uber來的便宜。也有人說,Uber沒有經過嚴格的篩選駕駛以及車輛的計費方式,安全堪慮。如果照這個邏輯,一個快又便宜,具有安全保證跟政府補助的產業,怎麼會被人家搶市場呢?我實在百思不得其解。

我想問題在於很多人搭計程車有過不好的經驗吧,像我就遇過繞路的,而我跟他講我想怎麼走,他卻義正嚴詞的告訴我他這樣走比較快。人很有趣,只要有一台讓你有個不好的經驗,也許你以後就對計程車害怕了。像我有個女生朋友之前是完全不敢搭計程車的,因為他有被司機言語性騷擾的經驗。但是台灣大車隊讓她放心之後,反而成為計程車常客,現在出去喝酒,她也放心的叫計程車回家。我想這個是車行的競爭力。

競爭力

有位長輩和我說年輕人就是要有競爭力,但在公司裁員的時候,他抱怨的是公司對老臣不好,新的程式和APP他根本不懂。而我其實認為這就是競爭力。Uber用了一些具有競爭力的服務方式,卻被打回票。這讓我了解競爭力其實是在權力的轉移過程中,生存者的能力。

試想,如果台灣是非智慧型手機的製造大國,等到智慧型手機崛起時,我們發起關稅保護,甚至禁止進口智慧型手機,這樣的方式會是拯救台灣的路線嗎?但其實我們很常這樣做,當環境改變,舊的既得利益者會千方百計維護他們的權益,而新的崛起者也會殺出一條血路,嚐試帶起新的方向,有時候新勢力被滅九族,有時候也會革命成功,歷史也一直這樣不斷的重演和改變,而不變的就是改變本身。

改變,是生存的唯一途徑

所以我認為無論怎麼改變,能像變色龍一樣透過改變來適應環境,會是現在最重要的競爭力。無論市場怎麼改變,消費者都不是笨蛋,我們總會選擇選擇對我們最有利的一邊。但是如果我們還在用傳統的保護政策,不改變也不去精進,在保護傘內擁抱那些利益,我想只會讓大家都沒有刺激,也沒有進步。無論最後Uber事件的結果為何,都希望能夠帶給台灣的計程車產業一些改變的契機,未來更加進步。

Photo Credit:  Frank Vassen  CC BY 2.0

Photo Credit: Frank Vassen CC BY 2.0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