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絲路:一個關於網路商譽、藥物、消費者的故事

踏上絲路:一個關於網路商譽、藥物、消費者的故事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網路徹底地改變了商業與貿易模式,不僅無縫連結世界各地的賣家與買家,也使得購物更加簡單、方便、迅速,現在全球約有五成的消費者會透過網路購物,而這個比例仍在連年成長。在立即買、一鍵交易、隔天到貨、產值數十億的電子商務世界之外,還有另一個市場也正在急速成長,在這個世界中,無論合法非法,什麼都可以成為商品。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網路徹底地改變了商業與貿易模式,不僅無縫連結世界各地的賣家與買家,拓展新的市場,也使得購物更加簡單、方便、迅速,現在全球約有五成的消費者會透過網路購物,而這個比例仍在連年成長。不過,在立即買、一鍵交易、隔天到貨、產值數十億的電子商務世界之外,還有另一個市場也正在急速成長,在這個世界中,無論合法非法,什麼都可以成為商品。

根據2014年的一項調查,四十三國的八萬名毒品使用者之中,透過網路取得藥物的人數呈上升趨勢。在英國,單是2013年就有近兩成的吸毒者曾在網路交易,而且大多數人都是在同一處購入毒品。我沒有服用過非法藥物,當然也沒有任何購買經驗,但一天早上,有個看似普通的白信封被丟進我家門口,內容物是非常少量的高級大麻。我只是簡單按了幾次滑鼠,就完成過去三年來約十五萬人曾做過的事:在「絲路」購買毒品。

1972年,早在購物網eBay或亞馬遜尚未問世時,加州史丹佛大學以及麻省理工學院的學生完成了史上首次的網路交易,史丹佛學生在人工智慧實驗室利用Arpanet帳號售出少量的大麻,而這就是一股雖小卻不容忽視的潮流濫觴。90年代期間,成群的藥頭會定期出現在毒品網路討論看板,向毒品行家兜售小眾的麻醉藥物。

2000年代初期,首個大規模線上藥物市場出現在表層網路,「農夫市集」(Farmer’s Market)僅以電子郵件提供服務,主要販售迷幻劑。FBI提出的一份訴狀指出,2007年1月至2009年10月期間,農夫市集完成五千筆以上的訂單,並且在25個國家累計有一百萬美元的銷售額。之後於二○一○年,農夫市集成為Tor隱匿服務的一分子。

目前約有四萬個Tor隱匿服務網站在營運中,由於Tor具有完善的流量加密系統,對於無管制、無審查的市場而言,這裡是最佳落腳之處,儘管多數的隱匿服務都合法,仍約有一成五的服務涉及非法藥物。

2010年11月27日,在表層網路的迷幻蘑菇論壇「Shroomery」中,名為「altoid」的使用者發表了以下訊息:「我發現一個叫「絲路」的網站,這個Tor隱匿服務網號稱可以匿名買賣任何東西,我在考慮試買看看,但是想問一下這裡有沒有人聽過,或是可以給我一點建議。」

兩天之後,「altoid」現身在論壇「比特幣聊天」(bitcointalk.org)並提問:「有人用過『絲路』嗎?這個網站有點像匿名版的『亞馬遜』購物網站,我覺得那裡應該沒有賣海洛因,但是有其他的東西。」接著「altoid」連往一處WordPress部落格,找到更詳細的資訊:已經上市的商品包含「大麻、迷幻蘑菇、以及搖頭丸」,該部落格也建議使用者以買家身分註冊,或是「以商家身分加入市場」。

RTX1EWRS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在亮眼外觀的背後,是一套縝密的安全系統,網站僅能透過Tor伺服器進入;商品只能以比特幣購買;訪客則最好用數位化名註冊帳號;買家與賣家之間的所有通訊都必須使用PGP加密技術,訊息經讀取後便會自動刪除。二○一一年六月,新的安全論壇成立,目的是促進網站使用者之間的溝通效率。
螢幕快照_2016-11-09_下午3_45_41
2011年10月,「altoid」又再度來到相同的比特幣論壇,不過這次他的身分不再是好奇的潛在顧客,而是這個新興購物網的主要會員,目前「誠徵『資訊科技高手』」協助維護頁面。

