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9世紀,英國下議院也曾出現「宣誓風波」

在19世紀,英國下議院也曾出現「宣誓風波」
Image Credit: La ilustracion espanola y Americana, 15 de Julio 1880,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香港立法會的宣誓風波,其實早已在19世紀的英國下議院上演過一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青年新政的宣誓小風波,演變成一場一國兩制的危機。北京以強硬姿態,出動到人大釋法,非要除了梁游二人的議員資格不可。

假若北京不插手,事件又會演化成怎樣呢?其實議員的宣誓風波,早在有議會民主之鄉的英國下議院出現。其事件也在庭上被代表青政的潘熙及戴啟思引用成案例。19世紀是英國議會民主漸趨成熟的時期。中產階級被賦予投票權,造就了自由黨的中興。

「不真誠宣誓」的風波

當時其中一位進入議會的是無神論者及共和主義者的伯拉夫(Charles Bradlaugh)。由於他的無神論背景,伯拉夫拒絕照議會宣誓法向上帝發誓的誓詞,只以一個簡單的承諾(affirmation)替代。要知道19世紀的英國政體,已經在行君主立憲,真正國家主權屬於國會,就算是今天的脫歐公投,都要經過國會才可通過。因此下議院的代議士也毋須請示白金漢宮的維多利亞女王,只是決定成立一個專責委員會,研究是否讓伯拉夫以承諾代替宣誓。

由於英國在法庭上早已容許以承諾代替宣誓,主要是因為基督教內貴格派教義認為任何時候都應說真話,發誓對於他們而言反而是虛偽行為。不過國會的專責委員會最終決定拒絕伯拉夫的請求,而當伯拉夫決定妥協,自稱是「昧着良心」宣誓前,其政敵又以其不真誠宣誓為由,阻撓他進行宣誓。為了平息糾紛,首相格萊斯頓動議由議員成立另一個專責委員會,研究國會是否可以阻止議員宣誓。而專責委員會注意到只有允許伯拉夫宣誓,法院才可裁判其宣誓是否合法,最終決定讓伯拉夫宣誓。但當去到大會時,國會又以投票反對讓伯拉夫宣誓。

結果伯拉夫在議長禁止之下,自行走到台前宣誓,議長命令他退下不果,保守黨黨魁諾高動議要求伯拉夫退下亦不果。最後要出動到警衛官把他拿下,但他隨即又再走到台前。結果國會決定把他囚禁於大笨鐘下的一小囚室內,要到保守黨新任黨魁迪普雷利害怕伯拉夫會因此成為烈士,才把他釋放,而他的議員資格亦因此而被褫奪。

勝出四次補選

伯拉夫在其選區北安普頓的補選再次勝出,返回國會後又繼續為宣誓問題爭持不下而再被取消議員身份,結果足足引發了四次補選,而每次補選他都能勝出。他也得到首相格萊斯頓、大文豪蕭伯納等支持,而反對他的則有保守黨以及各大宗教領袖。伯拉夫最後要到六年後才被准許宣誓,國會也因此立了一條新的宣誓法,准許議員以承諾代替宣誓,而伯拉夫也得而被北安普頓人民樹立了一個銅像以作紀念。

伯拉夫的故事,是一個經典的公民抗命例子。首先是誓詞的宗教性質本身就排除不同信仰人士的議員資格,而伯拉夫就是本着自己的良心及信仰,針對該條法例而拒絕服從,甚至因而坐牢及罰款,最終也促使國會改例。梁游二人不承認香港特區及《基本法》亦是本着其政治理念而拒絕讀出的誓詞,本來沒有問題,但口出種族侮辱字句,令其正當性大減,遠不及伯拉夫按良心為由拒絕宣誓而高尚。

縱使如此,伯拉夫的宣誓風波也從未超出下議院的範圍,由法院或樞密院插手,原因是國會的最高主權地位。梁振英卻因為政治理由,先向立法會主席施壓,然後再上告法院,的確削弱了立法會的獨立性。然而作為地方的香港立法會始終與英國不同,最高權力機關還是全國人大。人大釋法,可以見到香港的憲制系統,實不等同於英國等主權國家。

人大有權用盡,粗暴專橫

然而人大有權是一回事,用盡卻是另一回事。英國國會長期存在愛爾蘭獨立派、蘇格蘭獨立派、共和派等諸多不同政見人士,原因是他們的民意認受備受尊重,這亦是英國政治文化的寬大之處。反而北京要用上釋法的下下之策,誓要把港獨聲音消滅,則是最粗暴專橫的行徑。甚麼專責委員會,甚麼動議投票,甚麼法院裁權,在人大釋法一鎚定音底下,不容半點雜聲。

這最後成為了雙輸局面,因為人大釋法沒有令青政變得理直氣壯。他們非但道德上吃虧,行動上也犯下大錯。畢竟效忠國家及憲法是對公職者的基本要求,要不他們可學主張北愛獨立的新芬黨(Sinn Féin)一樣,多年來不宣誓不辭職,直接把議席懸空,要不可學蘇格蘭國家黨一樣,進入體制爭取主導。梁游要港獨,又要入建制,宣誓效忠,卻不承認該政權,還要出言侮辱,然後自以為可以過關?

身為共和主義者的伯拉夫,雖然當年最終沒有向上帝宣誓,卻仍是要向英女王效忠的。梁游二人想必不會有伯拉夫被鑄銅像紀念的殊榮了,相反,他們很可能會在史書上留下「*小學雞」三個大字。(編按:小學雞,原意為小學生的貶稱,現泛指一切行為及思想幼稚、心智不成熟、經常撩事鬥非和到處生事的人,與小朋友同義。 而在臺灣亦有類似的詞語「小屁孩」。)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致知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周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