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這堂課(七):暗黑瑜伽界

瑜伽這堂課(七):暗黑瑜伽界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奧姆真理教的發跡過程,並非單一事件,實際上,像這樣從心靈導師成為真神而墮落成罪犯的瑜珈老師,不勝枚舉。

上述兩個例子,不難發現,瑜珈離開了印度,除了受到東方主義扭曲變形,走向異端者也不乏見。奧姆真理教事件四年後,日本漫畫家浦澤直樹以此為靈感,創作出漫畫作品《20世紀少年》,漫畫中,影射麻原彰晃的邪教教主,自稱自己為「朋友」(Friend),無巧不巧正是佛藍德的英文姓氏。或許浦澤直樹沒有預料到,「朋友」影射了一位邪教教主,同時也影射了另一位差點成為邪教的教主。

這樣的現象並非只發生在印度之外的地方,印度人在這些事件上也不曾缺席過。

印度比哈瑜伽學校(The Bihar School of Yoga),由尊者薩特南達・薩拉斯瓦提(Swami Satyananda Saraswati)所創建,又稱薩特南達瑜珈(Satyananda Yoga),此派系1960年創立於印度比哈邦,蒙格埃爾鎮。薩特南達對於現代瑜珈最大的影響是他發明了「瑜珈睡眠」(Yoga Nidra)課程,這課程在台灣部分瑜珈會館課表上偶爾能夠看見,是一種讓練習者可以分階段進入似夢似醒的技巧。其著作《印度比哈瑜伽學校功法大全:體位法、養氣法、 身印、鎖印》有多種語言的翻譯本,繁體中文版本也在日前於台灣正式上市。

2016年9月初,一份接近兩百頁的調查報告正式出爐,這份報告控告比哈瑜珈學校在澳洲新南威爾斯所開設的靜修所(ashram)在1970年代至1980年代之間,其精神領袖阿肯達南達(Akhandananda)對其未成年學生性侵與施暴的報告,受害者至少11位,有男有女,最年輕的僅有7歲。

阿肯達南達是薩特南達的首席弟子,在22歲的時候受封「尊者」(Swami)稱號,在1970年初期,一對來自澳洲的夫妻於印度比哈學校受到啟發之後,回到澳洲在新南威爾斯的Mangrove山區,買了一塊地,開設了靜修所。1974年,薩特南達指派阿肯達南達前往該靜修所帶領學員,阿肯達南達宣稱自己是薩特南達的代表人,對其奉獻也就是對薩特南達奉獻;對薩特南達奉獻,也就是對神奉獻,他在1988年被警察逮捕之前,以其完美聖人的形象,統治著這間靜修所長達14年。

其中一位受害最久(後來也成為加害人)的女信徒指稱,除了阿肯達南達的染指以外,薩特南達本人也在某次造訪澳洲的時候對其性侵,然而,蒙懂無知的她,將阿肯達南達以及薩特南達視作「完美的存在」、「純淨無潔」,與這些聖人性交是「無上的光榮」、「為了更高遠的目標」。然而,阿肯達南達對她的性侵卻日益劇烈,最後演變成為性暴力,她在報告中指出,阿肯達南達會拿指槍指著他的陰道,甚至以指甲剪直接傷害她的陰道。

這些進入靜修所的少男少女,全部都是和他們追尋瑜珈解脫之道的家長一起進去,在這樣離世修行的環境之下,比哈瑜珈學校要求修行者必須要捨棄世俗的一切關係,強制將小孩與其父母分離居住並且統一教養,小孩會被賦予一個聖名並且剃度、出家。阿肯達南達甚至要求這些父母申請棄養、放棄親子關係,交由靜修所收養以便領取補助。

1987年,靜修所中遭受性侵的幾名小孩透過父母的協助報警,整起事件才曝光,阿肯達南達遭警方逮捕。1989年5月,阿肯達南達遭判刑2年4個月,其他孩童的指控因已經判刑而不再追訴,出獄之後阿肯達南達便在昆士蘭度過餘生,事情看起來也就這麼結束。2013年,當年被性侵的孩子們長大後,紛紛出聲,靜修所才在其Facebook專頁上正式對當年的事件發佈道歉啟事,這次的發聲,也引起了澳洲政府的注意,正式舉辦公聽會開啟調查,這才發現當年並非只有少數孩童受害。

比哈瑜珈學校得知澳洲政府重起調查時,發函給這所澳洲長年代表比哈瑜珈學校的靜修所,在信中表示若澳洲分校無法好好處理這20年前的性醜聞,就要切斷一切與澳洲分校的關係,澳洲分校將再也無法使用「比哈瑜珈學校」為招牌。在報告的最後,調查委員會提及比哈瑜珈學校在整件事情上只想要盡快的切割,來減少其名譽上的損失,一點也不在乎這些受害者的感受以外,甚至揚言提告這些受害者毀謗名譽。

性侵醜聞並未消失,前陣子,印度麥索爾的著名瑜珈學校Mystic School,也有女性學生指控其主持人意圖性侵【1】。Mystic School是一間專門進行瑜珈教師訓練的學校,每個月都能夠開設一班以上的教師訓練課程,每年發出的瑜珈聯盟證書超過千張,主持人以其身份地位為優勢,要脅利誘參與教師訓練的女學生與其進行雙修瑜珈,或為女性學生提供「陰道按摩」服務,協助這些學生抒壓或是進行更高層次的靈性訓練。無獨有偶的,同樣位於麥索爾的另一間學校Indea Yoga,也在2015年爆發主持人要脅參與教師訓練的學生,必須要在網路上留下正面的評價,否則不發出瑜珈聯盟證書的消息

RTR1R35P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隨著瑜伽的全球化,全世界各個國家瑜伽教室此起彼落地開張,瑜伽與宗教哲學的密切關係,使得偶爾傳出各種醜聞。

曾經有一位女性朋友跟我說:「印度人信仰虔誠,不可能會作惡」。當然,這是非常天真的說法,無論是出家人還是一般人,印度人在性別歧視上並非一塵不染。

上述這些事件只是冰山一角,瑜珈界的黑暗,不分東西、也不分古今,無論是這陣子南韓總統朴槿惠親信涉政事件所牽扯出來的永生教派,或是前X Japan成員Toshi被宗教洗腦長達12年出書爆料,這些事件一再地警告著我們,在面對「心靈導師」、「靈性使者」、「完人」、「聖人」、「尊者」等等稱號時,我們是否能夠看清這些「大師」,也只是個「人」的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