消息開始流傳,於是在2011年春季,一小群賣家完成註冊,同時也吸引數名買家加入,到了5月,在絲路上市的商品超過三百項,幾乎全都是非法藥物,接著同年六月,線上雜誌《高客》(Gawker)報導這處「可以買到任何東西的匿名市集」,事後效應可想而知:數以千計的使用者湧入市場。

這些新訪客所見到的景象,完全不同於「農夫市集」這種鬆散、業餘的網站,更迥異於穿梭於論壇間、高風險的特殊兜售方式。正如「altoid」所言,網站採用專業、貼近直覺的設計:網頁左側列出販售中的產品類別,當使用者點選各項產品的相片,賣家資訊也會同時顯示,包含簡介和聯絡資料;客服申訴連結就列在顯眼處,使用者的「購物車」以及帳戶餘額也十分顯眼。

而在亮眼外觀的背後,是一套縝密的安全系統,網站僅能透過Tor伺服器進入;商品只能以比特幣購買;訪客則最好用數位化名註冊帳號;買家與賣家之間的所有通訊都必須使用PGP加密技術,訊息經讀取後便會自動刪除。2011年6月,新的安全論壇成立,目的是促進網站使用者之間的溝通效率。

網站不僅對顧客友善,管理更是有條有理。2011年10月,「altoid」又再度來到相同的比特幣論壇,不過這次他的身分不再是好奇的潛在顧客,而是這個新興購物網的主要會員,目前「誠徵『資訊科技高手』」協助維護頁面。在此時期,是由二到五人組成的管理團隊負責網站營運事宜、處理買賣家申訴、並且檢查網站是否有遭到執法機關滲透的跡象,這些管理員必須提交「每週報告」給主站務管理員—名為「恐怖海盜羅伯茲」(Dread Pirate Roberts,DPR)的使用者—雙方透過Tor聊天功能以及內部電子郵件系統通訊,報告已完成事項、提出需解決的問題、尋求指示、或表達去意。絲路會對所有站內交易抽成,而站務管理員則可以依工作內容,每週賺取一千至兩千美元不等的薪水。

提倡無拘無束,狂野而自由精神的恐怖海盜羅伯茲

儘管時不時面臨駭客攻擊、賣家遭逮捕、以及網站佣金費率爭議(2012年1月站方宣布費率大幅修正,是風波最大的一次爭議)等問題,絲路仍然持續茁壯,根據FBI的統計,截至2013年1月,網站交易額已達十二億美元以上,將近有四千位匿名賣家,向世界各地的十五萬匿名顧客銷售商品,據傳恐怖海盜羅伯茲單是收取佣金,每天就可賺進兩萬美元。

4906605522_781d53257a_o
Photo Credit: JD Hancock/Flickr
「恐怖海盜羅伯茲」一名源自1973年出版的書籍《公主新娘》,書中的「海盜」一角並不是一名男性,而是由不同時代的個人將這個名號定期往下傳承。選用這個稱號有其原因,即「絲路」是一波運動,羅伯茲在2012年寫道:「我們不是活該被徵稅、控制、規範的畜生。未來人類精神應該要欣欣向榮、無拘無束,狂野而自由!」

目前絲路是有史以來最精密的線上毒市,而且催生出這項計畫的動機可不是只有財務收入。使用者首次進入絲路時,會收到來自恐怖海盜羅伯茲的問候訊息:

我想花點時間和你聊聊什麼是「絲路」,還有你可以如何在這裡有效運用時間。首先談談網站名稱,原本絲路指的是古代一條通往歐、亞、非三洲的貿易路線,在連結三大洲的經濟與文化上,扮演極重要的角色,同時也經由貿易協議促進各地的和平及繁榮。我希望這裡的現代絲路也能發揮相同的效果,為貿易夥伴提供合作的框架,以安全有保障的方式互利共榮。

