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溥聰憑什麼視察情報機關?掌權者不知自制,那就換黨執政

金溥聰憑什麼視察情報機關?掌權者不知自制,那就換黨執政
Photo Credit: VOA CC 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金溥聰視察情報機關在憲法、國安局組織法上都站不住腳,要不然金溥聰也可解釋相關法令視察各部會,這豈合理?執政者若不知自制,解決辦法只有換執政黨一途了。

馬英九總統利用出訪之際為金溥聰秘書長視察海巡署、調查局與警政署等行為正當化,筆者之前已經說明過,就憲法層次來說,全國最高行政首長仍為行政院長,即使行政院長由總統任命,但不代表總統就成為最高行政首長一樣。

(推薦閱讀:憲法學者:馬英九都不該單獨視察情報機關 更何況是金溥聰

總統無權指揮監督行政院長

因為除了該提名條文(憲法增修條文第三條第一項)外,憲法當中已經沒有其他條文明確提出總統可以指揮監督行政院長。而總統的具體行政權限僅在增修條文中規定,總統為決定國家安全有關大政方針,得設國家安全會議及所屬國家安全局,其組織以法律定之。

就該條文的文義解釋,很明顯的是總統必須要透過國家安全會議及所屬國家安全局,始能決定國家安全有關大政方針。國家安全的概念則在國家安全會議組織法當中規定為國防、外交、兩岸關係及國家重大變故之相關事項。

國安會也可視察國防部、外交部、陸委會?

而一般人認為,國安會秘書長為國安局之上級長官,所以可以依據國安局組織法等規定即可巡視海巡署、調查局與警政署等機關。或者是國家情報工作統合辦法第七條規定,「本局為瞭解各機關辦理前條工作之執行情形,得定期或不定期實施工作督訪,並辦理績效評鑑及獎勵。」

先不論此一規定乃是基於國安局組織法授權之行政命令,無法撼動憲法之權力架構,另一方面,於法規上賦予某機關針對某業務對於他機關可為績效評鑑之條文亦非特例,例如某大學實驗室抑或非隸屬於環保機關之其他機關實驗室為環境檢驗測定機構,則依據環境檢驗測定機構管理辦法環保署即應定期為績效評鑑,試問,如此即代表環保署長可到該大學巡視嗎?如此案例,即可清楚。

另一方面再次強調的是國家情報工作法第十五條也只規定國安局做為情報工作之主管機關僅得「負責統合指導、協調及支援情報機關之業務」。這種條文僅屬職務協助之要求,如果「負責統合指導、協調及支援情報機關之業務」的機關可以跑去巡視其他機關,那國家安會議秘書長可否巡視行政院所屬之國防部、外交部與大陸事務委員會呢?因為國防、外交、兩岸關係及國家重大變故之相關事項可是立法者所指的國家安全事項。

就這個答案來說,顯然是否定的。因為,如此一來就破壞了憲法六個權力機關的設計了。

掌權者不知克制 就換黨執政

當然,如此的說法,會有學者認為太過文義或者是阿Q,總統既然提名了行政院長,難道在施政上不會影響行政院長嗎?此點當然毫無疑義,因為身兼執政黨黨魁的總統,連立法委員的決定都可以影響了,何況是行政院長。但是這個都不是憲法規範的應然,雖然如此,掌權者如果不知克制,除了換黨執政外,別無他法。

Photo Credit: VOA CC 0

Photo Credit: VOA CC 0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