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希拉莉當選後的新世界:「美國武后」勇者鬥惡龍第二回合開打!

【幻想】希拉莉當選後的新世界:「美國武后」勇者鬥惡龍第二回合開打!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昨晚我夢到希拉蕊當選後的(美麗?)新世界……

「告訴你們一段有趣的小插曲。」看著底下的同學們聽得津津有味的樣子,艾曼達有那麼一瞬間,為自己寫教案的功力驕傲了一下。

「1797年憲政會議後,我們的開國元勳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先生步出會場時,曾被一位女士問道:『富蘭克林先生,您剛才做了什麼?』」

「去拍了印鈔票要用的自拍照!」班上最古靈精怪的瑞奇,裝出奇怪低沉的嗓音、假裝摸摸不存在的鬍鬚,煞有其事地說著。全班哄堂大笑,連艾曼達也嘴角失守。

「很好,十分有創意,不過很可惜那個時候,我們還沒發明智慧型手機。富蘭克林先生說的是『一個共和國,女士,若您能夠堅守的話。(A republic, Madam, if you can keep it.)』」

「要是富蘭克林先生能穿越的話,搞不好也會對身為女性的克林頓總統 [1] 說這句話呢,真好玩!」瑞奇還想繼續說下去,這時下課鐘響了。

下課後,艾曼達回到自己的辦公桌,翻翻桌上的月曆,覺得時間過得飛快,「真不敢相信已經2018年10月,暑假都過這麼久了啊!」

想當初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那時候,自己當時還是個新進的菜鳥中學教師,汙穢字眼跟歧視性詞彙根本揮之不去的選戰,讓她教案整整一個星期都不知道該怎麼下筆,開始懷疑起自己到底適不適合教書。

看著特朗普(Donald Trump)在螢幕上擠眉弄眼,說出「好一個齷齪的女人。」這句話,艾曼達嘆了口氣;本來學校表定要用最後一次大選辯論來上課,結果從頭到尾得想辦法消音的地方層出不窮。就是因為這件事,讓艾曼達惱火地把票投給了希拉莉(Hillary Clinton),雖然只是基於不想讓特朗普當選的奇怪念頭。

她真的很慶幸,自己州的奧巴馬健保(Obamacare)能夠保留下來,雖然內容也不為所有民主黨人所贊同,但是就像後來變成「新創達人」的奧巴馬(Barack Obama)說的:「先求有再求好」,連他本人也同意不夠完美,仍然有修正空間。這讓才步入職場沒多久的艾曼達覺得未來充滿希望;雖然自己還在還學貸,但是希拉莉提出的學貸緩解方案,能讓自己少付一些利息,快要上大學的姪子未來上社區大學更能夠學費全免,而且最低工資也從每小時7.5美元提高到12美元,讓不久前還被列為貧戶的艾曼達家裡經濟負擔減輕了許多;有些州時薪甚至調高到15美元。

話說回來,在奧巴馬健保議題上,希拉莉沒這麼麼好脾氣,一直威逼利誘要逼各州都接受讓這項聯邦法令,不接受的州都蠻擔心希拉莉要怎麼樣讓它們吃上苦頭,畢竟希拉莉方法多得是,光是看她怎麼向那些有錢人下手,就讓艾曼達很過癮。

希拉莉上台後的半年內,以「潔淨能源超級強權」(Clean Energy Superpower)為發展目標,推出2,750億美元的大型基礎建設投資計畫,推升相關產業的蓬勃,並且說以後會對離岸石油、頁岩油氣田的開採提出更嚴的管制措施,讓一堆石油大老恨得牙癢癢的,尤其在德州,希拉莉幾乎快變成怪物的代名詞。

她在今年宣布要補上華爾街的財稅漏洞,對於透過資金轉移海外方式的避稅手段,將祭出管制,對富人進一步擴大徵稅的配套也正在研擬當中,這個消息讓美國股市交易量一度產生震盪,不過金融界雖然不慎滿意,但是也只能試圖與希拉莉溝通,看能否下手不要太重,畢竟一堆金融大老,為了阻止特朗普上台,選前都站出來表態挺希拉莉,如巨鱷索羅斯(George Soros)和避險基金富豪史泰爾(Tom Steyer)。

希拉莉同時使用來自企業稅收改革所得的收益,創建了一個規模為250億美元的美國基礎設施銀行(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of the United States, IIBUS),艾曼達覺得,應該是為了避免跟中國領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撞名,才取了這麼像公車卡的名字。

不過,艾曼達上次跟同事聊到這件事情的時候,長期支持共和黨的校長正好經過,他語帶嘲諷的說:「小姐們,你們還太年輕啦,羊毛出在羊身上,而不是華爾街那群狼!克林頓基金會後門排隊的人龍已經超越長城啦,搞不好從太空也看得到了,哼!那些富人稅最後一定會用什麼方式補償回去的,最後倒楣的還不是我們這些老老實實繳稅的中產階級,什麼社會正義的根本是幌子!」

校長提的克林頓基金會是選戰時的爆料,從那之後許多支持共和黨的民眾,對希拉莉私相授受的傳聞深信不疑,認為比起特朗普正大光明任用親信,希拉莉的做法才是真正的權貴治國。《華爾街日報》前幾天還出了篇漫畫,把希拉莉畫成中國唐代的女皇武則天,卻把臉塗成包公的顏色,白宮外面排隊的不是觀光客而是背著一袋袋美金的權貴,白宮還掛上中國式的匾額,寫著「明月當空」[2]。

「『一個會被一條推文激怒的人,不應該讓他的手指接近核武器密碼 [3]』那把有政治獻金爭議的人推上總統寶座又該怎麼說?有比較好嗎?」

校長說得很誇張,但是自從2016年的選戰之後,所有美國人都能感覺到美國社會被改變了,感覺就算大選落幕,很多事情還是非黑即白,相當一部分的民眾對希拉莉的信任度很低,尤其推動更嚴格的槍枝管制措施,讓擁有槍枝的門檻大幅提高,雖然民眾並沒有感覺犯罪率明顯下降,槍枝製造軍工業的國內營收大砍,聯邦政府直接槓上許多州,德州州長甚至放話「有種就來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