「恐怖海盜羅伯茲」一名源自1973年出版的書籍《公主新娘》(The Princess Bride),書中的「海盜」一角並不是一名男性,而是由不同時代的個人將這個名號定期往下傳承。選用這個稱號有其原因,即「絲路」是一波運動,羅伯茲在2012年寫道:「我們不是活該被徵稅、控制、規範的畜生。未來人類精神應該要欣欣向榮、無拘無束,狂野而自由!」

一個活躍的生態系正圍繞著絲路茁壯,橫跨所有Tor隱匿服務中的論壇,甚至延伸至表層網路如4chan和Reddit等論壇,在此聚集了一群怪異的「跟隨者」:自由意志主義分子、比特幣狂、毒蟲、以及藥頭,這群人都因不同的理由,為無管制線上市場的理想投入努力,這個持續擴張的社群長期觀察絲路市場,檢查網站的安全漏洞與性能,也會彼此交流各種發現。

我聯繫上一位站務管理員,曾在絲路上負責熱門一時但後來被迫關閉的Reddit群組,他對我說:「只要有人不想被政府限制,想自己決定可以把什麼放進身體,這裡就像是他們的避風港。買家和賣家都可以享有自由,用現實生活中不可能的方式放開心胸表達自己。」

2013年秋季情勢大變,儘管站務管理員和絲路社群謹慎嚴防,FBI臥底探員還是從2011年11月就開始在絲路購物,並且密切追蹤羅伯茲以及其他主要賣家和站務管理員。2013年10月1日,在舊金山的一間圖書館,FBI逮捕二十九歲的羅斯.烏布利希(Ross Ulbricht),因其涉嫌走私毒品、買兇謀殺、電腦駭客行為、以及洗錢,FBI認為烏布利希就是恐怖海盜羅伯茲。

大學畢業的烏布利希自稱是自由意志主義者,在遭到逮捕之前,他一直以約書亞.泰瑞為名,住在圖書館附近的小型分租公寓,並且向室友謊稱從事外匯交易,甫從澳洲返國。FBI聲稱已從烏布利希的電腦沒收十四萬四千枚比特幣(約價值一億五千萬美元),短期內又接著逮捕數名嫌疑犯:高調的絲路管理員以及英國、瑞典、愛爾蘭、澳洲、和荷蘭的毒販。

RTR4D53P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烏布利希遭逮捕後,絲路的訪客開始收到新的進站問候訊息:「此隱匿網站已遭到聯邦調查局查封。」

烏布利希遭逮捕後,絲路的訪客開始收到新的進站問候訊息:「此隱匿網站已遭到聯邦調查局查封。」於是消息迅速傳開,一名4chan論壇「/b/」看板的使用者寫道:「竟然發生了這種事靠靠靠靠」並且在網站被移除的數分鐘內,擷圖並分享FBI撤除通知的畫面,另一名使用者回應:「你們知道這代表什麼嗎?這不只是戀童癖沒有披薩或是我們沒有毒品的問題,我們的每一個避風港都被攻陷了。」絲路的相關論壇位在不同於本站的伺服器,因此仍然正常運作中,但全都陷入恐慌之中。

故事在這裡畫下句點了嗎?並不盡然。烏布利希遭逮捕七天後,自2013年2月起擔任絲路管理員的「自由黨」(Libertas)再次現身於論壇,並且發表以下訊息:「各位先生女士,現在我要宣佈新家所在處……就讓執法的傢伙繼續浪費時間和資源,但我們要讓世界知道,我們才不會任由暴力政府惡棍踐踏我們的自由!」

