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底下沒有「把餅做大」這回事!看似無懈可擊的Uber叫車模式,在我看來只是美麗的幻景

天底下沒有「把餅做大」這回事!看似無懈可擊的Uber叫車模式,在我看來只是美麗的幻景
圖為本月7日下午上千台計程車在交通部前抗議的情形|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天底下沒有所謂「把餅做大」這回事,所謂的把餅做大,只是把別國的、別的地方的餅搶來吃。想當然耳,有時就是人家來搶我們的餅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者:陳永仁(台灣大學研究生)

Uber在全球引起的風暴越演越烈,正反方論述皆有,筆者試圖另闢蹊徑討論台灣所謂的科技創新,或者破壞式創新帶來的各種社會影響。

Uber原先是以叫車軟體出發,後來為了結合共乘,甚至是交換式載具,於是功能越來越擴大,可視為是一種型態的物聯網應用,利用網路來連結交通載具跟人,拓展了很多商業上的可能,然而這樣的商業新模式,究竟會產生怎麼樣的效果?

我們若是試圖將Uber提供的服務,視為科技創新,而將傳統計程車的「車行-司機」關係視為是傳統服務業,則可以將其與現今當紅的網路書店業,看出明顯的雷同,並可做出預測。

網路書店業出現後,網路書局挾其通路及宣傳方便,徹底擊潰了有人力與店租負擔的傳統書局,導致台灣傳統的零散小書商,逐漸倒閉凋零,喪失許多過去有的小書局文化,許多書局只得轉型二手書店(結果二手網路書店也紛紛成立),或是往極有特色的獨立書店發展(也意味著只鎖定特定客源)。造成台灣的中小型書店或者關閉在一樓的店面移往二三樓(如重慶南路的商務印書館),或轉賣補習班國考書籍,或與地產開發商結合炒地皮招商往大型連鎖炒地皮百貨發展。

不可諱言,網路的出現改變我們的生活型態,包括我這篇文章,可能最有散播能量的工具也是網路。但我們應該思考的下一個問題是,所謂的網路產業,它的產值到底從何而來?

一個不看書的人不可能因為有了網路就開始會用網路書店買書,同理,一個平常根本沒錢搭計程車或是不會搭計程車的人,也不太可能因為手機灌了網路叫車軟體,他就開始搭計程車。

也就是說,所謂的網路產業或者科技創新可以把餅變大的魔術,可能根本就是傳奇或神話。

科技的發展確實是帶來的許多不同的產業,例如40年前沒有人可以預期到有電腦或是智慧型手機的整體產業鏈,但當創新遇見了傳統產業,很多事情的變化就此發生。

看似引入不同商業行銷模式的網路創新,其實只是換湯不換藥的生意搶奪。所謂加入不同時段不同計費方式的收費概念,或者繞行區域不同收費不同,或者團購促銷已壓低價格,基本上就是在利用消費者期望以較低的價格,換得同等甚至更好的服務的心態(簡稱撿便宜)。

Photo Credit: DAVID HOLT CC BY SA 2.0
撿便宜不是創新

團購網站的鼻祖Groupon剛出來的時候,打的就是割商家的肉來賣給消費者,而他的營收則是建立在商家割下來的肉上。其打造的所謂網路創新,事實上已被市場證明近似騙局。這道理當然很簡單,一樁買賣下來,買方撿到便宜,賣方賣出大量,獲得利潤與業績成長,仲介商抽到傭金,看起來所有人都賺到錢,問題是多出來的錢,究竟是搶到別人的生意(沒加入團購體系的商家),或者是從加入體系者身上剝削得來的利潤?

Uber的概念基本上就是個交通載具團購,利用網路叫車,派車,不同使用量時不同的價格調整供需,或者是私家車共乘,或者是空閒民人接客賺錢,所謂美其名打破體制,消滅自宅私家車,實際上他現在喊出的這種理念跟口號,在筆者看來只是美麗的幻景。

我們假設全台北市的人口數量大致固定,不考慮移入移出的狀況下,每個人的交通預算和所得層級有關連性,而每個人每天所需要的移動能力大致相當,可以得到一個抽象的概念:「運能」。這個運能在台北市要成長,就是台北市的商業更加發達,使得觀光或是外來移入人口又更多;或者所有人通勤或是工作需要的移動距離增加,這項運能的需求量才有可能提升。

否則假設這些變數都不改變,那麼Uber體系每增加一分的收入,每多一個客源,可能意味的雖然是少一個人開車,更大的可能是,一個計程車司機沒有客人沒有收入,或者使用捷運或公車的人又少一個。

Uber現在在台灣使用大量的病毒式行銷,利用點連結送兩百的模式,希望快速累積使用者,確實達成了許多網路名人紛紛利用影響力,在網路上吹捧Uber帶來的科技創新與使用者體驗,甚至許多反跨國資本、反壟斷、反中資的名人,都利用此次爭議,附上自己的連結,美其名「工商服務」,實際上就是想搭個幾趟免錢車。

天底下本來就沒有白吃的午餐,所有你吃到的午餐,都是從別人那裡分來的,薪水如此,生意更是如此。天底下沒有所謂「把餅做大」這回事,所謂的把餅做大,只是把別國的、別的地方的餅搶來吃。想當然耳,有時就是人家來搶我們的餅吃。

經濟學所謂的「分工」就只是,你吃月餅會比較快飽,我吃法式小薄餅會比較小確幸,所以我們兩個交換到一個比例,兩個人都又飽又有小確幸。

實際上餅根本不會變多,甚至餅也不會變便宜(除非偷工減料)。

我不反對創新,但是:

如果創新只是食品廠用不同材料,創造出便宜的米粉;
如果創新只是布丁裡面沒有雞蛋也沒有牛奶;
如果創新只是仙草裡面只有色素、糖、香料、凝結劑;
如果創新只是剝削其他勞動階級;
如果創新只是新的收費系統要讓許多國道收費員,沒有生計沒有出路沒有未來;
如果創新只是提出新的醫療獲利模式,拿去自經區賺觀光醫美;
如果創新只是把原本給國內作的成衣紡織外移到國外;
如果創新只是把汙染用暗管排到河川;
如果創新只是用軟體送假信號欺騙汙染監測系統;
如果創新只是齊一的動作與90度的鞠躬哈腰還有虛偽的客人您滿意嗎?
如果創新只是假裝開書店搞的都是百貨跟炒房地產;

如果這些創新你不能接受,那為什麼沒有考到營業用駕照的假計程車,沒有幫司機保勞健保的營運模式創新,要求司機提供額外服務的創新,折價送你200跟按你連結的人也領200,就是創新?

除非你只是看著什麼東西對自己有利,就說這個東西好的人而已?

創新,應該是對著體制、對著霸權、對著財團、對著鉅額資本,如同大衛對著歌利亞那樣的作為,我認為那叫做創新,那叫做破壞式創新。

至於去霸凌路邊的街友乞丐,或是喝醉打司機叫做創新的話,那也是「I服了You」。

消滅私家車之於Travis Kalanick(Uber CEO),和無限月讀之術之於宇智波斑到底有何差異?你又是中了誰的術?還是你只是個貪小便宜的鄉民?

圖為本月7日下午上千台計程車在交通部前抗議的情形|作者提供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