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在用「別人會笑你」恐嚇自己的孩子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晃腳、雙手插口袋、在街上東張西望很難看。大聲說他注意到了什麼而且還用手去指,也很難看。為什麼?這些禁止和命令來自各式各樣的源頭,孩子無法抓住它們的本質和關係。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本文作者柯札克早年擔任兒科醫生,也曾在日俄戰爭、一次大戰與波蘇戰爭中擔任戰地軍醫。他曾遊歷各國講學、探訪慈善機構、從事義工服務,並在旅行中確立了為兒童事業奮鬥的志向。1912年,他與夥伴史蒂芬‧維琴絲卡(Stefania Wilczyńska)創辦了猶太孤兒院「孤兒之家」(Dom Sierot),1919年起,亦協助照料另一家波蘭兒童機構。

二戰爆發後,柯札克為了陪伴孤兒院的孩子,拒絕離開猶太人聚集區,最後與兒童一起於集中營遇難。1979年逢柯札克百年誕辰,聯合國宣布當年為「國際兒童年」。1989年聯合國大會通過《兒童權利公約》,超過兩百個國家簽署,其精神可視為柯札克的價值之發揚。2012年是柯札克逝世七十週年,波蘭特別將該年訂為「柯札克年」,提醒世人他留下的深遠影響。

當你放下這本書,開始整理自己對孩子的想法,這本書的目的就達成了。

──雅努什,柯札克

新生兒

孩子還不會說話。他什麼時候會說話?

語言能力確實是孩子發展的指標,但不是唯一的,也不是最重要的。不耐煩地等待孩子說出第一個字是一種錯誤,顯示出父母在教育方面的不成熟。

如果新生兒在洗澡的時候失去平衡,於是發抖、激烈晃動雙手,他在說:「我怕。」這非常有趣,在這個不知道危險是什麼的小生物身上,也會有恐懼的本能反應。當你把乳房給他,他卻不咬住你的乳頭,他在說:「我不要。」當他伸手去拿他要的東西,他在說:「給我。」他的嘴角癟了,一副要哭的樣子,身體露出防衛的姿態,他在說:「我不信任你。」有時候他會用肢體動作詢問母親:「可以信任那個人嗎?」

如果孩子探索的眼神不代表:「這是什麼?」那這眼神代表什麼?他費盡千辛萬苦去拿一樣東西,終於拿到時他深吸一口氣,滿足地嘆息,他在藉此表達:「終於。」試試看把那東西從他手中拿走,他會用十種方法告訴你:「我不給。」他抬起頭,坐起身,表示:「我要行動了。」如果他嘴角和眼中的笑意不是:「喔,我在這世上好愉快。」那這笑意會是什麼?

孩子用表情說話,用圖像、思想的感覺記憶說話。

母親給他穿上外套,他高興地把身體轉向門,不耐煩地催促別人動作快點。他腦中出現散步的畫面,想起上一次散步時體驗到了什麼樣的感覺。嬰兒會把醫生當朋友看待,但是當他看到醫生手中有湯匙,他馬上就認定對方是敵人。

他了解語言,但不是透過字句,而是透過表情和語調。

「你的小鼻子在哪裡?」

他不明白這幾個字的意思,但是他從聲音、嘴唇的動作和表情中可以讀出來,對方要他回答某個問題。

嬰兒雖然不會說話,但是可以進行複雜的對話。

「不要動。」母親說。

儘管如此,他還是伸手去拿那個別人禁止他拿的物品,他可愛地歪著頭,微笑,研究母親到底會嚴肅地再度禁止他,還是會因為他的撒嬌而鬆動、讓步、允許他拿那個東西。

當他連一個字都還不會說,他就開始撒謊,無恥地撒謊。當他想要從某個討厭的人身旁脫身,他會表示他要嗯嗯。目的達成後,他會坐在馬桶上,帶著勝利的嘲笑眼神環顧四周。

試著開他的玩笑,把他要的東西給他,然後又拿走。他並不是每一次都會大發脾氣,只是有時候會覺得受到侮辱。

嬰兒懂得如何不說一句話,就當上獨裁者,他知道怎麼做出煩人的要求,以及像個暴君一樣地逼迫人。

生命說

陰暗的童話,神祕的貧窮。

他為什麼餓,為什麼窮,為什麼冷,為什麼不買,為什麼沒錢,為什麼人們不跟他說「好」?