絲路將以二代絲路之姿重出江湖:全新且更優質、更安全的網站。「自由黨」預估新網站可以在一個月內開始營運,而為了營造戲劇性效果,二代絲路的臨時登陸頁面故意顯示假的FBI撤除通知。「自由黨」和其他站務管理員不分日夜地工作,利用原網站的原始碼重建絲路,並且盡快讓更多老賣家重返崗位,雖然有不少跟隨者因為比特幣隨著網站一起消失而憤憤不平,多數人還是急於重新開業。伊尼戈(Inigo)是「自由黨」的管理員同事,他抱怨大量電子郵件令人吃不消,全都來自急著重回市場的賣家,他只能在論壇上道歉:「我們正在盡快處理。」

一個月後,萬事具備。忠於原有的稱號,新一代的恐怖海盜羅伯茲重新現身,負責網站的營運事宜。(在本人寫作期間,這名羅伯茲的身分仍是個謎。)2013年11月6日早晨,現任的恐怖海盜羅伯茲在Twitter宣告:「#絲路的理想永遠不滅。」接著他轉往論壇:「絲路已經浴火重生,一切都已經準備好等著各位重返家園,歡迎重回自由的懷抱……。」絲路又再次暢通無阻。

然而,儘管「自由黨」和伊尼戈竭盡全力,絲路還是失去了市場龍頭地位,絲路並不是暗網中唯一的交易市場,只是規模曾經無可匹敵。其他網站早已嗅到機會,自2012年便有幾個市場競爭者出現,例如「重裝黑市」(Black Market Reloaded)以及「俄羅斯匿名市集」(Russian Anonymous Market Place)。

2013年十月市場龍頭突然消失,引發接連六個月的騷亂,新的市場網站紛紛成立、接著受到駭客攻擊、遭執法機關撤除、接著又再次重啟,還有數十個仿冒的市場接連出現,意圖騙取買家的比特幣。部分的絲路使用者在FBI突襲之後轉往「綿羊市場」(Sheep Market),但不久之後,綿羊市場也突然消失—不是受到駭客攻擊,就是故意關站—所有用戶的比特幣也隨之蒸發。2014年2月首週,眾所期待的「烏托邦」(Utopia)市集正式成立,卻在兩週之內遭到荷蘭警方撤除,買家與賣家早已習慣穩定又值得信賴的絲路,現在只苦於尋找能夠信任的網站。

猜忌與懷疑的氣氛籠罩網路市場,主管機關看似處於上風,但情勢隨即又開始變化,2014年4月,各個市場紛紛安頓完成,三大網站漸漸以值得信賴又可靠之姿嶄露頭角,同時日漸茁壯,商品銷量更勝以往。訂單開始回流,2014年1月至4月期間,單是二代絲路就完成十萬筆以上的交易,彷彿之前什麼也沒發生過。

自從這些「暗網市場」出現,想當然爾,便引起外界一陣騷動與驚惶不安。2011年,《雪梨晨鋒報》警告大眾:「壯大中的線上毒品市場令主管機關束手無策。」而在2012年,《每日郵報》將絲路稱為「網路中最黑暗的角落」。美國參議員查爾斯.舒默(Charles Schumer)於2011年要求政府對絲路展開調查,並將該網站形容為「前所未見、最厚顏無恥的網路毒品兜售行為」。

然而,線上毒品市場存在其實並不令人意外,真正令人吃驚的是這種交易模式居然行得通,畢竟暗網市場是風險極高的商業環境,買賣家全部匿名、也從未照面,即使賣家或站務管理員私吞使用者的錢,受害者也無法求助於主管機關。暗網市場的一切都是非法行為,而且長期面臨執法單位攻堅或滲透的風險,但在這些惡劣條件下,暗網市場依然蓬勃發展,為什麼?

