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流動攤販決定你的正義觀:政府應該強制驅離,還是發放補償?

如何看待流動攤販決定你的正義觀:政府應該強制驅離,還是發放補償?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亞里斯多德對正義的定義是這樣的:正義就是「相同的給予相同」對待,「不同的給予不同」對待。像這樣,不同的給予不同對待,就稱為「分配的正義」;相同的給予相同對待,就稱為「平均的正義」。

文:蔡社長

正義到底是什麼?

無數哲學家和政治思想家們對此展開滔滔不絕的議論。這些議論多半將正義與公平連結在一起,那是因為與這個詞的語源有關。「正義」的英文「Justice」源自羅馬神話中的正義女神「朱斯提提亞」(Justitia)。正義女神的雙眼被矇住,左手持秤,右手持劍,意味著公平和審判。我們所認為的正義也是如此——受到公平的對待,就是正義。

P215

如今問題就在這裡,到底什麼才是公平?有人認為,大家都接受同等對待,就是公平,就是正義。換句話說,在政治權利或經濟財富上,必須一視同仁。然而,並非所有人都覺得這是合乎正義的。另外有些人則反過來,認為差別待遇才是公平,才是合乎正義的。因此對於不履行政治、經濟義務的人,如果給他們和履行義務者相同的權利,基本上就是不公平的處理。這些人認為,應該以一個人的貢獻為標準,以此限制權限和權利或給予處罰,才更合乎正義。

亞里斯多德對正義的定義是這樣的:正義就是「相同的給予相同」對待,「不同的給予不同」對待。像這樣,不同的給予不同對待,就稱為「分配的正義」;相同的給予相同對待,就稱為「平均的正義」。

P216

當然,如果這兩種觀點能適當調和,就是最理想的狀態。問題是,不論個人、群體,還是國家,對「相同」和「不同」的認定,標準都是不一樣的。

因此,正義分為兩種看法,一種看法認為,在特定事件上,必須採取相同的標準,公平的判斷。另一種看法則持相反意見,認為應該有差別地評價正義。這兩種對立的看法,明顯表現在倫理、經濟和政治上。

總而言之,倫理上的正義,表現出來就是「公道」;經濟上的正義,就是「分配」;政治上的正義,就是「選擇」。

倫理的正義:垂直正義觀與水平正義觀

倫理中所說的「正義」,在觀念上和一般我們所認為的正義相似,也就是「公道」(合乎正義的方式)。

什麼是公道?有人認為,一個基本上存在差別待遇的世界就是公道。社會有垂直秩序,也有法律與規範。遵守和不遵守的人,就應該受到差別對待。但有些人則覺得一個一視同仁的世界才是合乎公道的。所有人類都應該毫無例外地享有人權,這是任何人都擁有的絕對權利,因此社會應努力實現一個無差別、無等級的水平關係。

世界上有兩種人,擁有垂直正義觀的人和擁有水平正義觀的人。我們可以透過幾種情況,來了解一下自己站在哪一邊。

P218

狀況一:強制驅離攤販

K國確定將舉辦亞運,在整頓競賽場周邊與選手村的過程中,長期在該地區做生意的流動攤販成了一大問題。該地區長久以來一直未進行取締,已經成了默認的小吃街。政府雖然要攤販們自行撤離,但攤販們均不予回應。

攤販們的訴求是這樣的:「這裡是高齡攤商維持生計的商圈,請讓我們繼續營業下去。而且大家都是向前任攤商付了權利金之後才接手過來的小生意,國家如果不給予補償,我們絕不撤離」。但K國依法不承認商人之間交易的權利金,也堅持這地區不屬合法商圈,無法給予補償。

國家考慮採取兩種措施:第一,超過自行撤離期限後,將採取強制驅離手段;第二,給予充分補償,誘導攤販自行撤離。你覺得哪種選擇才算公道?

我們來聽聽意見不同的A、B兩人的主張。

A:「對違法攤販採取強制驅離手段才是合理的。首先,任何人都必須遵守法律規範,不應該有例外出現。他們不僅沒有得到政府的許可,甚至也沒善盡納稅的義務。像這種只強調自己的權利,卻不盡任何義務的行為實在太自私了。而且他們還讓附近守法店家和居民蒙受其害,附近店家都規規矩矩地繳稅、付房租、開店做生意,這些攤販卻以違法行為,搶奪附近商家的利益。

政府有保護私人正當財產的義務,但該受到保護的,是合法營業的店家。況且攤販不但把道路弄得又髒又亂,還妨礙了附近居民的通行。所以政府不該和違法者妥協,必須採取強制驅離措施。」