你告訴孩子:「窮孩子很髒,說髒話,頭上有蟲。窮孩子會生病,你會從他們身上傳染到疾病。他們會打架、丟石頭,把別人的眼睛挖出來。不可以到院子裡去,不可以到廚房裡去:那裡沒什麼好玩的。」

而生命說:「他們才沒生病,一整天愉快地跑來跑去,他們喝井水,吃好吃的、五顏六色的糖果。男孩敲鐵鎚、掃院子、剷雪,這是很愉快的事。他們身上沒有任何蟲,他們不會丟石頭,他們的眼睛好好的,他們不是在打架,而是在比誰的力氣大。髒話聽起來很好笑,而在廚房比在房間裡有趣太多了。」

你告訴孩子:「我們要愛窮人,尊敬窮人,他們人很好,工作很勤勞。我們要感謝廚娘,她煮飯給我們吃。感謝守衛,因為他維持秩序。去和守衛的孩子們玩。」

而生命說:「廚娘殺死母雞,我們明天會吃雞,媽媽也會吃,因為雞已經煮好了,牠不會痛,廚娘殺活雞,而媽媽連看都不敢看。守衛淹死了小狗,那些小狗真可愛。廚娘的手很粗,在髒水裡弄得越來越髒。農民很臭。猶太人很臭。他們不說『女士』,只說『女販子』,不說『先生』,只說『守衛』。窮孩子很髒,你要是給他們看什麼東西,他們馬上會說『把它給我』,如果不給,他們就會把你的帽子丟在地上,嘲笑你,朝你臉上吐口水……」

即使孩子還沒有聽過關於壞巫師的故事,當他接近乞丐要給他零錢時,他就已經感到恐懼。孩子知道,人們不會告訴他所有的事,而在他們所說的話之中有某些醜陋的東西,某些他們不想解釋或不能解釋的東西。

別人會笑你

社交生活和良好教養的怪癖。

把手指放到嘴裡、挖鼻孔、吸鼻子很難看。要求很難看,說「我不想要」很難看,當有人想要親你的時候躲開也很難看,說「這不是真的」很難看。大聲打呵欠,說「我好無聊」很難看。把身體靠在牆上或椅子上很難看,先把手伸出去和大人握手也很難看。晃腳、雙手插口袋、在街上東張西望很難看。大聲說他注意到了什麼而且還用手去指,也很難看。

為什麼?

這些禁止和命令來自各式各樣的源頭,孩子無法抓住它們的本質和關係。

穿襯衫跑步不好看,往地板上吐口水不好看。

為什麼坐著回答大人的問話不好看?在街上也要向父親鞠躬嗎?如果有人不說實話,那時候要怎麼辦?比如叔叔說:「你是個女孩。」但他明明是個男孩。「你是我的未婚妻。」或者:「我從你媽媽那邊買下了你。」這明明是謊話啊。

「為什麼對女生要有禮貌?」有一次一個學生問我。

「這和歷史有關係。」我回答。

之後過了一陣子,我問他:「為什麼你把『回去』寫成了『迴去』?」

「這和歷史有關係。」他不懷好意地笑著說。

有一個母親這樣說:「你看:女孩會生小孩,她會生病,諸如此類。」

沒多久,哥哥和妹妹又吵架了。

「媽咪,我才不在乎妹妹會不會生小孩。對我來說重要的是,她不要一直哭哭啼啼的。」

我認為最糟糕的是那個我們最常聽到的解釋:「別人會笑你。」

這很方便又有用,孩子怕被人笑。

但是人們會因為他聽媽媽的話、因為他什麼都告訴媽媽、因為他以後不想玩牌、喝伏特加、上妓院而笑他。父母因為怕被笑,而犯下愚蠢的錯誤。這是最可怕的錯誤,把孩子的缺點藏起來,卻不去教育他、糾正他,孩子會在客人面前假裝乖巧,並且為此付出高昂的代價,然後他會復仇。

書籍介紹

《如何愛孩子:波蘭兒童人權之父的教育札記》,心靈工坊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雅努什‧柯札克
譯者:林蔚昀

被譽為波蘭兒童人權之父的柯札克,是當代兒童教育的先鋒,聯合國於1989年通過、超過兩百國家簽署的《兒童權利公約》即依他的思想精神制定。柯札克奉獻一生陪伴孤兒,主張「沒有孩子,只有人」的教育方針,肯定兒童的自主能力。在他眼裡,「孩子思考的方式不會比大人差,只是以不一樣的方式思考。」

因此,他在孤兒院開辦「同伴法庭」,讓孩童學習自治;他相信孩子有自己的成長節奏,面對擔心孩子成長太慢的母親,他會說:「當孩子開始走路和說話,就是他該走路和說話的時候。」

柯札克認為,「在想要認識孩子之前,先認識你自己。」父母或照顧者對自身感受的覺察與信任,是對孩子尊重的基石,能確保不被四處飛竄的教養知識亂了手腳。在他眼裡,「沒有一本書、一個醫生能取代個人警醒的思緒以及專注的觀察。」他甚至這樣說:「塞給母親現成的想法,等於叫一個陌生女人去生你的孩子。」

這就是柯札克,在溫柔平實的筆觸中,不時犀利地道破盲點,喚起人們內心那股真實卻隱約的感動。本書如實記錄了柯札克的教養觀察,以及他與孩子周旋的點滴。他反省體制、分享管教訣竅,連許多慌張、失敗、自我質疑的經驗都毫不掩飾地揭露。正因如此,這本書貼近每一個人,給予所有在挫折中摸索的大人莫大鼓舞。

書封
Photo Credit:心靈工坊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李牧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