別驚訝,絲路的成功同樣來自購買者的評價建立的數位商譽

當消費者在現實世界中購買毒品,選擇或多或少會受到地理條件限制,同時也會受到熟識對象的影響。而在二代絲路,選擇卻是多到難以抉擇,數千項商品以及數百名賣家,競爭橫跨各大網站,這是所有線上市集都會面臨的問題,所有市場也都用相同方式解決。

消費者權益傘式組織「國際消費者協會」(Consumers International)的路克.厄普丘奇(Luke Upchurch)指出:「若沒有使用者評價機制,合法電子商務不可能成功。評價有助於消費者更明智地選擇商品,也有助於生產者建立商譽。」根據國際消費者協會所發表的研究,英國有八成八的網路買家會依評價決定是否購買商品。

加密技術和加密貨幣比特幣,創造出絲路得以存在的技術條件,然而使用者評價才是絲路成功的關鍵。每一個販售毒品網站都有評價選項,通常是以一到五評分加上文字意見,對於所有買家而言,針對購買經驗精確且仔細地評價是一種義務,一名經驗豐富的使用者在二代絲路論壇對新手寫道:「其他人要透過你提供的資訊,才能推測賣家提供的商品如何。所以當你在寫意見時,記得要提到出貨時間、商品品質、商品數量、以及賣家的顧客服務。」

我決定要購買少量的大麻,藉此徹底釐清整個系統的運作方式,不過大麻可不是集中在網站的小角落:廣告中的商品約有三千種品項,分別來自兩百個不同的商家。我開始一一瀏覽不同賣家的評價,試著找出其他買家認為可靠又值得信賴的交易對象。

第一次訂的貨沒收到……結果賣家幫我重寄一次,我很滿意……「天堂」是現在市場上最好的賣家!!態度很好也很願意溝通。我很快就會回購;)真心推薦這位賣家……五顆星。

當然,也務必要確認偶爾出現的負面評論(百分之百的滿分反而會令人起疑):「完全沒有收到商品,但還是值得信任的賣家,我會再訂一次。意外偶爾會發生,買了就要有心理準備。」

買家也必須經營自己的聲譽,站方會依買家在網站消費和要求退款的總金額進行評斷,就買家而言,良好的聲譽固然重要,但對於賣家,數位商譽就是一切,其他如名稱、規模、承諾,全都不值一提。

匿名市場和聲譽制度的概念,以及如何在匿名世界建立信任的問題,全都源於早期密碼叛客的時代,不過密碼叛客族也明白,如果所有人都保持匿名,就意謂無人可信任,畢竟使用者今天用化名對其他人偷搶拐騙,明天就可以註冊另一個化名。在密碼叛客族的想像中,使用者會長久使用同一個數位化名:這個網路人格並不會連結至「真實世界」的身分,而是長時間培養出的獨立身分和名聲。

1988年,密碼叛客創辦人之一提姆.梅在〈密碼無政府主義宣言〉(Crypto-Anarchist Manifesto)中解釋,在未來無政府的數位時代,「個人名聲對人際來往的重要性會大增,甚至比現今的信用評等還要重要。」恐怖海盜羅伯茲創立的絲路之所以成功,主因就是他在兩年間累積的成功交易數,為信譽奠下了穩定的基礎,因此即使沒有人知道羅伯茲的真面目也無妨。

和亞馬遜或eBay一樣,良好的聲譽需要經由長時間建立,當原本的絲路被迫關閉,賣家不僅損失了舊有的數位經歷,也失去了長期的商譽。2013年10月,一名賣家向二代絲路管理員抱怨:「我們大多數人花了非常多時間和金錢,就是為了增加我們各自的買家和/或賣家帳號統計資料。這些資料有沒有可能備份在其他地方,然後可以轉移到新的市場?」管理員平淡地回答:「沒有,完全沒有備份。」過去所有的資料都隨著網站灰飛煙滅,「恐怕我們不得不再當一次菜鳥了。」另一位管理員補充說道:「不管是從優良的客服或優質的產品下手,重新建立商譽和讓顧客想起你的優點,都只能靠自己。」

RTXXZVX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如此大量的金流在這些網站間穿梭,而良好商譽就是能從中分一杯羹的關鍵,因此有部分商家試圖鑽評價系統的漏洞,不過市場內的自我約束程度卻非常驚人,許多成員會主動指認並驅逐詐騙分子。

