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這麼多,真的只是為了考試嗎?

學這麼多,真的只是為了考試嗎?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當我要開始一堂新的課程時,我總會重新思考一次學習的理由,好讓課程不是為了一次的背誦與考試,而是成為孩子有用的記憶。每堂課簡易的教學流程都必須先試著驅動孩子的好奇心,讓他們願意去探究知識生成的原因,接著便嘗試為孩子建立知識與生活的連結。

我們常講,學這麼多幹嘛?反正長大了也都忘光光用不到了啊!是否曾有這樣的經驗:翻開學生時期最不拿手的科目課本,除了青春回憶歷歷在目,書中那些勉強在考前搞清楚、背仔細的複雜公式,如今翻在手中,又再度成為摩斯密碼。許多人難以終生記憶曾經學過的知識,卻能將柴米油鹽等家常小事牢記在心,明明前者花了好幾個學期的時間拚命演練,在師長的教導及考卷不斷攻擊之下,記憶時間的長度卻仍敵不過沒有特別去練習的後者,這是為什麼呢?

一般來說,記憶分為工作、短期及長期記憶,而長期記憶能保持很多天,甚至多年。一般來說,有意義的內容較有機會成為長期記憶,而有些學習內容不夠實用,因此難以與生活相聯結並直接賦予意義。要使記憶變為長期,我們最常使用的方式便是「複習」,但學生時常僅因升學考試而學習課本知識,而非知識本身的吸引力,學生學習動機不強烈,導致考試結束後就疏於複習,因此容易遺忘課本知識。

1
Photo credit:LTS
圖片說明:記憶曲線。(圖片來源:wikipedia)

既然從課本中死背到的知識有一天會忘記,那我們該如何為這些內容找到意義,使它們進一步轉換成長期記憶,而非庫存一次段考限定記憶呢?

記得剛教書的第一年,有次教授國二生書信單元,全班興致缺缺,畢竟這年頭的小孩根本鮮少寫信,班上甚至有學生連郵票都沒看過!當時想著就這樣全班看著課本無感地上一堂課也沒意思,便跳了個單元上,回家趕緊想想解決方案。

下堂課我帶著各式各樣的郵票,與朋友從國外寄來,有著各式風情的明信片到班上,大家一看到五顏六色的圖案眼睛都亮了起來(當然,也有一部分是好奇老師的明信片上有沒有什麼小秘密啦),有的不可思議現代還有人在寄信,讓我在一旁哭笑不得,有的則一張張搶著傳閱。等孩子傳了一段時間後,讓他們去回想剛剛看到些什麼,並試著描述郵票、老師(收件人)名字出現的地方⋯⋯等資訊,以及試著猜想看看有了email大家還想寄明信片可能的原因有哪些?有孩子資質稍微駑鈍些的,要到第二輪才有答案,但整體的上課氣氛與成效,都比起第一次兩眼空洞地看我在黑板前畫出假信封袋好多了!

2
Photo credit:LTS

這堂課後,幾個孩子興奮地問可不可以也寫寫看明信片?這群孩子平常聽到要寫作文就哀哀叫,但課程結束後卻願意主動提起筆來寫幾個字,甚至有的是貼上人生第一張郵票,看到他們主動地在運用課程所學,不免讓我內心多次感謝朋友們出國願意寄幾張明信片回來,好讓我課堂中有東西拿出來引起動機一下!而那次段考,有關明信片跟郵票怎麼貼、寄件人如何填,孩子們都超有感,但碰上一堆題辭,以及死背型、現在已鮮少使用的書信用語時,就通通陣亡,可見孩子為了死背而學,跟生活用到然後學會,完全是兩樣情!

從孩子身上,回想起自己小時候學地理的狀況。國中時期開始,我就不是很喜歡地理科,這科目始終給我要死背的刻板印象。但課堂上只要老師講到我曾經去過的山、玩過的海時,那堂課我眼睛就會閃閃發亮。仔細回想自己的經驗到教學的現況,當學習重新和生活建立連結時,這樣的學習是否才會讓孩子更有感覺、更有意義一些呢?

從那之後,每當我要開始一堂新的課程時,我總會重新思考一次學習的理由,好讓課程不是為了一次的背誦與考試,而是成為孩子有用的記憶。每堂課簡易的教學流程都必須先試著驅動孩子的好奇心,讓他們願意去探究知識生成的原因,接著便嘗試為孩子建立知識與生活的連結,不一定要在課本裡或教室才能發生,孩子不懂望梅止渴,就把一包梅子帶去讓他們體驗看看,不知道什麼是溫泉或硫磺味,那麼就上一趟陽明山!

當孩子的生活經驗開始與知識有連結時,往後他們遇到問題或是有想完成的事時,第一個反應不再是「不會!」或「沒學過!」,而是會從記憶庫試著搜索:曾經有哪些事跟現在這有點像呢?我有沒有發生過類似的事可以拿來解決他?有了這樣強烈想解決一件事情的目的性時,孩子的學習動能會更加強烈。

我曾經帶到一個學習意願很低落的班級,上課的前幾個月,先不斷提醒自己:忘記進度、忘記考試、忘記成績,不去在意孩子考幾分,而是確認每一個人都會了,都進入這堂課了,我再繼續往前走。當我在設計課程或考卷時,與其花很多時間設計許多想要考倒孩子的考題,我換個角度,帶孩子討論為什麼要閱讀這篇文章,這篇文章背後有什麼目的嗎?

舉例來說:有次我們閱讀的是一篇非洲女人頭髮因為氣候長不長的故事。我拋開選擇題,反過來讓孩子來出有關這篇文章的問題(孩子都享受可以當老師的感覺,如果能讓他們上台問同學問題就更好了!),有孩子自己從文本中角色的交談中,拋出了:「這世界種族歧視真的完全消除了嗎?」的優秀問題,全班還因此展開了一場很精彩的討論!這個班也因為這樣的學習模式,最後養成善於問問題,甚至自己找問題的能力。

九把刀的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中,有句台詞引起大家共鳴:「相不相信我十年後,連log都不知道是什麼,也可以活得好好的!」不僅是log,畢了業以後,元素表我只記得氫、鋰、鈉、鉀,雅量一課永遠也只背得出朋友買了一塊像稿紙又像綠豆糕的布。想當年少背幾個可能會被痛罵,但現在卻成為在PTT或臉書間偶爾笑鬧的的用語。事實上,我們忘了或不知道這些是什麼,也都真的都還活得好好的!因此,與其讓孩子不斷死背,不如翻轉我們的腦袋,讓孩子先喜歡上學習這件事。

本文經LIS線上教學平台授權刊登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李牧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