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突尼西亞(八):過去的輝煌現在也與原野的羊群共存,歷史輪轉不過如此

一個人的突尼西亞(八):過去的輝煌現在也與原野的羊群共存,歷史輪轉不過如此
Photo Credit:Book Huan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追尋著大西庇阿的腳步,探訪了兩個可能是「札馬會戰」發生地的城鎮。透過憑弔古戰場,感受到大西庇阿與漢尼拔英雄席英雄的情懷。而在這途中又誤打誤撞的,展開了一場東西橫貫突尼西亞的瘋狂旅程。

文:Book Huang

邁克撒爾 Makthar

這裡也是一個小鎮,會來的原因第一是這裡有個圖拉真凱旋門,圖拉真是羅馬帝國的五賢帝之一,在他治下羅馬領土達到最大,橫跨歐亞非,圖拉真和《羅馬浴場》登場的哈德良皇帝,都是出身於大西庇阿在西班牙建立的殖民地-義大利卡(總之我就是腦波很弱有相關的都去一下)。

14884552_10206892706469116_4484523416520
Photo Credit:Book Huang
現已成為社區老人遊憩處的圖拉真凱旋門

第二是這裡靠近西庇阿與漢尼拔最終決戰-扎馬會戰的其中一個可能地點。

當時在義大利橫掃的漢尼拔對羅馬人來說就是飛天小強一樣可怖的存在,只要打會戰己方就成千成萬的死。羅馬最後決定不正面迎擊,除了用焦土戰略外,還編一堆軍團(那時是徵兵制)保持距離把漢尼拔堵起來,定時騷擾一下,只要小強不要到處亂飛,今天就可以安心睡個覺。

大西庇阿是個傾向主動解決問題的人,覺得消極躲避不是好辦法,跟元老院說要把漢尼拔給引回迦太基,但是西庇阿太年輕(剛征服西班牙回來約29-30歲),又是會挑戰傳統權威的人。原本羅馬規定要四十歲才能參選執政官(才有軍權),但他硬是拿到選舉資格越齡參選。然後人民也毫不在意年齡問題瘋狂投票給他,好像把明天的希望灌注在他身上一樣(羅馬那時也有一點點老屁股無法解決問題的氛圍就是了)。

14853153_10206892636387364_4794483223751
Photo Credit:Book Huang

階級森嚴與保守的元老院對他有點感冒,只勉強同意給他治軍權,其他徵兵問題要他自己想辦法。簡而言之要打小強可以,我給你買拖鞋的權力,錢跟怎麼買就自己處理喔,揪咪。

西庇阿跟日本漫畫的主角很像,用了相信我之術還真的募到一堆物資,加上元老院的做法反而讓輿論倒向他,光在路邊就撿來幾千志願軍。並到西西里島把羅馬丟在那邊的殘兵敗將收集起來重新訓練,登陸北非後不但結交努米底亞國王拿到最強騎兵,對迦太基戰戰大獲全勝,甚至兵臨迦太基城下迫使對方求和。

迦太基原本打算直接和西庇阿簽訂和約結束戰爭,但主戰派連忙叫了漢尼拔回來。漢尼拔一回迦太基本土,主戰派覺得勝利在握,相信正面對決一定贏,就片面毀棄正在洽談的和約。西庇阿很不高興,知道只能用戰爭解決問題,也回頭整頓兵力,準備面對羅馬人的惡夢-漢尼拔。

關於扎馬會戰發生在何處有很多爭議,古戰場考古是非常困難的事,基本上光是一個點,然後方圓百里的平原都是可能性很大的地方。更何況扎馬的位置很模糊,非常有可能扎馬會戰沒發生在扎馬(一個太陽餅沒太陽的概念)。

14859668_10206892682868526_1743127064361
Photo Credit:Book Huang
札馬會戰可能的地點之一,就位於照片中遠方的曠野

由於邁克撒爾地勢較高,可能比較好望見四周的狀況,所以抱持著有可能的地方就去踩踩的概念前往邁克撒爾了。

但搭乘Louage的路上,才發現這個小城真的位於叢山峻嶺中。一路上彎彎繞繞,但司機依然飆的非常快,整個就是一個越野車的體感遊戲。而且這城市海拔略高,車子一邊向上爬的過程中都可以感受到耳朵裡氣壓的變化。

