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特朗普當選後的新世界:讓中國人重溫當山頂洞人的感覺!

【幻想】特朗普當選後的新世界:讓中國人重溫當山頂洞人的感覺!
Photo Credit: Carlo Allegri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昨晚我夢到特朗普當選後的(美麗?)新世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這裡是2018年春天的布魯塞爾,挪威記者薩瑟蘭徳步伐蹣跚,走向一間咖啡廳,才坐了下來頭就痛了起來,比起長途飛行,他覺得原因更可能是剛剛全場譁然的北約國際記者會。

沒剩幾個月就要卸任的挪威籍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臉色凝重,整場記者會後來說了什麼,老實說薩瑟蘭德也不太記得,只覺得腦袋一片空白,因為在斯托爾滕貝格開頭講了一句重點後,在場所有人面面相覷了十秒鐘,接著他的聲音就被就發狂似的鍵盤敲打聲給掩蓋過去了。

「九個小時前,突然偵測到大量俄國艦隊在波羅的海區域集結;北約快速反應部隊的第一航母編隊進入待命狀態,目前尚無法獲得俄羅斯方面的回應。」

這種發展跟2015年上映的挪威電視劇佔領區(Okkupert)[1] 簡直有得比,不,應該說是更糟糕。追根究柢,源自於美國人根本不曉得自己有多重要,也不認為選了特朗普(Donald Trump)會產生這麼大的後座力,抑或是他們根本不在乎。

特朗普一上任沒多久,無視於國會的黨內同志、民主黨眾議員的警告,就直接通知加拿大、墨西哥,說美國六個月後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雖然簽新的經貿條約需要國會批准,但是廢除舊條約卻是總統說了算。

諷刺的是,特朗普正是利用國會一戰時期通過的《對敵貿易法(Trading with the Enemy Act) ,還有1977年通過的《國際緊急狀態經濟權力法》(International Emergency Economic Powers Act),來對付國會。不用說,《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也因為兩黨在國會僵持,胎死腹中。甚至有消息傳出,特朗普接下來還想退出世界貿易組織(WTO),全世界的經貿談判人員都要瘋了。

北美洲蝴蝶颳起的風,同時在歐亞都掀起了風暴。

亞太地區的經貿版塊,開始完全向中國主導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RCEP)傾斜,一夕之間,北京搖身一變成為WTO的捍衛者,黃袍上身,連中國人自己也感到莫名其妙。不過,與其說北京見獵心喜,反而比較像手足無措,因為特朗普的共和黨政府在亞太安全議題,比奧巴馬(Barack Obama)時期更強硬。

薩瑟蘭徳喝了杯咖啡,嘆了口氣,敲打著筆電對編輯台抱怨:「雖然這種想法對亞洲地區的居民很不公平,但為什麼倒楣的總是歐洲小國啊?」

特朗普宣布在敘利亞議題上,與俄羅斯合作,並且透過一連串的政策,明顯減少了北約的直接參與,只有在關於北極的場合例外。北約原本制度化的結構開始變得搖搖晃晃,歐洲各國武官都私下稱呼,這是特朗普版本的「關島宣言」[2]。然而,美國在亞太大部分的軍事基地,並未受到太大影響,這部分可能跟特朗普後來必須跟國內的亞太安全專家妥協的關係。

但特朗普就是有本事拆光奧巴馬的台,現在別說無核世界,連核不擴散體系都受到了威脅。讓中國、東南亞甚至紐澳最頭疼的,反而是美國盟國信心動搖,衍生的軍備競賽(美國武器出口年年增加),更傳出日本以及韓國可能準備要發展準核武設備,美國態度卻不置可否,讓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與北京急跳腳。北京八成萬萬沒想到,美國撒手亞太會給自己帶來的麻煩這麼多。每次特朗普開金口,世界各國領導人心臟都快跳出來了,簡直像用手槍在玩俄羅斯輪盤。

等等,薩瑟蘭徳搔了搔頭,2016年10月當時,聯合國以123票贊成對38票反對,16票棄權的表決結果,希望透過國際法,啟動將核武「非法化」的協商,很不意外,五個常任理事國和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北韓等擁核國家自然投了反對票;現在回想起來,日韓的反應,也不能完全算在特朗普的帳上。

AP_16305645262460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薩瑟蘭德還記得,上次在華盛頓記者會上,白宮發言人是這麼說的:「在盟國不願分擔更多責任的情況下,為了提升美國安全以及國防效用,政府決定大力發展尖端技術,減少傳統駐軍,透過新的途徑來支持盟國」。薩瑟蘭德永遠都記得,隔壁的記者說他把責任聽成「保護費」。

