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小故事解釋法:李飛為何咆哮? 為何中國不索性取消「一國兩制」?

一個小故事解釋法:李飛為何咆哮? 為何中國不索性取消「一國兩制」?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就李飛公布人大釋法結果一事,透過故事解說其態度和對事件的影響。

有個故事,名叫《中國態度》

談論李飛之前,我們先看一個筆者名為《中國態度》的故事:

2010年夏天,中國外交部長楊潔篪代表中國,出席亞太區域首腦會議,會議期間,東南亞國家代表聯合抗議北京對南海立場,並主動要求美國調解爭議。楊潔篪一聽此等言論即時「火起」,突然站起離開會場,會議室滲透令人不安的寧靜。一小時之後,楊潔篪充滿氣勢回到會議室,面對著列國代表,強行發表30分鐘講話,語帶訓斥,期間嘲笑那位主持會議的越南人,並說:

「中國是個大國,其他國家都是小國,這就是事實。」

這就是中國態度,只要中國任何代表人物,界定某件事關乎「國家核心利益」,不論對內對外,至少要擺出強硬姿態,之後各方關係如何破裂,實際怎樣解決問題,自己是否有絕對條件欺凌對方,在擺出姿態的一刻甚麼都不用思考,猶如一神宗教掃除異端邪說一般;中國政權如是,社會如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李飛怨氣七情上面,可惜「釋法」意義在文本,他也不是法官

一早醒來,香港人聽著李飛向立法會和法院邊咆哮、邊解說,宣布人大常委會通過就《基本法》第104條解釋(釋法)。這次釋法一再繞過終審法院,由人大主動促成,固然令任何懂得法治精神的港人憤慨不已,可是,看到李飛的存在和咆哮,卻令「一國兩制」尚存的餘暉依然閃亮,港人看著李飛的臉倒應樂在心頭,為甚麼?

釋法儘管既成事實,但無論李飛如何頤指氣使向港人說教,甚或他即興以粗口辱罵議員和法官,抑或為釋法高歌、跳舞、吟詩,又如何? 實際上他除了大聲橫蠻一點毫無作為,只能對釋法作「個人政治表態」,因為,釋法重要在於文本本身,在於香港法律專業本身,在於法治精神本身;李飛動不了香港法官按法理依據進行裁決,香港不會基於領導人一句話就令法官革職。李的激動言詞,不外乎像當年訓斥東南諸國的中國代表:

中國是個大國,香港只是一國兩制的小小城市,這就是事實。

可惜,實際情況梁振英經已示範了,就宣誓事件提呈司法覆核,即使身為行政長官,有意行政干預立法機關,依然需要訴諸司法、服從司法最終裁決。除非,香港有一天再沒有司法獨立,法官可以因為政治審查遭革職,則再無真正的香港人能笑,只能屈服於強大的專制政權,不論真心假意,平日句句都要說官員 / 政權喜歡聽的話才可生存。

為何中國不索性取消「一國兩制」?

言下之意,就是無論中國官員還是香港人,都應當撫心自問「一國兩制」的價值在那裡,為何李飛面對香港輿論、法官,如此「不爽」,卻依然要容忍下去?為何不讓一國兩制名存實亡?為何不索性實行一國一制?快快樂樂聽「新香港人」歌頌政權?情緒令人盲目,只知道爽不爽,如果沒有思考,沒有策略,沒有分析,即使不談普世價值,長遠只會雙輸。

1949年中共解放軍抵壓深圳,毛澤東同意了周恩來:「長期打算,充分利用」那句話,停止進軍香港,甚至有軍演也選擇不在深圳,以免影響香港民心。周恩來在1957年解釋他這樣看香港:

「現在我國社會主義革命已經基本上勝利了,要進行社會主義建設,香港可作為我們同國外進行經濟聯繫的基地,可以通過它吸收外資,爭取外匯。我們要打開局面,就得對香港的民族資產階級講清政策,使人家有利可圖。」

的確,當國民黨撤退台灣之時,中國外交陷入封閉絕境,美國杯葛、蘇聯決裂。於是,香港瞬間變成中國有利可圖的城市,可以蒐集對外消息,在「資金、貿易和資訊往來,都是獨一無二的視窗」。可見,在國家層面,「愛」並不重要,好聲好氣、尚存尊重的關係,只維繫於是否有利益。

