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萬學的難題,佐科威的執政驗收:雅加達抗議只是起頭,重頭戲是2017年大選

鍾萬學的難題,佐科威的執政驗收:雅加達抗議只是起頭,重頭戲是2017年大選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SARA」- ──Suku(族群)、Agama(宗教)、Ras(種族)、Antargolongan(跨集團)在印尼向來是棘手的問題

印尼將在2017年舉辦包括省(province),縣(Regency)市(municipality)等101項地方選舉競選活動,雖然距離正式選舉日還有一段時間,但是早在今年初,選前活動已經受到印尼各大媒體大事報導,激烈程度亦遠遠超乎各界預期。

2019年總統選舉前的熱身戰

其中,雅加達省長選舉尤其受到各界的高度矚目。除了因為雅加達作為印尼最大的城市和首都,社會大眾皆普遍預測,雅加達的政治權力交替,必定牽動印尼整個大環境的政治、經濟和文化發展命脈。更重要的是,此屆的省長選舉亦同時被視為是印尼在2019年總統大選前的熱身戰。

印尼現任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 在2012年獲選擔任雅加達省長,兩年後就順利被推舉為總統候選人並當選為總統。根據此理路推展伸延,印尼社會無不認為任何政治人物要是可從雅加達省長選舉中脫穎而出,就有望在來屆全國大選被提名角逐總統一職。

把焦點拉至三組候選人身上來看,首先是已故總統蘇哈托前女婿,普拉伯沃(Prabowo Subianto)領導的大印尼行動黨(Partai Gerakan Indonesia Raya/ Gerindra),聯合公正福利黨(Partai Keadilan Sejahtera, PKS),一同推舉前文化與中小學教育部長阿尼斯(Anies Baswedan)與企業家桑迪阿加(Sandiaga Uno)參選。

另外,第六任總統蘇西洛(Susilo Bambang Yudhoyono)之子阿古斯尤多約諾(Agus Harimurti Yudhoyono)和拍檔西菲雅納(Sylviana Murni),則分別獲得民主黨 (Partai Demokrat, PD)和三個伊斯蘭政黨,即民族復興黨 (Partai Kebangkitan Ba​​ngsa, PKB), 建設團結黨(Partai Persatuan Pembangunan, PPP) 和國民使命黨(Partai Amanat Nasional, PAN)支持。

最後一組候選人鍾萬學(Basuki Tjahaja Purnama, Ahok)和查羅特(Djarot Saiful Hidayat),則代表蘇卡諾之女梅加瓦蒂(Megawati Sukarnoputri)為首的鬥爭派印尼民主黨(Partai Demokrasi Indonesia Perjuangan, PDI-P)、從業黨(Partai GolonganKarya/ Golkar) 、國家民主黨(Partai Nasional Demokrat/ Nasdem)以及人民良心黨(Partai Hati Nurani Rakyat/ Hanura)出征,尋求再次當選正副省長職位。

鍾萬學:政治新星嶄露鋒芒

此屆的雅加達省長選舉候選人當中,最受到印尼社會熱烈議論的,莫過於尋求連任的雅加達華人行政首長鍾萬學

印尼民眾習慣稱鍾萬學為「Ahok」 (阿學,其客家小名),他生於1966年,來自東勿里洞縣。他於1994年完成碩士學位,從政前是一名商人,政治生涯始於2003年加入新印尼協和黨(Partai Perhimpunan Indonesia Baru, PPIB),兩年後被推舉為東勿里洞縣長。

在2009年,鍾萬學在從業黨 (Partai Golongan Karya/ Golkar)支持下獲選為國會議員,接著在2012年和佐科威合作競選雅加達行政首長,並成功被選為副省長。2014年,佐科威因為參加總統競選而辭去雅加達省長一職,遂交由鍾萬學擔任代理省長。同年年底,他在地方議會投票中正式被委任為雅加達省長,任期直至2017年。

AP41111716565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印尼總統佐科威恭喜鍾萬學擔任雅加達省長,照片攝於2014年。