五角大廈已經把「人工智慧」置於戰略核心。投下數十億美元開發所謂的自動化和半自動化武器,特朗普喊出要「讓美國再次強大」,其中一件事情就是要讓美國與中國的國防科技差距,拉大到1970年代的程度。那些科幻小說裡面的武器,可望不久之後投入實戰,美國下一個世代的軍事改革,到位的時間比預期快上了許多。

美國國防高等研究計劃署(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 DARPA)表示,這些劃時代的「人機技術」能讓機器人以及海陸空域的半自動武器,協同單兵作戰,少量陸軍或海軍陸戰隊士兵,就能完成偵查任務或痛擊敵軍。裡面甚至還包括起飛或下水後,就能自動攻擊的人工智慧無人機。

「中國和俄羅斯正在打造和我們一樣好的作戰系統。他們可以看得和我們一樣遠;也能把導彈發射得和我們一樣遠,我們只是想確保,未來我們還能像過去一樣快地贏得戰爭。」長期力推武器智慧化的沃克(Robert O. Work),2016年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不曉得有沒有想過,會讓特朗普龍心大悅,坐上國防部部長的位子。

「中國人不是最愛拿祖宗出來說嘴嗎?那就讓他們重溫一下山頂洞人的感覺。」據說特朗普在電視上說出這句話時,中國外長王毅嗆到打破了茶杯。

「X的」,一聽是美國口音爆粗口,薩瑟蘭德忍不住往旁邊剛坐下的顧客瞄了一眼,看樣子美國來的年輕記者,比自己更惆悵。也是啦,不少年輕選民支持的希拉莉(Hillary Clinton)眼看就要鋃鐺入獄,而且奧巴馬健保(Obamacare)改革,怎麼來的就怎麼去,直接被特朗普硬生生用行政命令給廢掉了,還大肆嘲諷了奧巴馬一番。全美只剩下佛蒙特州的居民,能夠享有較完整的健保了。

薩瑟蘭德心想,不曉得他是不是拉丁裔,搞不好正在為親朋好友感到難過也說不定。保障約400萬名非法移民免遭遣返的改革移民制度計劃,奧巴馬2014年11月也是以行政命令推出,雖然一度被最高法院凍結,卻也跟奧巴馬健保一樣,馬上就被特朗普給廢了,這400萬人應該很後悔當初聽奧巴馬的話,棄暗投明。已經有100萬人在過去的一年多裡,被遣送出境;特朗普放話要在第一任期內「淨化美國」。

此外,跌破一堆專家眼鏡的,是特朗普上任後沒多久,以「鞏固國家安全」為由,透過1962年的《貿易拓展法》(Trade Expansion Act),對墨西哥生技醫藥產業、製造業提高關稅,並且用這筆費用來修築美墨之間的巨大電子化城牆。果真如他選前所說的,要讓墨西哥自己掏腰包建城牆。就這一點來說,特朗普狂是狂,但是作為成功商人的本質,在討價還價這一點上,倒是發揮得淋漓盡致。

不過,也有預期之內的發展,特朗普選了第九位大法官,打破了共和黨與民主黨在最高法院的生態平衡,歐洲許多觀察家還蠻擔心,要是美國在人權上開倒車,對世界的影響後果,可是不堪設想。就目前看起來,同志婚姻跟槍械管制,是最有可能被動刀的兩個議題;不,後者根本沒得談了。美國新聞報導槍擊案的頻率,已經大幅下降許多,因為美國觀眾已經看到麻痺了。

薩瑟蘭德寫完新聞稿之後,實在很猶豫是否該用這種論調報導,感覺都開始懷疑起自己身為記者的天職,畢竟已經突破媒體惟恐天下不亂的哲學範疇。他突然聽到旁邊的美國記者啜泣了起來,忍不住走過去拍拍他的肩膀:「老弟,歡迎來到特朗普的新世界。」

附註

[1] 該劇描述不久的將來,美國實現能源自主、北約解散、歐盟為了自保,將挪威石油生產作為安全籌碼,同意讓俄羅斯進駐挪威油田「技術指導」,挪威形同大國角力之下的棄子。

[2] 1969年美國總統尼克森在關島發表的宣言,為了快速擺脫戰爭弊病,宣布越戰「越南化」,美軍撤出後不久,南越政權就滅亡了。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