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待在永不進步的體制!」26歲台灣排球國手忍痛退出國家隊

「不想待在永不進步的體制!」26歲台灣排球國手忍痛退出國家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渴望贏球,但是,體制在乎嗎?」黃培閎認為無數的事件一再重演,「掌握權力的人們,根本沒有人在意選手、在意比賽的結果。」

台灣男排國手「光頭神舉」黃培閎今天透過臉書寫下千言書《我們渴望贏球,但是,體制在乎嗎?》表示對台灣排球環境的失望,尤其國家隊各項資源與其他國家比較相形見絀,由於不想待在永不進步的環境裡,決定退出國家隊。

中央社報導,黃培閎2015年帶領中華隊拿下隊史上首座亞洲俱樂部男排賽冠軍,除讓中華隊獲得今年世界俱樂部男排賽的門票,他個人也在當時拿下「最佳舉球員」獎項,並十分罕見的以舉球員身分抱走「最有價值球員」(MVP)大獎。

在2015的亞俱男排賽後,黃培閎獲邀參加西班牙排球超級聯賽,他也毅然決然遠走西班牙,成為台灣排球選手旅歐的第1人。

自由報導,黃培閎17歲進入國家隊,展開長年的培訓與奮戰,耗費青春在排球上,他未曾感到後悔,只是當自己想要變得更好並為台灣排球拚出更多佳績的時候,結果整個環境甚至是排協都無法提供支援,讓他看不見未來。

黃培閎在聲明稿中指出:「今年從西班牙旅外打球回國後,到國訓中心之外的民間專業體能訓練單位檢測,發現許多以前自己根本不曉得的身體狀況,原來我的肩胛骨長期在一個不健康的位置下,限制了我背後舉球的身體延展範圍,而我的膝蓋雖然沒有受傷開刀,但髕骨下明顯突出,是因為大腿肌力訓練不足,無法支撐我長期大量的跳躍,

這些在我身體上外顯的種種狀況,其他隊友也是如此。因為資源及人力有限,我們身上的這些問題從來沒有被善待、被好好解決過。也因此,即使我已經用盡全力努力,有關我自己身體強度、爆發力和運動能力的各項數據,三年來完全沒有進步…。」

從巴西返抵台灣後,黃培閎開始著手收拾在國訓中心的物品,他說:「環顧這個從高三開始就鎖住我的小小世界,心情百感交集。揮揮手轉身離開,關上門,再見了,我無悔的青春!」他做這決定有多麼沈重。

黃培閎提到,今年七月世界聯賽打進分組四強決賽,大家都為他們鼓掌。但是回到台灣後卻立刻失去兩個好夥伴。

26歲跟我同年、很棒的自由球員雍順,還有才23歲非常有潛力的學弟、攻擊手鈞璟。他們都有自己不同的生涯考慮,順仔為了爭取約聘專任教練的工作,鈞璟則是直接去當兵,但是,我知道他們對排球還有熱情,對離開這個充滿革命情感的團隊是多麼不捨的心情。

他們的離開讓我傷心、更讓球迷惋惜,但是,有能力挽留他們的人,卻對他們的離隊漠然以待。

至於黃培閎,他為了看看外面的世界,提升自己的視野,和隊友歐告、陳建禎在沒有前人經驗可以追尋的情況下,願意放棄當時一位國內企業老闆非常善意大方的高薪合約,還是決定出去闖闖。

我們旅外打球,完全是靠自己和熱心球迷幫忙聯繫接洽,就像無頭蒼蠅一樣,心情一片茫然。到現在,排協某些長輩還會奚落我們,「旅外有比較好嗎?」

談到睽違世界排球戰場30年,首度獲邀參加世界聯賽就打進四強決賽,但是黃培閎卻指出,大家一定不知道一件事:

在世界聯賽時,我們因為球衣過短,好多次在攔網時因為球衣觸網,白白送對方分數。總教練舟哥回國後跟協會反映,希望幫選手重新設計球衣版型、換新球衣。

結果,九月份、十月份,我們繼續穿著同一套球衣征戰泰國亞洲杯和巴西的世俱錦標賽。當球衣太短導致失分這種很容易立即解決的問題,都不被積極處理時,除了不在乎選手、不在乎比賽勝負之外,我不理解這是什麼心態?

黃培閎認為無數的事件一再重演,總結了他對這個體制最大的失望和無奈,「是掌握權力的人們,根本沒有人在意選手、在意比賽的結果。」

相關報導: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