14876408_10206892668308162_4772722455358
Photo Credit:Book Huang
在競技場中吃草的羊

這個城市最讓我開心的是終於沒被丟在路邊,遺跡就在車站附近走一下就到好愜意。不過這裡一樣觀光客稀少,當我踏進遺跡入口,兩個坐在門邊聊天的工作人員打完招呼後呆看我兩秒,臉上驚嚇的表情就寫著「WTF!這裡怎麼會有人來?!」

14918976_10206892730389714_7570370281763
Photo Credit:Book Huang
浴場留下的馬賽克裝飾

羅馬城市除了龐貝城,少有保存完好的遺跡。我基本上是靠學過的知識,加上不斷看各個遺跡留下的碎塊,來拼湊出當時城市的大概情況。邁克撒爾的遺跡應該沒挖完,出土的殘跡就是散佈各區域,要不斷跨越都是羊隻的原野才能參觀。但浴場跟廣場都保存的還有點樣子,而且還有學校遺跡跟建來巴結皇帝的凱旋門,算是其他地方比較少見的。至於扎馬會戰的方向都是小山丘,看來要見到平原真有點困難。

14753303_10206892722189509_8914958267667
Photo Credit:Book Huang
看起來像神廟,但其實是學校,古羅馬的孩子也是很討厭上學的

不過當我逛第一區塊的時候,發現有人一直跟著我!整個背脊發涼,有了杜加被騷擾的經驗,除非是女性或Louage司機大叔,不然我不願意被搭訕,一直對他保持很遠的距離。

一陣子後發現他似乎是工作人員,不知是怕我走丟或是拿走東西(但除了石頭可以幹走什麼?),因為他遠遠的跟著也不來搭話,發現我在躲他之後,每到一個區域他就消失在某處,等我離開又跑出來。當我發現這個規律後覺得超好笑,我在遺跡作了超多原地自拍跟折返跑之類的蠢事他應該都看在眼裡了。

邁克撒爾應該是我少數很喜歡的羅馬遺跡。除了沒有其他觀光客外,主要是古道留下來的算很長一段,不像其他遺跡有一截沒一截的走起來不痛快。

14883567_10206892622667021_2266145897444
Photo Credit:Book Huang
很好走的羅馬古道

除了拱狀建築,我最喜歡的就是羅馬古道。絕對不是因為以前某西班牙博物館的帥哥熱情的介紹羅馬古道引起興趣的,我覺得道路是讓人真正感受到文明與荒野的差異。走在道路上不用擔心太多的泥土毀了鞋子,不用擔心那些帶刺的植物扎到手腳,最重要的是,道路終將會通往某地,不至於在荒野中迷途。如今突尼西亞的許多主要幹道,都是以前羅馬人規劃的道路,今人只是原地改成柏油路而已。

14853252_10206892705789099_8241179731947
Photo Credit:Book Huang
昔日的馬車古道

邁克撒爾的遺跡遺世而獨立,遠遠望向可能的扎馬戰場方向,意識到過去的輝煌,現在也與原野的羊群共存,歷史輪轉不過如此。

回程回到原地時,並沒有回去的Louage。所以我又用老方法,去跟周圍閒坐的司機和居民說我的目的地引起他們注意,然後就跑去買飲料喝跟發呆。反正現在AT力場夠強,不介意別人一直看著我。

14883700_10206892666268111_6468620821238
Photo Credit:Book Huang

果然不久之後有台巴士過來,這群人就叫我趕快上車這也可以到蘇斯 ,然後就莫名其妙體驗到巴士之旅(對,我在這之前沒坐過巴士)。不過巴士真的有夠慢,大概比Louage時間慢了快一小時,坐到天荒地老才回到蘇斯。巴士在這個國家除了位置寬一點,票便宜一點點(便宜40-60吧,但人都來了誰在意這小錢),開到比較晚外,其他除非沒車坐,不然對我來說真沒有選擇優勢。

