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指基改未如承諾增產量,是否捉錯用神?

《紐約時報》指基改未如承諾增產量,是否捉錯用神?
美國俄勒岡州農夫Robert Purdy站在他的基改甜菜前。Photo Credit: Gosia Wozniacka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紐約時報》早前刊出報道,指基改作物未有如承諾般提升產量,也增加了除草劑用量。但新聞刊出後,有評論認為只看產量及農藥用量並不足夠。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上星期五《紐約時報》頭版刊出記者Danny Hakim的報道,質疑基因改造作物未能增加產量。這篇報道點出一些關於基改的重要問題,同時被指忽略了重點。

報道一開始就明言︰「基改作物爭議的焦點,長期在於它們是否可以安全食物,這個恐懼很大程度上並不成立。」但《紐約時報》認為這些爭議令人忽略更重要的問題,就是基改技術未有增加產量,或減少整體使用殺蟲劑。

基改無助增加產量?

《紐約時報》解釋,基改技術有個雙重承諾︰令農作物耐受除草劑以及蟲害,從而生長得更好,並成為滿足全球糧食需要不可缺少的技術,同時減少噴灑殺蟲劑。

然而《紐約時報》比較了美國、加拿大以及西歐地區,特別是法國的農業數據,認為有種植基改作物的美加地區,收成沒有比大多地區禁止基改作物的歐洲地區顯著增加。報道又引述今年5月美國國家學院關於基改作物的報告,指只有少量證據顯示美國引進基改作物後,產量比起傳統作物多。

不過報道中未有提到的是,上述報告指出,抗蟲基改作物能夠減少蟲害造成的損失,而且種植這些作物的農地有較高的生物多樣性。至於耐受除草劑的基改作物,報告認為「有時有助提升產量」,但主要是令農場經營更具彈性。報告亦指基改作物在「雜草控制有改善」及「蟲害壓力高」的地區,均有增加產量。

如何比較農藥使用量?

另一方面,《紐約時報》指除草劑在美國使用量增加,而法國的農藥——不論是除草劑抑或殺蟲劑——使用量同告下降。報道分析數據,指自基改作物在20年前引進美國,殺蟲劑及殺真菌劑的用量下降三分之一,與此同時除草劑用量增加了21%。相比之下,法國的殺蟲劑及殺真菌劑的用量下降65%,而除草劑則減少了36%。

報道這一部份引起懷俄明大學植物科學系副教授Andrew Kniss的批評,首先,報道中的圖表在展示法國及美國的農藥數據時,使用不同單位——法國是用「千公噸有效成份」,而美國則是「百萬磅」。

其次,兩地的農地面積有顯著分別——美國比法國大9倍——因此圖表使用的單位,應把用量除以農地面積。因此他用《紐約時報》的數據計算,製作以下圖表,比較美法兩國的農藥用量——單位是公斤每公頃耕地︰

HakimSameScale
Image Credit: Andrew Kniss

從上圖可見,法國的農藥用量——特別是殺蟲劑及殺真菌劑用量——均高於美國,與此同時美國的除草劑用量增加,勢將超越法國。當然,報道的重點在於相對差異,但Kniss提醒讀者,兩地農藥用量的差別只有小部份跟基改有關,因為殺蟲劑的使用量取決於多項因素,包括天氣、昆蟲種類、農作物種類、經濟、耕作習慣等等,因此這樣廣泛去比較兩地農藥用量的意義不大。

他更質疑記者為何只選取法國作比較,當對比了歐洲其他國家,可見到農藥用量變化各有不同︰

EuropeHerbicideUse
Image Credit: Andrew Kniss
只比較農藥用量意義不大

不過最重要的一點,在於單純比較使用量沒有意義。例如殺蟲劑用量減少,可以是因為轉用毒性較高的殺蟲劑卻少噴一點。事實上,美國國家學院的報告亦建議研究人員不要僅比較每公頃的農藥用量,因為這對於評估對人類或環境的風險改變作用不大。

那麼,這些農藥的毒性又如何呢?報道中未有詳細討論,最值得關注的應該是嘉磷塞(glyphosate)——農業科技公司孟山都以年年春(Roundup)之名發售的除草劑,該公司同時發售部份可耐受嘉磷塞的基改作物。

早前一份研究分析了美國的基改作物數據,包括帶有抗蟲基因的Bt粟米、耐受嘉磷塞的GT粟米和GT黃豆,發現種植粟米的殺蟲劑用量下降,而GT作物的嘉磷塞使用量按年增加,其他除草劑的用量則相應減少。

該篇論文的作者亦指出,不同除草劑對環境影響不一,故按照環境影響商數(EIQ)把各種農藥加權處理,整體而言加權後的趨勢跟農藥用量分別不大。但當時Kniss評論指出,EIQ無法準確反映實際對環境的影響,他認為美國環境保護局使用的「風險商數」是更好的指標。

基改作物繁多,不應一概而論

在專門發表環保新聞及評論的非牟利網站《Grist》上,亦刊登了編輯Nathanael Johnson對這篇報道的評論。Johnson提醒讀者很多人都不是農夫,未必知道基改帶來的改變,而現時在美國有不少農夫都會自己進行測試,並非容易受騙去花冤枉錢買無用技術的人。他指出報道中兩位有種植基改作物的受訪農夫,均認為基改技術對他們有幫助。(另外一位因禁令無法種植,但認為基改技術可以為他節省金錢及時間。)

Joahnson亦提到《紐約時報》的報道把基改作物捆綁處理,但美國國家學院的報告建議我們不應把基改作物視作一個整體,而應該逐種農作物去檢視、分析其優點及缺點。

當然,抗蟲及耐受除草劑的基改作物在市場上佔比率最多,理應特別注意——報道整體而言也是針對這兩種基改作物。然而就算是抗蟲的基改作物,也跟耐受除草劑的基改作物有分別,美國國家學院的報告亦把兩者分開檢視。

在這兩種基改作物以外,還有其他類型的基改,例如抗輪點病毒的基改木瓜,就拯救了夏威夷的木瓜產業;也有增加維他命含量的基改香蕉、增加β-胡蘿蔔素的黃金稻米、抗乾旱的大豆等。

簡言之,《紐約時報》指基改作物沒有增加產量大致上沒錯,但美國國家學院的報告更仔細去討論了這一點。基改技術既非萬靈丹(假如農物科技公司這樣宣傳,是欺騙消費者)亦不是有害無益,無論是基改作物、殺蟲劑、除草劑,都應該逐一檢視及平衡利弊。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