正式接手擔任雅加達省長以來,鍾萬學大刀闊斧進行改革,使雅加達城市起著大幅度的轉變,卓越的改革政績使他深獲民眾的支持與擁戴。除了推行全民免費醫療、義務國民教育,以及改善道路、橋梁和洩洪等基礎設施,他在肅貪方面也推行了多項政策。最為人知的決策,是他選擇定期在Youtube上傳省政府的會議紀錄,此舉一方面為了讓民眾一起參與政府的會議過程,同時也希望可以促進政府施政更加透明與務實。

另外,為了解決過往習以怠慢和鬆懈態度處理事情的公務單位,鍾萬學因此推出類似「胡蘿蔔加大棒」(Carrot and Stick)的獎懲政策。每個公務員的工作績效將會受到評估,如果不符合標準,除了最低薪資,則將無法獲得額外獎金與津貼。這些政策實施以來,已有效改善了雅加達公務員處理事情的時間和頻率。

在這次的省長選舉中,一群年輕人還自行組成了名為「鍾萬學之友」(Teman Ahok)的支援團隊,希望透過籌集一百萬張雅加達選民的身分證副本,推舉他以個人名義爭取蟬聯雅加達省長職位。

(「鍾萬學之友」臉書頁面)

審慎考察下,不難發現這些現象皆反映了印尼現今年輕派的政治意識正在逐步轉變。印尼雖然在1998年蘇哈托政權垮台後邁向民主化改革時代,然而猖獗的貪污腐敗現象並沒有一併被剔除,在蘇西洛總統任期內,官商勾結和裙帶政治依舊盛行,貧富差距日趨擴大,社會矛盾加劇。

而夾帶著現任總統佐科威積極尋求改革的力量,鍾萬學從2012年擔任副省長輔助佐科威以來,就已被視為是繼佐科威後,最有能力帶領印尼邁向全新發展的政治新星。社會大眾普遍視其政治理念與佐科威一致。有別於過往處事不溫不火的歷屆雅加達省長,鍾萬學重實效輕形式,敢怒敢言的施政態度,更為印尼昏暗的政局注入新氣象,一掃過往印尼政治、經濟和社會上沉疴弊病。許多民眾因此期許他能夠蟬聯省長職位,為雅加達市打造出一個屬於廉潔、透明以及高效的政府。

充滿荆棘的選舉之路

雖然在此屆的省長選前民調中,鍾萬學和搭檔查羅特的支持率比起其他兩組候選人遙遙領先,然而是否勝卷在握,依然是未知之數。根據印尼政治民調機構(Lingkaran Survei Indonesia,LSI)在今年7月到10月的民調資料分析,鍾萬學和查羅特的支持率就有持續下滑的趨勢。

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來自於鍾萬學本身過於魯莽和口不擇言的性格所致。鍾萬學採取強硬的政治治理手腕,使他經常遭受政敵強烈攻擊和彈劾。脾氣火爆與直言唐突的性格讓他在政治圈裡樹敵不少。就如不久前有關他評論泗水只相等於雅加達南區的事件中,就引起了許多民眾對他反感,認為過度囂張跋扈,有矮化泗水市之嫌,還一度引發了泗水市長麗斯馬(Tri Rismaharini)和他之間的口水戰。強勢的言行表現使政敵得以見縫插針,藉機對他進行嚴厲批評,成功挑起仇視與對立事端。

另外,就施政方針而言,鍾萬學還面對來自雅加達低下階層民眾對於他的質疑與批評。雖然在其兩年任期內,鍾萬學所領導的政府團隊已執行了多項的利民政策,然而,許多人民依舊認為政府的改革計畫多注重中上階層人民,許多貧窮家庭持續受到發展邊緣化。例如:在管理違章建築物方面,政府不久前強硬關閉「情人河畔」(Kalijodo)紅燈區,然而此舉並未絲毫解決雅加達的非法賣淫問題,反而使賣淫活動地下化,使得過去單靠賣淫為生的性工作者,需要承擔比起以往更高的工作風險。

再者,政府在處理東雅加達的布羅村 (Kampung Pulo)折遷事件中,亦遭受低下階層民眾的嚴厲抨擊。該事件還同時造成了警方與居民間的衝突。雖然鍾萬學事後表明會為被折遷的居民提供5萬間住房,但許多民眾仍然認為,政府的施政手法對於低層平民過於強硬與不近人情。

