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核心」既強大又脆弱?宣誓、釋法事件暫緩中央派系鬥爭 選戰延遲開打

「習核心」既強大又脆弱?宣誓、釋法事件暫緩中央派系鬥爭 選戰延遲開打
Photo Credit: Kyung-Hoon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就六中全會後,「習核心」變動如何影響特首選舉以及宣誓、釋法風暴,進行多角度剖析。

認清:中央重要高官「落馬」背後的準則

世上最懂得人心的往往不是學者、心理學家,而是宗教家、政治家(更多只是政客),說甚麼話、做甚麼事可以有利弄權,挑動大眾情緒,後者最有經驗。香港正在經歷一場劃時代的風暴,不僅是激辯多日的宣誓和釋法問題,更是香港一國兩制夾在中共權鬥之間,再無法維持「河水不犯井水」的局面。目前資訊已逐漸明朗,我們可以從六中全會前後、特首選舉,以及宣誓釋法風暴一系列相關事件加以了解。

六中全會前,不少評論人(包括何俊仁)疑惑為何自8月底以來,《成報》作為香港建制傳媒一反常態,接連批評梁振英、張曉明、張德江,甚至點出江澤民,可是,經過一輪指控之後,張德江遲遲未「落馬」,這不是意味《成報》只是自說自話嗎?這樣的疑惑表面合情理,卻跳過了許多細節。

過往,「周永康、薄熙來、令計劃、蘇榮、萬慶良」等高層官員落馬,指控的證據和罪名非常確切,每人開始接受調查、正式起訴、判刑輾轉由數個月至一年以上,時間長短和做法各有不同。除了周永康尤其被強調「濫用職權」之外,其餘所有人均涉貪污、受賄,收受的錢財數目也確切公布,顯示因反貪而落馬的高官的具體行事已被細緻掌握 。

張德江政治路線出問題  「習核心」是怎麼一回事?外媒:強大而脆弱

反觀張德江、張曉明等人,《成報》指控雖然嚴重,但本質上仍屬政治路線問題,走江派遺風無大局觀、縱容地方賄選、廣東涉黑權勢坐大、干預香港事務使之政治化;這些指控不是具體而「直接上身」的貪腐數字,仍未爆出類似過往落馬高官清楚的貪腐網絡,意思就是維持以傳媒對二人多點批評,中紀委刊物引述《成報》報導,仍是「敲打」的階段,這只是動搖派系權勢的開始。

是故,坊間根據嚴重貪腐落馬的官員為例,認為張德江必須在六中全會的幾星期之內「落馬」,才算得上見證《成報》有中央勢力支持,這套標準完全是錯配。政治路線問題,尤其未有確切指向「個人嚴重貪腐」之前,張德江作為中央政治局常委,又年屆69歲高齡,他犯政治路線錯誤遭清算,在十九大前落馬,或十九大後被迫退盡失權勢,這才是合符真實情況的判準。

六中全會閉幕已近一星期,昨日《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一篇重要文章〈面臨中長期風險,「習核心」也很焦慮〉,極有助釐清局面,當中解讀了中央「習核心」的意義,也回應筆者10月中提及「地方坐大,中央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問題。文章指出,習近平憂患意識比前屆強烈,「習核心」集中權力的背後,更多是憂慮經濟和「黨」的生存問題。經濟主要在於中國面對嚴重的債務問題,以及大量不必要的生產造成扭曲;黨的生存問題出於貪腐和「官僚墮性」,令中央落實政策時受挫——「權力似乎既強大又脆弱」,作者引述鄧茂生的說法:

「『黨的很多政策貫徹不下去,』鄧茂生週一在北京對記者表示。他曾幫助起草提升習的地位的決定。他說,有些省市搞『獨立王國』,藐視中央政策。」

是故,所謂習近平崇拜毛澤東,是不希望失去共產黨的領導地位,他視高度集權、控制是解決實際問題極重要的一步,「習核心」被視為針對當前四大考驗:執政考驗、改革開放考驗、市場經濟考驗和外部環境考驗。

承接上述脈絡,我們留意習近平在六中全會的說法,以及他對北京、天津、上海等城市的最近布局,便不難理解習近平面對派系鬥爭、地方勢力之下,對香港一國兩制有何影響。《新華網》在六中全會後引述習近平在中央政治局的重要講話:

