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個同志家庭出問題,萌萌就會拿來當例證說同性戀不宜結婚成家

當一個同志家庭出問題,萌萌就會拿來當例證說同性戀不宜結婚成家
Photo Credit: Pexel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一個同志家庭出問題時,萌萌會拿來當例證說同性戀不宜結婚成家;然而,當一堆異性戀家庭出現各種問題時,萌萌們只會覺得認為那是個案狀況,加以輔導救濟就好。這種系統性的差異對待如果不叫歧視,什麼才是歧視?

圖中這位Millie Fontana很有話題性,因為她由女同志伴侶撫養長大,最近兩年屢屢受到澳洲護家盟邀請發言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澳洲的保守基督教媒體 (類似台灣的Kairos風向新聞)也很愛她。她是女同志取得捐精而生下來的孩子,在她成長過程中她想知道她的父親是誰,這個願望在她11歲時終於達成。她認為孩子有權力知道血緣父母是誰,這對於孩子的成長比較好,所以她反對同志婚姻。(可見文末報導連結

未命名
Photo Credit:江河清
Millie Fontana

然而,如果順著她的論點,她似乎應該要更積極反對捐精、代理孕母、領養、單親等非異性戀正典家庭,而不是同性婚姻合法化,畢竟同志結婚也不代表真的會有孩子。(又,結婚跟養小孩是兩件相關但不相同的事,但*萌萌總是喜歡混在一起談。)(編按:此處「萌萌」指護家盟)

問題來自於家庭環境本身

其實在更早之前Millie Fontana在她的YouTube頻道,還有另外一個短片談她的家庭成長經驗。其中,她談到兩個媽媽相處有嚴重問題,家裡氣氛不好(似乎後來也離異了),她不喜歡她成長的家庭環境。我印象很深刻的是在該影片底下有很多人留言說他們是同志,他們雖然很不同意Millie Fontana在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立場,但對於她的成長經驗深感同情。

在這個個案當中,當事人把童年的不開心詮釋為缺乏父親的關係,迎合保守基督教主張一個爸爸一個媽媽的異性戀正典家庭,再進一步推論到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然而,真正的問題是在於Millie Fontana的家庭環境本身,而不是因為她雙親的性向是女同志。畢竟,在異性戀家長的家庭當中,如果父母關係失和、缺乏信任感,孩子的成長還是會不開心的。

在Millie Fontana的訪談中,她屢次提到女同志媽媽經常很努力地要向外人證明同志可以成家、可以把孩子養好,讓她感受到很大的成長壓力。前幾年得到很多大獎的美國電影《性福拉警報》(The Kids Are All Right, 2010)也描繪了許多類似的同志家庭的壓力,同志家長壓力很大,這股壓力也會轉移到孩子的成長。因為只要一個同志家庭不成功,異性戀就會理所當然地指責同志不適合當父母、質疑同志家庭存在的正當性。

這不叫歧視,什麼才是歧視?

只要有一個失敗個案,同志家庭就很容易被拿來當例證說明同志婚姻不應該存在。諷刺的是,Millie Fontana的個案正好扮演著這樣的角色,而萌萌們則是利用她痛苦的童年,證明一夫一妻的最高價值。所以,我也不意外,風向新聞這篇有這麼多人轉載。

當一個同志家庭出問題時,萌萌會拿來當例證說同性戀不宜結婚成家;然而,當一堆異性戀家庭出現各種問題時,萌萌們只會覺得認為那是個案狀況,加以輔導救濟就好,而不會把矛頭指向異性戀的性向,更不可能討論異性戀結婚合法化問題。這種系統性的差異對待如果不叫歧視,什麼才是歧視?

事實上,在美國有很多在同志家庭長大的孩子支持他們的家人和婚姻平權運動。然而,遺憾的是,萌萌們似乎永遠只願意去看那一個在論證上有問題的Millie Fontana個案,甚至是反覆消費、慶祝她的痛苦。

備註:

  1. 女同性戀小孩為兒權挺身而出 「不是有愛就可以成家」(風向新聞)
  2. Millie Fontana 的YouTube 頻道
  3. "Growing Up with Gay Parents",美國紐約公共電台WNYC訪談同志家庭長大的孩子,並且最後他們談到支持同志婚姻的立場

本文經江河清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