如此大量的金流在這些網站間穿梭,而良好商譽就是能從中分一杯羹的關鍵,因此有部分商家試圖鑽評價系統的漏洞,常見的伎倆如創建假帳號發表正面評價、對競爭者發表負面評論、付費請他人強力推薦、甚至免費提供商品以換取正面評價,不過市場內的自我約束程度卻非常驚人,許多成員會主動指認並驅逐詐騙分子。謠言坊(Rumour Mill)是最受歡迎的二代絲路論壇,僅專門討論賣家和商品,而在謠言坊的討論串中,各家的商譽和商品競爭都十分激烈,詐騙犯則經常被指名道姓地羞辱。

以商譽為基礎的交易,催生出強大、由消費者主導的非正式自律制度,使用者因此可以在購買商品時,做出更明智的選擇。在街頭購買毒品,並沒有可靠的方法判斷真偽,要是出了什麼差錯也無從求助,這也是為何街頭毒品的純度差異極大:街頭古柯鹼的平均純度是百分之二十五,但也曾出現過純度僅百分之二的古柯鹼,通常都是中間人和毒販從中摻入苯佐卡因等其他物質。2009年針對查獲搖頭丸的分析顯示,其中半數根本沒有搖頭丸成分,而是咖啡因和1-苄基哌嗪。如果對於放進身體內的物質一無所知,可能會造成悲劇性的結果,例如在2009至2010年,受污染的海洛因造成四十七名蘇格蘭吸毒者感染炭疽病、十四人死亡。

暗網市場以先進卻又眾所熟悉的方式解決上述問題,就商品品質及純度而言,使用者評價制度催生出更安全、更有系統、也更可靠的判定方法:相信商品使用者的評價。確實,暗網市場的商品價格差異較大,在部分情況下,市場競爭極為激烈:以2013年10月為例,絲路的古柯鹼平均價位落在每克九十二點二美元,相較之下,街頭古柯鹼的全球平均價位為每克一百七十四點二美元,兩者價位差距達百分之四十七。

另一方面,絲路的大麻平均價格是每克十二點一美元,高於全球平均價格的每克九點五美元。此外,絲路的海洛因特別貴,是美國街頭價的兩倍以上。不過據「改變毒品政策基金會」(Transform Drug Policy Foundation)的史帝夫.羅爾斯(Steve Rolles)指出,如果吸毒者可以確定毒品的品質,就會更願意支付較高的金額。

一切重來的市場壓力

根據我的研究,在絲路購買毒品是極為愉快的過程,除了瀏覽數不清的商品,還可以體驗排山倒海的特殊優惠活動、免費包裝服務、免費贈品,賣家態度殷勤又反應快速,商品(據稱)物美價廉,在這裡,顧客就是老大。

毒品市場向來以地方聯合壟斷著稱,暗網市場卻將全新的互動模式引進毒品世界,而這套模式正是戰後著名經濟學家阿爾伯特.赫希曼(Albert Hirschman)所提出的「出走」與「發聲」—透過這兩種方法,組織成員可以促使組織達成其訴求。不滿的買家可以利用評論「發聲」,也可以選擇與其他八百位賣家之一交易,進而迫使令其不滿的賣家「出走」,這也意謂賣家被迫相互爭奪顧客,並且受制於評價制度。

引進有效的支付機制、評價制度,再加上真正的競爭之後,權力便從賣家手中轉回消費者身上,精明冷靜的二代絲路管理員「自由黨」在論壇最後幾次的發言之中,2013年11月的文章最能清楚說明誰才是市場真正的主宰者:「嗨各位,很抱歉大家必須忍受回應緩慢的客服……我們正在努力修正系統,確保未來不會有漏接訊息的狀況。如果各位因為訊息遲遲沒有回覆而感到不便,請讓我再次道歉。自由黨。」