撒克西迪優素福 Sakiet Sidi Youssef

雖然漢尼拔不開心的回來,但還是籌集了一支大軍準備迎擊西庇阿。根據部分史料,西庇阿在一個現今叫撒克特西迪優素福(Sakiet Sidi Youssef)的地方駐軍,這個地方過去是努米底亞的一部分(或是邊界),他必須等國王馬西尼沙帶著精銳騎兵過來會合,才能集齊對抗漢尼拔戰術的所有王牌。而這裡出去都是平原,所以我自己是比較傾向扎馬會戰可能在這附近的論點。

西迪優素福靠近阿爾及利亞邊境,由於是臨時起意,我做了這旅程中最蠢最瘋狂的事(因為我半途有點後悔),從突尼西亞東邊橫跨一整個國家來到突阿交界的西迪優素福,但這過程應該是我遇過最悲的搭車行。早上雖然很早出門,但遇到一個女生一出蘇斯就開始暈車,車子必須為她停下來讓她透透氣,我就開始覺得不妙。更慘的是車上好幾個大媽不斷的叨唸,我們在休息站時還有大媽跑去買水果不見人影,整個大拖時間。

14889810_10206899669203180_8648278770938
Photo Credit:Book Huang
小鎮周遭都是曠野

再往前一段路是彎彎曲曲的山路,果不其然,一上山女生又開始狂吐,吐到車子都是,司機只好停車清理車子。最後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司機半途要我們換車,換車也就算了,大媽們很不爽一直跟司機抱怨,然後又等他們吵完才發車,當下無言到了極點。等我費盡千辛萬苦到達中繼站,已經延遲一小時多,然後趕快換車去西迪優素福。

由於靠近鄰國,我有預感會被查驗,但沒想到搭Louage的半途經過軍哨就要被查,不過是全車的人都要。這才知道原來突尼西亞人都有一個類似身分證的東西,白色的卡印著名字和照片。而軍官們是有點好奇我的護照,但沒多問,反而是查問另一位乘客,就放行了。

14939349_10206899652722768_4360485499718
Photo Credit:Book Huang
小鎮的地標

西迪優素福是個地處邊界的迷你小鎮,羅馬軍團紮營有嚴格的SOP,通常會把軍營蓋的很像小城市。有時戰爭結束後老兵原地駐留,或有新居民搬來,軍營就成為一個城市的基礎(歐洲很多城市的原型都是如此),西迪優素福說不定是這樣建起來的。奇特的是沿著鎮上最大的那條路走,十分鐘後就可以到達阿爾及利亞,這對四周圍海的台灣人來說,過個馬路就到其他國家是個蠻神奇的事。

14889799_10206899655242831_1765425978590
Photo Credit:Book Huang
往前走10分鐘的路程就是阿爾及利亞

扎馬決戰前,羅馬軍營裡抓到兩個漢尼拔的密探,西庇阿不但沒有處理掉他們,還大方的帶他們逛軍營,甚至展示剛來會合的騎兵,好吃好喝招待一頓就把他們放回去。漢尼拔知道後,對這個年僅33歲的年輕將軍感到好奇,提出想要見個面的想法,西庇阿也很乾脆的答應了。

孫老師說過,敵人是不一定喜歡你,但可能是最了解你的人。

西庇阿在當小兵時,就體會過漢尼拔戰術的恐怖,他的父親、叔叔和岳父都戰死在和漢尼拔直接或間接的戰役,自己也踩著同袍的鮮血才逃出屠殺網。但是西庇阿是個展望未來的人,願意用另一種寬和的態度面對理論上不共戴天的仇人,也不趕盡殺絕。並在運籌沙場這個領域,將他視為尊敬的對手。所以我覺得電影王之劍Nyx個性有一點像西庇阿,認為與其糾結過去,不如創造那些已逝的人們希望的未來。

漢尼拔對這個一路學習自己戰術並加以改良的年輕人也頗為欣賞,兩個名將在世紀之戰前會談相當少見。與現代互相傾慕的網友見面的概念類似,兩人相見時不知如何是好,有半晌都說不出話來。