英國、中國也看不起香港,但香港對於中國,有直接「利用價值」

不過論看香港的眼光,英國在戰後當初其實也不怎麼看得起香港,據顧汝德憶述,英國人常認為上海在歷史上最有國際地位,一切文化交流、技術、發展,都比香港優秀,甚至認為假如沒有上海人在香港引入生產技術,香港根本不能有後來的繁榮,就是一臉看不起香港的態度。中國在許多年以後,緊隨英國的眼光,自認為全國重大經濟城市,香港已被深圳和上海超越,卻老是不如內地城市那麼「聽話」,情感上已心生厭惡。今早聽李飛那麼說,像剎那間一國兩制似乎成為了中國歷史的包袱,香港一日存在言論自由、法治,似乎成了中國的「恥辱」。

一國兩制仍未「本質上」完全崩壞,勉強維持下去,完全是因為直至今天,香港對於中國仍有不少可被「充分利用」的關係,隨著中國在全球化之下,無論投資、債務,香港依然是國際交易中,極便利兌換使用人民幣的金融中心。香港法治下的言論自由,儘管令中國高官不悅,罵聲四起,可是「嘴巴說不,身體卻很誠實」,不少內地資金在香港註冊公司、買地買屋,也同樣在法治的「保護傘」之下得到保障。中國高官可以一時意氣訓斥,冷靜過後也只能承認,假如香港不再是香港,法治不再,港人不再(變成新香港人),香港這塊金融肥豬肉也會煙消雲散 。

人大釋法,確實可能導致三議席出缺

回到這次人大釋法,最重要的「解釋」大概可數文本的第二、三、四項:

(二)宣誓必須符合法定的形式和內容要求。宣誓人必須真誠、莊重地進行宣誓,必須準確、完整、莊重地宣讀包括「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內容的法定誓言。

(三)宣誓人拒絕宣誓,即喪失就任該條所列相應公職的資格。宣誓人故意宣讀與法定誓言不一致的誓言或者以任何不真誠、不莊重的方式宣誓,也屬於拒絕宣誓,所作宣誓無效,宣誓人即喪失就任該條所列相應公職的資格。

(四)宣誓必須在法律規定的監誓人面前進行。監誓人負有確保宣誓合法進行的責任,對符合本解釋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規定的宣誓,應確定為有效宣誓;對不符合本解釋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規定的宣誓,應確定為無效宣誓,並不得重新安排宣誓。

就是政府機構監誓者有權裁決,宣誓者在「第一次」宣誓的時候,是否真誠、莊重地準確、完整讀完誓言,否則即取消有關資格。

在法院押後裁決期間,梁頌恆、游蕙禎固然遭撤銷議員身分的機會頗大,劉小麗收到政府、張曉明放風預告「議席有危機」,最大可能不盡是因為她慢讀誓言,而是之後批評過誓言,這也是為何他們早早「打開口牌」,自信滿滿可打掉三位立法會議員的原因。

梁振英會被司法覆核嗎?香港前途的夢魘

可是,哭中有笑的是,除了李飛不是法官,就是梁振英數年前宣誓就任特首「漏字」,只要有人提出司法覆核,釋法含義完全涵蓋梁振英的問題,法院很可能處理。梁振英連任問題極不樂觀,這次釋法顯然由上而下「壓住」梁必須處理,梁意想不到,由2015年初使計強調港獨問題,最終無法轉化成有利連任的「本錢」,如意算盤打不響。目前極似變成中央怪責「梁振英治下出現港獨,問題嚴重」,他今天在記招解釋釋法時指:「香港市民過去睇唔到有人搞分裂國家,搞香港獨立,現在都睇到,呢個問題值得大家注意。」這一如鬼拍後尾枕陳述中央對近年港獨的理解,絕不是梁振英心甘情願的說辭,這是由上而下釋法之後的「官式交代」,要特首「事後」向市民解釋。

2012年,傳媒大肆報導梁振英四大政治任務:「《基本法》第23條立法、實施國民教育、處理政制發展及整頓經常批評政府的香港港台。」若習近平當下為他結算,完全不達標,如今中港關係破裂,剩下《基本法》第23條立法最有可能成為梁下台前的終極任務(Dirty Job)。看來,香港特首選舉、《基本法》第23條立法、「後習近平時代」與2047前途問題,將會是香港人纏糾不休的夢魘。

延伸閱讀:

  1. 「習核心」既強大又脆弱?宣誓、釋法事件暫緩中央派系鬥爭 選戰延遲開打
  2. 宣誓「風波」變「風暴」,中央短期嚴打港獨屬「大原則」 從亂局思考世情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