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活下去:脫北女孩朴研美》之美貌作為其中一種資本

《為了活下去:脫北女孩朴研美》之美貌作為其中一種資本
Photo Credit: Yeonmi Par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你曾經覺得台灣社會讓你絕望,努力也沒有未來,階級決定一切,簡直像北韓一樣令人窒息。或許我們該聽聽看,北韓來的朴研美是怎麼走到今天的。

文:蔡依橙

先別砲我,我知道這是個很政治不正確的標題,但如果你跟我一樣,仔細看完這本書,並做過對應的網路搜尋,會同意這事的。重點不是否認事實,或一味追求政治正確的話,而是我們可以從這故事中學到些什麼。

脫北者數據

這本書講的脫北過程,說老實話,並不是太特別,就是跨越中、韓邊境進入中國東北,然後藉由宗教團體暗地協助,進入蒙古,再由南韓大使館送到首爾。

根據統計,目前在中國東北,估計仍有20萬以上的脫北者。這些脫北者,每年約有2,000人會經過蒙古(最近變困難)或東南亞路線通往自由國家。目前為止南韓就收容了超過20,000名,其他國家則以英國最多,但也才600人。

請問,世界上那麼多脫北者,為什麼是朴研美具有這麼高的知名度?而我們又能從她的故事學到什麼?

不可否認,脫北過程,運氣很重要。但除了運氣之外,我認為有三個主要特質,讓他比「同樣具有這些運氣的其他人」更有機會存活、存活得更好、更被全世界看到。

美貌

美貌,是在離開北韓的過程,以及在東北生活的日子中,最顯著有幫忙的。

我們生活在一個上網就能看到近乎無限量美女帥哥的時代,朴研美的外型,我個人沒什麼感覺,反倒大塊文化為了賣書,所選的正面直視封面照,讓我覺得有點挑釁意味。(人家要賣書,這也能理解。)

這本書,是朴研美用英文說,由知名的影子寫手Maryanne Vollers整理而成,文句很大程度保留了「英文非母語者」的直接與簡潔,沒有過度的層次、鋪陳與修飾。

即使書中沒說,即使網路上像山一樣多的訪談都刻意不提,但從閱讀中你可以知道,朴研美在脫北者中,真的是「傾國傾城」的美麗。

例如:還在北韓的時候,高官的兒子春健愛上了她,跨越階級想追求壞份子家庭的研美。可惜當時的研美已經決定要走,也認為跨階級的北韓戀情不會有好結果,甚至會拖累春健一家。

這是其一,一次,可能就緣分,也不見得是漂亮。

例如:剛過中、韓邊境的一票難民,由接頭掮客接回市區,他們設的克難接應站,有專用的毯子與性交區,直接挑剛跨越邊境的女性強暴。禿頭掮客看上了研美,想上她,這就是在網路上,以及書籍宣傳常被提到的「為了活下去,媽媽代替她被掮客強姦」的辛酸故事。

這是其二,勉強還可以說,這些掮客就禽獸,看年輕的就要。

例如:弘偉作為中層人口販子,用錢買到一堆脫北者後,要轉賣才能獲利,但都賣完後,就只有朴研美捨不得賣,留在身邊,甚至用大量金錢與自由去感化他,最後成為弘偉的「人口販賣事業幫手」(東北男人配脫北女人是當地常見的人口販子組合)。這個很關鍵,因為如果不是弘偉留住他,照其他女孩的命運,那只有賣到農村當性奴兼長工,以及妓女兩條路。雖然弘偉在狀況不好的時候,家暴頻頻。

這是其三,也是關鍵。研美的美貌讓弘偉在第一天見到時就愛上,也讓研美不至於掉入萬劫不復的最底層。而他能跟被賣掉的媽媽團圓,更是因為弘偉特愛研美,才花大錢把她媽媽再買回來。

例如:在瀋陽的日子,研美在弄假身份證的過程中,被瀋陽的黑道老大「黃」看上,黃的財力雄厚,第一眼就決定包養研美,於是就綁架加軟禁,把研美關進豪宅,打算跟之前的弘偉一樣,砸錢、尊重她、感化她。這段過程,弘偉跟黃槓上,黃問:「你真的要為一個女孩搞那麼大嗎?」弘偉說:「不對,應該說,你願意為她賠上性命和所有財產嗎?」美到讓人爭風吃醋。

這是其四,朴研美的外型,在中國東北的評價應該很清楚了,即使書中她自己從來不提。

有人可能會認為,韓國啊,整型的吧?但事實上不是,因為朴研美脫北時未成年,而且處在連吃都吃不飽的階層,在北韓哪有得整型。你也可以看看他們母女三人的挺鼻子與雙眼皮眼睛,的確是遺傳。

有圖有真相,包括文章一開始的照片,以及以下幾張我從朴研美的粉絲專頁找到的,各位可以自己評估,與她書中的故事對照,是否有說服力?

美貌,不是朴研美的唯一資本,她能走到這麼遠,還有倔強與天分。

倔強

在逃脫以及南韓重生的過程,可以很清楚感覺到,這是一個性格非常執拗的人,她不服輸。

以書中描述來說,研美不讓碰的,就不讓碰,而且抵抗非常激烈,像是弘偉與研美,也是弘偉對他好了一陣子,研美覺得大概沒有更好的選擇,才在一起。像是黑道大哥「黃」,怎麼包養怎麼囚禁怎麼拿錢供養,就是不從,在「黃」等待的期間,她順利騙過他而逃跑。

這股倔強,在她人生中的不同階段,以執拗(東北階段)、堅持(持續找方法出逃)、毅力(在南韓生存)等不同形式,持續表現。

天分

當研美被弘偉留下來,雖然不甘願,但她也知道,這應該是自己最好的機會,決定跟了弘偉之後,只用了「兩個月」的時間,他就能用中文幫弘偉做生意,當弘偉接到新的脫北者,她負責翻譯、接洽買主、並負責運送。兩個月,學會生活用的基本中文。

當研美2008年到了首爾,離開半年的統一院培訓後,15歲的她,學力被評估為八歲,一個正常來說要上高中的女孩,被排到小學二年級,跟小蘿蔔頭一起上課(這心情,就像柯南與灰原哀吧),當然不是怎麼愉快的經驗,所以她決定自學。接著,在兩年之內,他連續拿到了國小、國中、高中同等學力。同學啊,兩年之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