後來漢尼拔試圖勸說對方接受協議,但西庇阿都走到這裡了,怎麼可能放棄,命運女神已將棋子擺上,除了一戰沒有別的辦法。

14882206_10206899688003650_6480175543671
Photo Credit:Book Huang
另一處札馬會戰可能的地點

兩個當代天才級的將軍在附近的平原佈陣,西庇阿將側翼騎兵交給兩位好友,親自指揮對他絕對忠誠的步兵,漢尼拔也帶著他征戰四方的子弟兵,側翼安排迦太基騎兵,還有他一直很愛最後成為標記的大象團。雖然在西庇阿的計畫下,漢尼拔的大象並沒有發揮原本的用處。

古代沒有通訊器,指揮幾萬人完成複雜的戰術是一個將軍的最高成就。兩名將軍都想利用騎兵的機動性重現包圍戰術,戰鬥勢均力敵,糾纏許久,有些比較戲劇化的史料甚至描述兩人還相互戰到負傷。最後千均一髮之際,西庇阿的騎兵及時打敗對方的騎兵團繞到後方完成包圍網。這是羅馬人的重大勝利,漢尼拔的軍隊兩萬人被殺,兩萬人被俘虜,羅馬只戰死2,500人,漢尼拔面臨人生第一次慘敗,在護衛保護下逃走保住一命。

14883555_10206899675403335_4710814131782
Photo Credit:Book Huang
可能是札馬會戰發生地的曠野

扎馬會戰最重要的意義,在於讓迦太基再也沒有對抗羅馬的能力。西庇阿重新提出提出協約,但沒有要求交出戰犯漢尼拔,日後也盡可能防止羅馬對他的殺意,也不想毀滅迦太基,他覺得這個城市能夠留下來做為國家的警惕。漢尼拔也知道西庇阿的意思,當有人聲明反對羅馬提出的條件,漢尼拔就很生氣的衝上台把這人摔出去,直接了當的說除了接受協議外,迦太基沒有其他選擇!

最後迦太基割地賠款,並放棄軍武,再也無法和羅馬爭雄,結束了為期10多年的第二次布匿戰爭,羅馬從此刻崛起,往地中海的統治者邁進。


回程的時候,終於發生我最擔心的事,過軍哨的時候,我被叫下車查了!

雖然Louage司機笑笑要我不用擔心,但還是有點緊張。不過軍官們看起來沒有為難我的意思,也沒有細查我護照,只是問我來突尼西亞做啥,要去哪之類的問題。我還是用一個我有朋友在突國順道來觀光的答案,他們的表情一副就是「你一定有男人在這裡」的樣子⋯⋯囧。

總之法英夾雜回答後他們後就跟我握握手說:歡迎你來突尼西亞,我用阿語說謝謝,他們聽到是阿語還有點高興?

順帶一提軍哨的查驗兵很帥,是我在突國遇過最帥的男人。

回去中繼城市時明明才三點多,結果居然已經沒有車回去蘇斯了(驚),站裡的萬能司機大叔們一樣提供我解法(我法語最有用的地方一定是Louage站),一是去巴士站問問說不定還有機會有車。如果沒有,就搭車到突尼斯轉車回去蘇斯。還很好心幫我攔車去巴士站,但詢問巴士站當然是沒車,只好選擇回突尼斯了。

雖然突尼斯有夜間的巴士回蘇斯,但是我問的時候位置已滿(站務一直很想雙手合十跟我說你好,不知道他在幹嘛),所以我花了一整天快十小時橫越突尼西亞還回不去實在很蠢,然後還剛好遇到首都計程車罷工!

罷工耶!看看人家突尼西亞計程車多團結,沒有車隊這種組織也能發起罷工,在突尼西亞居然有一天在的路邊看不到計程車,好神奇(雖然現在回想起來,我不知為何還蠻冷靜還能觀察這些有的沒的)。

雖然還有坐電車回市區找飯店的選項,但考慮已入夜,只好鼓起勇氣打電話給住附近的J。因為我是很怕麻煩別人的人,被丟在路邊都沒有打這通電話來的害怕,幸好J很寬宏的願意收留我。也是運氣好,她老公剛好從外地工作回來還繞路來接我,不然計程車罷工也沒車可以過去。很感謝J讓我晚上有個安頓的地方,還吃了她的米飯存糧真心抱歉,幸好有羅馬諸神保佑,在異國還有台灣人可以依靠真的太幸運了。

本文由作者授權刊載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