B:「政府應該以發放補償、誘導攤販自行撤離的方式,來取代強制驅離手段。攤販們就算違反現行法規,但還是遵守市場裡的不成文規定做生意,為了占有一席之地,還支付權利金。就因為政府長期以來都未取締,所以攤販們認為政府已經默許他們的存在,也才願意支付權利金。光憑這點,要他們承擔所有的損失似乎有點不公道。國家不能只從表面上來解讀法律,還要站在保護所有公民財產和安全的實質立場來執法。

況且這些人都是現實中謀生困難,才不得不出來擺攤的人,如果採取強制驅離手段的話,就等於剝奪了他們最基本的生存權。他們之所以只能擺攤做生意,大多和經濟環境有關,政府必須對他們負起責任,因此補償是有必要的。」

狀況二:公權力投入罷工行動

Y航空公司因為與激增的廉價航空競爭,導致業績日趨下滑,過去三年的員工薪資不但凍漲,新進人員錄用也大為減少。屋漏偏逢連夜雨,最近還碰上了經濟不景氣,到國外旅行的遊客數量大減,預料今年營收將出現數百億韓元的赤字。公司判斷,這不會只是短期間的赤字,為了公司長遠的經營,決定進行改組,並隨即公布裁員。宣布今後三年內,將陸續裁減目前員工的30%,對於因裁員使得人力不足的部門,則打算以非正職人員補充。

對此,工會提出強力反彈,與資方進行了十多次談判,但雙方堅持己見,總是不歡而散。工會以調漲薪資、給予雇用保障為訴求,占領公司大樓,發動罷工。資方則指責工會趁著休假旺季在即,發起罷工,要求政府使用公權力驅離。

政府面臨兩種選擇:一種是使用公權力強制驅離罷工人潮,一種是公權力不介入,交由勞資雙方自行協商,謀求解決之道。

哪種選擇才是合乎公道的呢?我們來聽聽A和B的說法。

A:「公權力的介入是合理的。企業的首要目標是永續經營和創造利潤,唯有企業能存續下去,才能保障員工穩定的雇用環境。而且在企業創造利潤的過程中,消費者也可以利用該企業的商品與服務,因為雙方的交易,社會才得以維持安定。然而當公司經營狀態惡化、面臨危機時,不顧大局,只堅持自己利益,就是一種自私自利的行為。而且公司不屬於勞工,是股東的財產。

在公司有辦法挽救赤字的時候,工會竟強行發起罷工,非法占領公司大樓,這是侵犯他人財產的行為。國家有義務保護公司和個人的財產,不受到這個利己主義團體的侵犯。唯有使用公權力來維護社會秩序,公司才能有穩健的發展和安定的成長。」

B:「公權力的介入是不合理的。工會以團體方式行使權利,是受憲法保障的合法權限。根據韓國憲法第三十三條第一項規定,『為了提升勞動條件,勞工有自主團結權、集體交涉和集體行動權』。勞工不能以個人,只能以團體方式採取行動的原因,在於企業擁有單獨勞工所無法比擬的強大權限和權利。公司單方面解雇勞工,會對勞工個人及其家族生存產生莫大的影響。明明是為了自己和同事的生存所發起的抗爭行為,卻硬是打上自私自利的烙印,這才是漠視他人生存的利己行為。

況且企業把因為經營不善與對策失當所造成的損失與責任,全部轉嫁到員工身上,這樣的處理本來就不合乎公道。即使無關自身利益,所有公民也應該支持工會罷工。唯有看似事不關己的罷工能得到社會全體的支持,之後當自己的權利受到不當侵犯時,自己的抗爭才會得到他人的支持。」

狀況三:非法外勞的人權問題

J國的外籍勞工有一百七十萬人,約占了全體國民的3.4%。其中非法逾期居留者有二十萬人,大多是簽證到期或居留證遭到撤消的情況。非法外勞的問題,不只是當事人在惡劣工作環境工作,還可能經常拿不到工資的個人問題,也會還擴及這些人的子女。在父母未能依法受到保護的情況下,孩子們也無法享有基本醫療和教育的福利。

在人權團體和公民團體的強烈要求下,為了這些非法外勞的子女福利,J國政府只好另外提撥預算,讓這些即使是非法外勞的子女,也能接受最基本的醫療、教育優惠。甚至透過各種不同的制度,延遲對家長的強制遣返。

對這個制度可以有兩種評價:一種認為這是不合理、錯誤的政策,另一種則認為這是合理、正確的政策。

實際上哪種判斷才合乎公道?我們來聽聽A和B的意見。

A:「給非法外勞及其子女福利是不合理的。非法居留本身就是一種明顯挑戰該國主權的不法行為。原則上,目前對於非法外勞,大多數國家都是採取強制遣返的策略。人權這種概念,不該成為違法者的免死金牌。外勞的人權,只適用於合法居留的外籍勞工。即使如此,在實際操作上也有很大的問題。國家的福利預算有限,現實中還有很多擁有當然權利的本國國民,因為預算不足,而無法享有福利優惠。在本國國民的問題都未能解決的情況下,竟然為了外籍罪犯的人權濫用稅金,國家簡直就是遺忘了自己存在的目的與義務。

