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是學習,什麼科目都好?不要著了「學系平等幻象」的魔

只要是學習,什麼科目都好?不要著了「學系平等幻象」的魔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人愛開一個玩笑,「眾生平等,但有些人比別人更平等」。學系之間看似很平等,但有些學門,的確是比別的學門更平等,物理系就是更平等的一個學門之一。

文: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美式高等教育的特色之一,就在於學生選擇主修的自由度。有些人進大學前就知道自己人生的規劃,主修早早選定,埋頭就一直唸。但照我觀察,這些是少數。比較多的學生是進來後,這裡試試,那裡試試,花了一番功夫才決定主修什麼。有些甚至是到了大四,畢業壓力來了,才匆匆忙忙選一個主修。

挑來揀去沒什麼不好,但高等教育裡有一個平等的幻象,正在選擇人生道路的同學,得小心這幻象,不要掉入陷阱了。

我們學校裡有個物理系的老教授,我很尊敬,有次開校務會議時,當大家正在吵某某提案太過就業傾向,太違背學校全人教育(liberal arts education)的立校宗旨時,他站出來說,太就業傾向沒什麼不好,只要是學習,什麼科目都好。

我雖然很尊敬他,但認為他在放屁。物理學教授,不管在什麼學校,都是站得高高挺挺,自認是腦袋最好,怎麼可能講這種違心之論。「只要是學習,什麼科目都好」,就是我說的平等的幻象。美國人愛開一個玩笑,「眾生平等,但有些人比別人更平等」。學系之間看似很平等,但有些學門,的確是比別的學門更平等,物理系就是更平等的一個學門之一。

不平等在哪裡?一是難度,二是出路。

有一個台灣來的朋友,之前也在大學當教授,他說,美國學生都以為教授上課的東西,學生都應該聽得懂,聽不懂的話,就是哪裡有問題。他提醒我說,我們以前在台灣唸大學的時候,聽不懂老師講的是正常,全部聽得懂才有鬼。沒錯呀!雖然老師上課講中文,但怎麼通通聽不懂,敝人還算是成績還可以的上進同學,都還這樣,何況是心不在課堂的學生。

但這不是台美高等教育的差距,而是學門之間的差距。我和這朋友,都是唸理工科,但都在非理工科學系教書,我們碰到的學生,都已經是自我選取過,已經打算遠離數理的學生,在他們接觸的教育訓練裡,本來就預期要全部聽得懂,因為非理工科比較簡單。

「非理工科比較簡單」這個事實,很多人不願意接受,不是拿出全人教育那套,批評別人功利取向,就是講出左腦、右腦的區別論。但事實就是事實。你把我放在社會學的課裡,最高等的研究所課好了,我雖然會坐立難安,痛苦得要死,但我保證可以參與討論,摸索個大概。相對的,你把一個社會學教授放在經濟系的高等計量課好了,還不是什麼物理系的天文物理,保證這老師一定鴨子聽雷,只好隨手在筆記裡發展一個經濟學家摧毀學術界的社會學理論。

因為數理是循序漸進的,基礎沒打好,就進不到下一步。微積分沒唸過,理工科系就畢不了業,道理就是這麼簡單。

不管你是把高等教育當成是職業訓練所,還是把文憑當成是鑒別員工的標準,學門難的,通常代表的就是出路多。這是很現實的供需法則,因為唸得下困難學門的,至少在認知能力、毅力上是通過基本考驗的,就業條件就是會比較好。我們不要看理工科,看同樣是文組的會計系和社會系的差別好了,絕大多數會計系可以做的工作,社會系畢業的,連應徵資格都沒有。不為什麼,只為唸得完會計系,考得上會計師,就已經通過這「困難」的考驗,就已經和社會系不一樣,雖然也許唸高中、考大學的時候,這兩者差別不大。偶爾有「科系不拘」的管理職缺出現,但社會系的畢業生們,你們還要彼此先經一場惡鬥,才能有和別的科系比較的機會。

也許你不屑我的「功利取向」,但你的不屑,就是著了「學系平等幻象」的魔,就是讓你的老師們洗了腦,這些不食人間煙火的非理工科教授,最喜歡餵你們吃這些左派思想。

這世界上的人都在追求「財務自由」,追求不用仰人鼻息的未來,用比較粗的話講,就是希望有一筆fuck you money,永遠不求人。我現在看看四周,有終身職的同事,其實都有一個fuck you job,永遠的吃穿不愁,永遠的不用負責,騙你掉進「學系平等的幻象」,到頭來你的人生,他又不用負責,他照樣過他的「自由、平等、博愛、世界和平」的烏托邦生活。打嘴砲過一生,就是許多教授的寫照。但你怎麼辦呢?

我不管碰到什麼學生,一定問他們要不要修computer science。我不會賣給學生「學系平等的幻象」,未來的世界,學門間只有更不平等,不會有什麼「唸什麼都好」的發展。有志青年,一定要學寫程式,因為電腦是又難又有出路的無敵學門!

本文經普通人的自由主義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