「要以上率下,從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中央政治局、中央委員會做起,從各地區各部門黨委(黨組)做起,從高級幹部做起,對黨絕對忠誠,模範遵守黨章,嚴格按黨的制度和規矩辦事,夙興夜寐為黨和人民工作,任何時候都不搞特權,都不破壞黨的制度和規矩。」

具體的操作上,習近平在六中全會後對重要城市作三大布置,全數「安插」忠於習核心的人物:

  • 蔡奇10月31日出任北京市代市長(不排除稍後升任市委書記、進入政治局)
  • 上海市委副書記應勇出任副市長,準備接任市長。
  • 湖北省委書記李鴻忠調任天津市委書記

這做法猶如1996年江澤民、2007年胡錦濤,在穩固權力後大舉安插自家派系在北京等重要城市,使之擔任市長或市委書記。

張德江、張曉明無法借「港獨、支那」事件反撲,只能挾中央「緩和」派系之爭

而在六中全會一系列整頓、權力分配之後,習派、江派角力在數個月來也牽連香港,目前很可能循以下方向進展。

張德江、中聯辦雖然被《成報》作出一輪「敲打」,指他們藉梁振英強硬干預香港事務,但是,他們近日終於抓住青年新政宣誓一事,在備受一輪批評的重壓之下,得以宣示自己正在「用心用力」打擊港獨,甚至不惜釋法杜絕議會「支那」口音事件,由中聯辦高調批評「支那」一詞,乃至梁振英急急提呈司法覆核,印證了他們如何強硬及同氣連枝,藉此顯露激動的愛國情緒和誠意。這些符合中央多年強調愛國忠誠的舉動,恰如挾持中央放下派系之爭,「一致」對外(對付辱華事件)。

正是如此的「一件事」,張德江、張曉明聯合梁營、香港團體和輿論,嘗試扭轉他們為求私利坐大權勢的指控,之前已受了「敲打」的壓力,在特首選舉默默妥協,口頭上支持中央7月初以來「放風」選舉要公平競爭的安排,不再強調梁振英連任與否的問題,另一方面挾中央要承認「二張一梁」在批評聲音之下,在「打擊港獨和辱華」問題依然「有功」,至少應視他們正在「將功補過」。

梁振英不情不願留港,中央極可能「擱置」不談他連任問題

這樣,梁振英留港完全不難理解,他不按原初行程上京,較可能的情況,並不是已經收到消息習近平會明確勸退他,所以梁獨自決定不上京,因為怕聽壞消息。反而,最大可能是中央透露訊息,表示「現階段」他連任的問題大可「擱置」不談,並「指令」他必須想辦法且「立即」處理好香港從未止息、反而愈演愈烈的「港獨蘇州屎」(在他治下的「港獨」問題)。

在這背景之下,無論我們是否相信《星島日報》引述北京的消息,我們大可假設消息為真,所謂對曾俊華說「不鼓勵」並非負面意義,是即使習近平有意開綠燈讓曾俊華參選,「現階段」香港在港獨和釋法風波之中,重要人物提早宣布參選令特首選舉「白熱化」,都會影響建制派陣營處理這些風波(梁振英不能連任,也不應有唐營羞辱梁的味道)。

此外,中央越遲放任特首選舉戰,也有助貫徹「所謂」公平競爭之說,讓特首選委布局逐漸明朗,甚至在12月有結果,那麼,也有助歸於爭取選委支持、爭取社會大眾支持的風氣,避免重演上一屆因為特首選舉競爭那種「大爆黑材料」,以殘害對家的方式進行特首選舉。

此刻,法院宣布押後裁決議會宣誓事件,早前傳媒透露很可能下星期一,北京就「釋法」問題會對外宣布結果,河水要犯井水的時候到了。無論如何,香港人盡感悲涼,置身這個一國兩制崩壞的時代,在法院程序未完成、未有裁決之前,由強權單方面進行釋法。就一件議會內便能處理的宣誓事件,香港回歸後第五次釋法,比之前任何一次釋法更破壞一個兩制,面對強權說了算的政治現實,如何解決「香港前途問題」,眼光放遠放大,看來才是香港人真正的出路。

延伸閱讀:

  1. 〈地方坐大與中央抗衡多年 習近平整中聯辦不止權鬥,經濟、政權共存亡〉
  2. 〈梁振英、張德江手段屬「江派遺風」 中聯辦或妥協求情,棄梁機會增〉
  3. 〈習近平借香港打江派,「棄梁營、保一國兩制」實屬巧合 曾俊華笑了?〉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