國家首先要考慮的,應該是擴大本國國民的工作機會和福利,其次應該對比本國國民,在可見的範圍內限制外籍勞工的權限,最後應該對非法外勞採取強硬的對策,來維持社會整體的秩序。」

B:「就算是非法外勞,本人和家屬的人權還是應該受到保護。人權不是一種相對的概念,也不是可以依現行法限制的權限。不分種族、性別、經濟能力,只要是人,都有權受到保護,活得像個體面的人。只因為被貼上了非法的標籤,就必須處在悲慘的環境,這是不應該的。非法外勞當然不能隨便就地合法,因此國家應該並行兩種政策:一是制度上的加強,讓非法外勞人數不再增加;二是針對非法居留的外國人及其家屬,不要僅給予懲罰,也要給予支援引導,讓他們能適應這個社會,成為社會一員。

就現實來說,外籍勞工提供了3D產業(注:指骯髒、辛苦和危險)大量的人力,在某種程度上也緩解了因人口減少所造成的生產和消費疲軟的問題,所以應該要改善他們做為社會一員的最基本待遇。」


以上的內容並不是想一一評價這些個別與具體的案例,而是希望讀者們在讀完這本書的時候,能對A和B的看法何者正確,做出自己的判斷。上面的說明只是想將貫穿在具體現象裡的基本正義觀概念化而已。

正義有兩種觀點:垂直正義觀和水平正義觀。有些人認為,正義(公道)應該針對遵守既有垂直秩序的人,一視同仁是不對的。努力和不努力的人、守法和不守法的人、本國和外國人,必須明確區分,給予差別待遇,這才合乎公道。這種主張正好符合亞里斯多德所說的「不同的給予不同」分配的「差別正義觀」。同意這種見解的人,一般都會支持A的看法,強調對於非法或擾亂社會秩序的行為,必須採取強烈對策,才算合乎正義。

另外一些人所主張的正義,則是水平正義觀,認為所有人不該因為性別、人種、年齡、地區、財富而受到任何差別待遇。尤其是目前處於困境,暴露在暴力環境中的人,他們的人權更需要受到保護。不只如此,政府應該進一步提供積極協助,讓他們能得到人性化的對待。這種主張符合亞里斯多德所說的「相同的給予相同」分配的「平等式正義觀」。同意這種見解的人,會覺得B的看法比較恰當,強調透過同情和關懷,一視同仁地生活在一起才合乎正義。

P226

哪種正義觀才是正確的呢?這很難說,只能說垂直正義觀和水平正義觀都只是了解世界的基本觀點而已,不是能經由提示證據和討論來辯駁的個案。批判或指責他人世界觀的行為,雖然不完全毫無意義,但卻是損人不利己的事情。

知己知彼,不是為了確認雙方之間無法溝通,反而是因為要嘗試溝通。只有在承認自己無法認同他人世界觀的時候——也就是承認自己與他人活在不同世界的時候,才會嘗試去溝通。

以上我們從倫理的角度探討了所謂的正義。倫理中的正義,就是「公道」。現在我們轉向經濟的角度來探討正義。在倫理層面,我們以案例為中心來思考,但在經濟層面,則將從理論的角度探討何謂正義。

書籍介紹

如果我們一起做總統:關於未來,讓你一無所懼的七堂課》,究竟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蔡社長

想像有一天,一枚「加稅按鈕」來到總統面前……這是個關鍵的選擇,整個社會將因此走向不同的結果。如果由你來決定,怎麼做才對?你,會開始什麼樣的思辨?

「除了少數極端的人,大部分的人都是合理、善良的。雖然我們從現實與媒體中看到,社會中似乎充斥著對立與衝突,但儘管不斷重複錯誤與重蹈覆轍,世界還是一小步、一小步地向前邁進。而帶領世界前進的主人翁,就是公民。

所謂的公民,並不是指什麼理想國,也不是某種已完成的特定狀態。公民指的就是存在於你我身邊的一般人,有欲望、有競爭,或聰明、或愚笨,會努力也會懶惰……就是這樣的一群人。

這本書不是教你如何成為一個合理的公民,只是想讓一個普普通通的公民,知道今後會面臨什麼樣的選擇罷了。希望這本書,在身為公民的你試圖做出合理選擇與決定時,能小有助益。」

──蔡社長

如果我們一起做總統:關於未來,讓你一無所懼的七堂課 蔡社長
Photo Credit: 究竟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