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那句「他自殺不成反而拉低升學率」,我不知如何與年輕的生命說安息

老師那句「他自殺不成反而拉低升學率」,我不知如何與年輕的生命說安息
Photo Credit: MIKI Yoshihito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希望社會的教育理念和文化價值能更深入人性,更細膩和溫暖,不要再讓相似的悲劇發生。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這幾天看到一個年輕生命一躍而下的新聞,我花了一些時間處理了一下自己的回憶與情緒...

國中的時候,讀了一個數理資優班。那不是我的地方,但是命運把我分到那裡去了。因為數學理化成績非常不好,儘管校外作文比賽常常得獎,但是在那一個班,我就是一個垃圾。

每一個星期,導師都會把我叫過去,把這一個星期我考爛的數學理化數落一遍,順便捏個耳朵。有一天他跟我說:「我覺得你可能考不上台中女中。這一種數學成績,聯考可能會有問題。」

我很沈默。他又說:「你知道嗎?你前幾屆有一個學長,他跳樓了。」我抬起頭有點訝異地看著老師。我不知道他究竟想說什麼?難道他突然改變想法,不再給我壓力了嗎?

「但是他跳樓沒死。在醫院躺了幾個月,當然沒讀到甚麼書,養傷啊。結果那一年考聯考,就沒考上第一志願!」

我驚訝地看著那一張冷漠理性的臉,他繼續很嚴肅地跟我說:「要跳也不跳死。養傷沒時間讀書,從醫院回來才考試,當然考不上第一志願,結果就是拉低全班升學率。」

我低下了頭。

「我希望你有所自知之明。要嘛自行轉班,要嘛好好讀書。不然我覺得你可能會拉低我們班的升學率。」

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感受到這麼直接的刺心。那是一個溫和嚴謹的老師,有良好升學紀錄的學校,同學都如此聰明。所有的話語都經過美好的包裝,但是我感覺我受傷了。

我不知道怎麼跟年輕的生命說安息。很多傷害,似乎還沒有消失。

【補記】

我後來常常想起那一個老師。他在社會上是大家會尊敬的人,他說的語氣是很平和的,我那時都在想,是不是我太敏感了。因為從小,幾乎所有人都覺得是我想太多,過分多愁善感。所以我陷入很長一段時間的自責,覺得自己應該要好好努力,不要讓師長不開心。

我寫這一篇文章的目的,不是要聲討他。我的傷其實並不要他這個人來還。我只是在想,要怎麼讓一個社會的教育理念與文化價值更深入人性,更細膩溫暖,不要再讓悲劇發生。

因為我們活下來了,是為了要更好好去愛。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黃世宜』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