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越南會安前,從沒想過華人曾落腳於此還生根發芽

來到越南會安前,從沒想過華人曾落腳於此還生根發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拐進還沒走進的區域,早市的街道已經熱鬧滾滾。小販的吆喝、機車穿梭;你聽得見身旁的人說話,大部分是鼻音濃重、聲調高亢的越語

車子駛入民宿位於的街區,司機收斂起情緒,將我們放在一家他個人相當推薦的海鮮餐廳,微笑地接過我們的小費,揚長而去。約莫一個星期後,中越就發生台資工廠排放廢水、汙染環境、導致魚群死亡的消息。(註)工廠發言人的失言,讓中越人群情激憤,透過網路串連南北,一起針對此起事件抗議,南北兩地的市區也因此警戒了好幾週,官方刪除相關新聞、甚至在假日封鎖FB。問問南越朋友的想法,她的表情看不出激憤的神情,只是淡淡地說:「我真的覺得政府把人民當笨蛋。」 談話的當下我又想起那位年輕的司機,在腦海中想像他熱血地高舉布條,嘶吼地參與抗爭活動。

噢,還有,他推薦的海鮮餐廳實在好吃到不行。

image4_(2)

傍晚。

夕陽急速落至地平線的時刻,我們沿著秋盆河旁的道路走著,忘情地拍著金色天空所搭配、好像沒有盡頭的河景。

zeRender

身邊不時有腳踏車追上我們,呼嘯而過。拐過一個彎,就到會安市區,我們卻迷路了。該往左?還是往右?會安古城的越文到底怎麼說?一瞬間全忘了。只能向路邊的人擠出「會安」兩字,但他們堅持我們就在會安。

image2_(1)

稍微東張西望。遊客打扮的人,不分國籍,好像都朝著同一個方向行走。我們默默地跟隨,在Hoàng Diệu路左轉,這才發現人群從四面八方匯集,騎腳踏車的人們也不停湧進,都是朝著如黑洞般具有強大吸引力的會安古城前進。

image3_(2)

1999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列入世界文化遺產,是這個小小古城最響亮的頭銜。15-19世紀是東南亞經貿城市,吸引中國、日本、歐洲等地的商人到此經商。形塑古城氛圍的重要元素─建築,骨幹是中式風格,但在外來及在地文化的影響之下,國界的面貌變得模糊,誕生出僅屬於會安的獨特風格。一部分的老建築、廟宇免費進出,受到政府重點保護的古蹟則需入門券;1人12萬越盾,可以晃5處古蹟,附上地圖讓遊客自由選擇想造訪的地點。

天色急遽黑暗,古蹟一處一處闔上門,手上的入門券只好留待明天使用。白天看來不太顯眼、卻在古城內隨處可見的燈籠,此時已經點亮;由民宿一路延伸至會安古城的秋盆河,攤商在河畔架好一張張桌椅,擺上寫著價錢的招牌,坐回圍繞著各式食材以及爐火的主位,生意就地開張。攤位延伸約幾十公尺長,賣的都是相同的小吃:高樓麵、雞飯、烤肉。用餐時間,這些攤商受歡迎的程度令人咋舌,一位難求。每一攤的價錢似乎都相同,讓人不禁聯想所有的攤位是不是都屬於同一位主人。

我們眼明手快地搶到幾個位置,是與一對講著西班牙語的情侶共桌。他們離開後換上一對印度母女,而大家不約而同都點了被喚作會安名菜的高樓麵及雞飯嚐鮮。

FullSizeRender_(2)

高樓麵是種乾拌麵。麵體相傳是日本人來會安經商時,將烏龍麵的製法傳授給當地人,再歷經歲月演化而成,口感其實與烏龍麵有些距離,但都有著粗寬的外表。拌麵的醬汁帶有有中藥的氣習,一瞬躍身成我們相當熟悉的中式味道,配料中卻又混和了酥脆炸豬皮的酥香、薄荷的清新,形成中越料理的另一流派。

不能錯過的還有雞飯。淋在碎米飯上的雞汁,讓雞飯越吃越香。肉、飯、少許醃蘿蔔絲和青菜,簡單的美味,將胃袋裝得滿滿的,湧上感激食物製造者的心情。

image1_(1)

一位男孩在我們的不遠處、河岸的邊緣疊著用過餐的碗盤,我確定他正小心翼翼地不使碗盤和垃圾跌入河裡,有可能是為了不弄髒河川,也有可能不想毀了在河上緩緩漂流的水燈─那一盞又一盞,承載了各式不同的願望。只消坐上一艘單薄的小舟,就能輕巧地放置水燈於河面,靜靜地目送它帶著你的想望遠去。

image2_(2)

回神過來,無論是河上的水燈、或者岸上的人們,擁擠得像是一場夜晚派對。順勢再次溜回古城街區,越南傳統戲曲已經開始露天上演,我們聽不懂,只能投以好奇的眼光,當地人則全神貫注。

昏黃的燈籠光線,映照有著尖翹中式屋瓦、雕花木門、鵝黃色油漆的建築;街道充斥著人群,似乎還原了這座經貿城市昔日的繁榮,只不過現在是仰賴觀光發展而出的商業模式,而非貿易。無論老建築的前身為何,大多都已經改為有著古樸氛圍的各式小店、餐廳或咖啡廳。

隨意閒晃,找尋持續推動這座古老城市的動力來源;累了,找間咖啡廳的露天座位歇息,吹著微涼的風,觀看川流不息的人潮。無論來自何方,這座小小古城帶給我們的感受應該相差不遠,我們都有著相似的─放鬆中帶點滿足和驚奇的神情。夜晚會安的魅力,聞起來有股微醺的氣味。

image5_(1)

Day 3

早上8:30,我又回到會安古城。

image7

昨晚耗盡腳力,遂坐上計程車從會安的魅力中脫離。當司機表示他從峴港來,到民宿的路他其實完全不曉得,我們只好在民宿附近的路口下車,踩踏著清晰的痠痛緩緩前進,意識已完全清醒,想起包包內還有尚未使用完畢的古蹟參觀券。調整行程,我們又撥了一個早上的時間留給白天的會安。

FullSizeRender1_(1)

陽光無私地照耀,黃澄澄的建築讓白天的會安溫暖又熱情。燈籠裡頭那顆熾熱的芯已經熄滅,徒留鮮活色彩的外衣,懸浮於古城的大街小巷間。建築物們的主人似乎也喜歡用植物妝點建築外觀,在人造的事物之上加入自然的對比與清新。

Render

我們拐進還沒走進的區域,早市的街道已經熱鬧滾滾。小販的吆喝、機車穿梭;你聽得見身旁的人說話,大部分是鼻音濃重、聲調高亢的越語,但偶爾會飄來一、兩句非越語的語言,有時是英語、有時是韓語、有時是中文─當地人持續著他們的日常節奏,似乎對於外國遊客的「插花」不放在心上,任由好奇的我們混雜在人群中,做一日上市場的「假」會安人。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