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立事權統一的海洋「部」級機關, 才是實踐海洋國家的唯一正解

設立事權統一的海洋「部」級機關, 才是實踐海洋國家的唯一正解
Photo Credit: Jun Kaneko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從民進黨在2000年首次執政後,「海洋國家」成為台灣面對大海想像的開始。如何翻轉台灣長期面西當成中國內海的海洋鎖國思維,成功接納向東迎接浩翰太平洋的所有可能,是成就海洋台灣的第一道課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昭倫(海龍王愛地球協會 理事/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 研究員)

日前立法院召開「海洋委員會(海洋部)之功能與政策整合——作為海洋國家、藍色經濟利基」公聽會,邀請各部會涉及海洋業務的政府單位、環保團體及學者表達意見,作為推動政府海洋組織改造的參考。雖然各機關如同過往八年,對於職掌海洋相關業務的釋出與整合各有論述,但是,直接成立一個事權統一,不僅只有執行能力,還有規劃能力的「海洋部」,比起只能跨部會協調, 「研究再研究,一切照舊」的「海委會」而言,其間利弊得失如此明顯。

可是讓筆者驚訝的是,根據參與公聽會媒體的報導, 環保團體和與會學者對於是否一步到位成立海洋部,或者先成立海委會,竟然毫無共識,這讓參與台灣海洋研究、保育和執法的第一線人員著實擔憂。

台灣四面環海,我們的海洋國土是陸地的五倍大,但海島人民長期對「海洋」是陌生且缺乏想像的。自從民進黨在2000年首次執政後,「海洋國家」成為台灣面對大海想像的開始。如何翻轉台灣長期面西當成中國內海的海洋鎖國思維,成功接納向東迎接浩翰太平洋的所有可能,是成就海洋台灣的第一道課題。

花蓮_東海岸
Photo Credit: Mark Kao CC BY 2.0
蘇花高花蓮段一景

在文化上,我們喚醒南島語族千年巡航太平洋島嶼的原民基因;在海洋生態上,我們誠實面對沿岸海洋生態崩壞、漁業資源枯竭、近海污染與海漂垃圾、以及氣候變遷對於台灣海洋無情的摧殘;在法律上,要嚴肅正視南海主權的挑戰、外國漁船非法入侵,與遠洋漁業與鄰接海域漁權談判;更重要的在試圖振興長期疲乏的經濟時,思索如何解禁海岸促成永續藍色經濟發展,以及更多族繁不及備載深織交錯的海洋議題,都是長期阻擋台灣成為真正海洋國家的大石頭。只有將這些大石頭一一搬開,台灣的海洋故事才能開始。

雖然2016政黨輪替前,立法院匆促通過《海委會組織法》,但是蔡英文政府上台後,意識到這部組織法的不足,甚至可能傷害未來海洋國家的擘畫,因而將其暫緩。行政院林全院長更在立院答詢時明確指出,統整海洋事務的最高行政機關不只要有執行功能,更要有政策規劃功能。雖然海洋保育署與海洋研究院成功被寫入海委會的組織法中,但是僅具有跨部會協調功能的海委會,必使過去的海洋困境,未來將持續存在。

更重要的,影響台灣海洋最深的漁業事務、海洋氣候變遷最顯著的氣象單位,以及攸關海岸解禁關鍵的航管政策規劃機關都不在《海委會組織法》中,如此跛腳的設計,如何讓以台灣為主體自詡的蔡英文政府,在與南島語族和解共生之後,攜手迎接千年祖靈,再次揚帆航向旭日東昇的太平洋呢?

因此,筆者建議,唯有設立事權統一的海洋「部」級機關, 才是實踐海洋國家的唯一正解。而「一步到位」更是為了不再拖磨、虛耗國家能量,搭乘政府組改同班列車,完成海洋國家藍圖的最後一浬路。因為,海洋有太多實質要務枕戈待旦中,我們需要趕緊把正確的框架設定好,讓國家資源直接聚焦在打造海洋國家的第一浬路。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闕士淵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