啤酒從我頭上流下的這瞬間,也許是我人生中最接近世界盃的時刻

啤酒從我頭上流下的這瞬間,也許是我人生中最接近世界盃的時刻
Photo Credit: Nicholas Babaian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看著全體橘通通的荷蘭球迷,想著超市裡的各式橘色商品,深刻理解到,世界盃足球賽果真為經濟盛事,而非運動盛事。

不論是超市、書店或是一般生活用品店,皆可看到世界盃足球賽的相關商品

不論是超市、書店或是一般生活用品店,皆可看到世界盃足球賽的相關商品

我不是足球迷,即便是四年一度、全球觀注的世界盃,我都不是太感興趣。而今,卻因旅居在足球興盛的歐洲,隨著賽事如火如荼的進行,每天看到的、聽到的,都是跟世界盃有關的討論和新聞。以荷蘭為例,在這段期間內,除非雙眼暫時失明,否則不可能不注意到整個國家逐漸橘化──荷蘭人稱之「橘色狂熱(Orange Madness)」的現象。

「橘色狂熱」顧名思義,就是整個國家切換到瘋狂熱愛「橘色」這個代表荷蘭的顏色的模式。就連上超市都要受到橘色及世界盃商品的猛烈連環轟炸!在超市裡,橘色或是世界盃的週邊商品是應有盡有:舉凡看球賽時的零食飲料、眾人觀賽時可穿的加油服,或是牆上為國家球隊加油的海報,無一不橘,什麼都有。甚至在較大的超市內,還可看到特別做成球門之樣,以應景的世界盃商品特區。

超市裡應景的世界盃商品和海報:換上橘色瓶身的飲料和作成足球狀的麵包

超市裡應景的世界盃商品和海報:換上橘色瓶身的飲料和作成足球狀的麵包

各式以世界盃足球賽為主題的櫥窗佈置

各式以世界盃足球賽為主題的櫥窗佈置

除了超市外,一般的商家也無一不卯起勁來,以橘色或世界盃做主題來設計櫥窗擺飾;從家電用品到糕餅店,無一例外!走在一般住宅區裡,也可看到國旗與國家隊旗在大街小巷裡橘海飄揚,公開而有力的為自己的國家隊加油!而在每天在地發行的兩份免費報紙METRO和SPITS,也是自開賽以來,每天大篇幅專題的報導賽事。這段期間是我唯一慶幸自己荷文仍不夠好的時刻,否則依照這樣洗腦下去,等賽事結束,我可能連「越位」這樣困難的規則都可以倒背如流了!

荷德邊境上的小鎮裡,兩國球迷相互較勁的情景:各式車輛掛上自家國旗;鎮裡的主要街道則掛起了兩不得罪的萬國旗

荷德邊境上的小鎮裡,兩國球迷相互較勁的情景:各式車輛掛上自家國旗;鎮裡的主要街道則掛起了兩不得罪的萬國旗

以國家為參賽單位的世界盃,各國人民為自己的國家加油,是再正常不過了!但若身處於兩參賽國邊界的小鎮裡,那麼賽事期間,鎮上的氣氛與光景就十分的令人玩味了!以 Kranenburg這樣的一個荷德邊界小鎮為例,鎮上居民荷德人混居,雖是德國小鎮,但餐廳裡的服務生除了德語外,罕見的能說荷、英語。餐廳菜單是德文,菜色也是著名的各式德式炸豬排,但點菜與對話卻以荷文居多;用餐時,只見路上德國公車插著國旗呼嘯而過,自用車裡荷蘭車牌卻佔了多數!

那麼對世界盃同樣狂熱的德國人和荷蘭人,要如何在這裡邊界小鎮裡和平共處呢,共同欣賞賽事呢?聰明的鎮民決定在公共空間的市中心裡掛起萬國旗,但在私人領域裡,如自家的商店、家門口或車子上,則毫不保留的掛上自己國家的國旗以示支持!兩個國家,各自表述,相互尊重!

熱情打扮參與賽事的荷蘭球迷

熱情打扮參與賽事的荷蘭球迷

雖然我對足球了解不多,但因身處於足球是主流話題的歐洲,且周遭朋友對於世界盃這個主題有著百家爭鳴,不間斷的論述,讓從不關心此一國際盛事的我,得以在這段期間對於世界盃足球賽有了進一步了解的機會。本屆世界盃的主辦國巴西,不論開賽前後,因其國內的經濟及原住民等等相關問題,一直備受國際輿論抨擊;加再上世界盃的主辦單位FIFA,歷年來也一直爭議不斷,讓許多熱愛足球的球迷也忍不住嚴正的批評世界盃。

而我身邊的歐洲友人,也有不少人是對這樣一個資本主義掛帥、以男性以主的球類運動,持反對的意見。在閱讀多篇批判巴西政府辦理此屆世界盃的粗糙手法和態度的文章後,和巴西的友人聊起此事,巴西友人卻意外的傳達了不同的聲音給我。他認為目前國際上批評巴西聯邦政府的報導,是被巴西國內強力媒體操作的結果。他並表示,巴西聯邦政府並非無可讓人置喙之處,其許多政策與做法確實有檢討的空間,但巴西的地方政府也該付起責任來!而目前一面倒的國際輿論,應是受了有強勢金援與權力的巴西媒體所操弄。

長久以來,巴西的媒體一直為財團所把持,試圖做政治上的介入與操作;而目前的聯邦政府因致力於縮小巴西國內的貧富差距,而非支持有利於財團的放任自由經濟,故巴西媒體便藉機以國際輿論來撻伐聯邦政府。在聽完朋友的想法後,原本自以對世界盃或巴西這個國家已稍做了解的我,卻發現原來自己還是,什・麼・都・不・懂。

觀賽實況:超大的銀幕、在入口防球迷鬧事的安全人員及裝在塑膠杯內的啤酒

觀賽實況:超大的銀幕、在入口防球迷鬧事的安全人員及裝在塑膠杯內的啤酒

雖然不是球迷,雖然仍無法對世界盃足球賽做定義,但基於「對於不了解的事物沒有批判的權力」,躋身於瘋狂球迷間的觀賽經驗,仍是不可或缺的。於是我和友人決定前往所在荷蘭城市的市中心,對著市政府所架起的超大螢幕,和身邊眾多橘到不能再橘的荷蘭球迷,一起為荷蘭隊加油。然而,此次的觀賽經驗,並沒有讓我就此成為球迷,同樣也沒有讓我對世界盃從此看得透徹,有的只是一些原來如此的體會。像是看著全體橘通通的荷蘭球迷,想著超市裡的各式橘色商品,深刻理解到,世界盃足球賽果真為經濟盛事,而非運動盛事。

再者,為什麼在這樣聚眾觀賽的場合裡,會有保全檢查包包,以及為什麼場內所賣的飲料,一律只能用塑膠杯裝,玻璃瓶一律禁用。其道理在荷蘭隊得分後,啤酒突然緩緩的從我的頭頂上流了下來後而自明。我翻著白眼,看著剛才在球迷手中、得分後在空中,而現在在我腳下的塑膠杯。

「我聽說啤酒對頭皮很好」朋友笑著對我說。
「哦!那你戴著帽子幹嘛?」我把髮稍上的啤酒甩到他幸災樂禍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