「SARA」──Suku(族群)、Agama(宗教)、Ras(種族)、Antargolongan(跨集團)在印尼向來是棘手的問題,而在此屆的省長選舉中,鍾萬學的「雙重少數」身分亦是他尋求蟬聯最關鍵的考驗與挑戰。

回溯過去的新秩序時代,當時的總統蘇哈托因為擔憂影響力日漸龐大的伊斯蘭勢力,採取了高壓的政治手段,禁止人民建立任何以伊斯蘭意識形態宣稱的政治組織,同時,對於一切可能挑起「SARA」的敏感言論亦極力進行打壓。然而,在蘇哈托政權後期,他因為與軍人關係開始分崩離析,才逐漸選擇靠攏伊斯蘭勢力。一直到1998年蘇哈托政權垮台,許多伊斯蘭組織趁著印尼進入政治轉型期而蓬勃發展,短短 10年內伊斯蘭勢力已成功滲入印尼社會各個角落,在政治領域方面的影響力更不容小覷。

2014年,佐科威競選總統職位時,就曾一度被敵對政營以其宗教身分進行抹黑與攻擊。鍾萬學身為客家華裔與基督徒的身分,顯然讓他在以穆斯林為多數的印尼政治領域處於劣勢。此次,由伊斯蘭防衛者陣線(Front Pembela Islam/ FPI) 發起的「反鍾萬學大遊行」,歸因於鍾萬學在今年9月一次發表言論時引述古蘭經Al-Maidah第51章,其言論視頻遭人修改編輯後上傳到社交媒體,令他隨即被指控藐視古蘭經,褻瀆伊斯蘭宗教。

在這場被估計參加人數超過10萬人的大遊行,示威者主要訴求政府即刻逮捕鍾萬學,對他作出法律制裁。縱使印尼伊斯蘭學者理事會(Majelis Ulama Indonesia,MUI) 、印尼最大伊斯蘭團體伊斯蘭教士聯合會(Nadlatul Ulama,NU)與第二大的穆罕默迪亞協會(Muhammadiyah)皆呼籲成員勿參與示威活動,總統佐科威亦表示會對鍾萬學褻瀆宗教一事進行徹底調查,企圖平息穆斯林教徒的不滿與憤慨,但是示威活動到最後依舊演變成動亂事件。可預知,凡此種種的負面現象,必定重挫鍾萬學的競選之路。

RTX2RWNG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印尼穆斯林11月4日上街頭抗議雅加達首長鍾萬學,圖為抗議現場眾人的祈禱畫面

檢驗印尼的民主化進程

「負面選舉」向來是印尼的政治選舉文化。候選人透過操弄,抹黑與攻擊敵對政營的方式撈取政治利益已是屢見不鮮的事情。在這次的選舉中,鍾萬學所必須面對的不僅是來自另兩組候選人對其施政方針的攻擊與批評,同時還是一場對決印尼龐大政治結構力量的選舉戰。

仔細觀察此屆選舉的政治基本盤,兩組候選人背後皆各別獲得退役中將普拉伯沃(Prabowo Subianto)和印尼第六任總統蘇西洛(Susilo Bambang Yudhoyono) 支持與把關。鍾萬學以亮眼政績出征,容或可以在政治圍困戰中突出重圍,然而,即使成功當上雅加達省長,還可能必須面對梅加瓦蒂(Megawati Sukarnoputri)為首的鬥爭派印尼民主黨(Partai Demokrasi Indonesia Perjuangan, PDI-P),對其進行政治操控與制限。鍾萬學是否可以撼動印尼長期舊有的政治勢力,值得令人期待。

此屆雅加達省長選舉背後所涵攝的意義,不僅作為鍾萬學個人政治仕途的一種挑戰,還是對總統佐科威執政兩年後的一場政治考驗。在面對近日各種社會對立、矛盾與衝突事件,佐科威是否已累積足夠的實力,穩固掌控印尼局勢?印尼在1998年跌跌撞撞進入民主化改革時代,十幾年過去後,究竟印尼人民的民主意識是否已經抬頭,選擇摒棄與突破族群和宗教藩籬,共同邁向民主成熟之路,且端視這場來勢洶洶的雅加達省長選舉戰。

相關報導: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