暗網市場中的出走和發聲機制,效果和經濟學課本的推論完全一致:為消費者爭取到更理想的交易內容。我在前文所列出的賣家相關統計中,最令人訝異的並不是毒品銷售量或種類,而是滿意度,在十二萬筆評價中,超過百分之九十五的評分都是滿分五分,僅有百分之二是一分,尼可拉斯.克里斯汀(Nicolas Christin)教授在二○一○年分析絲路的評分時,也得到幾乎相同的結果。

一旦這類以消費者為主的市場問世,便會開始四處蔓延,二代絲路、安哥拉、潘朵拉市場(Pandora Market)以及其他市集,都已經針對安全性、佣金費率、和使用便利性展開激烈競爭。2014年4月,毒品市場專門搜尋引擎「Grams」上市,功能是針對商品搜尋規模最大的市場,方便使用者找到理想商品,近期Grams推出搜尋趨勢功能,賣家甚至可以為自己的網站和商品,購買贊助關鍵字排名。

根據《暗網上的毒品》(Drugs on the Dark Net)的作者詹姆斯.馬汀(James Martin)指出,部分賣家甚至開始標榜自己販售的鴉片和古柯鹼是「公平貿易」、「有機」產品,或是來自非戰亂國家。一名毒販寫道:「我們是一群自由派古柯鹼販子,從不向壟斷組織進貨古柯鹼!從不向警察收購古柯鹼!我們幫助秘魯、玻利維亞的農人,也協助巴西、葡萄牙、阿根廷的化學系學生,我們支持公平貿易!」

AP31013260744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2015年烏布利希的支持者在紐約法庭外抗議司法對他的審判不盡公平。他們手上的標語為:「被挑中的代罪羔羊」、「沒有受害人,哪裡加害者」。

絲路遭到突襲查緝六個月後,暗網的市場數量登上歷史高峰,2013年8月我剛開始寫作本章,到了2014年4月,市場所銷售的商品量已經高達當時的三倍。這些新市場在2013年底的波瀾之中興起,更加安全也對顧客更友善,多簽代管服務、「錢幣混合」技術、以及搜尋引擎都是基本配備,當然,個別的市場或賣家還是會落入法網,但每次遭到攻擊後,這隻九頭蛇都會長出新的頭顱。市場有學習能力,而每次市場進步都讓消費者握有更多權力,迫使毒品和網站的品質再進一步。

也許將來改造毒品產業的不會是二代絲路,甚至也不會是Tor隱匿服務。然而現在消費者已經取得掌控權,市場只會繼續蛻變,儘管這對「反毒戰爭」會產生什麼影響仍不得而知。2013年10月,毒品政策國際科學中心(International Centre for Science in Drug Policy)提出一份野心勃勃的研究報告,彙整來自全球七個藥物監管系統的資料後,該研究推論反毒戰爭正走向失敗,現在是非法物質蔓延最猖獗的時代,自一九七一年尼克森總統宣佈開始反毒戰爭,毒品的供應量就從未受到有效控制,需求量當然也是如此。

暗網市場讓取得毒品更加容易,這可不值得慶祝,因為毒品用量會因此攀升,而無論是合法或非法的藥物濫用,都會導致悲劇發生。在毒品從生產者流通至街頭毒販的過程,這條供應鏈的每一個階段都不乏暴力和賄賂行為,而供應鏈越長,暴力和不幸就越常發生、毒販的利潤就越高、分裝和混摻的物質也越多,絲路無法解決上述所有問題,但可以縮短供應鏈的長度。

英國目前約有七千個集團犯罪幫派,其中有半數都涉及毒品買賣,儘管街頭交易精確成本的可靠數據極難取得,聯合國的一份研究顯示,英國和威爾斯的毒品相關犯罪(詐騙、竊盜、搶劫、和順手牽羊)成本,等同於百分之一點六的國內生產總值(GDP),或等於九成與毒品濫用相關的經濟及社會成本,這項數據也有可能減少,因為買家會漸漸不再與街頭毒販交易。歷史告訴我們,需要毒品的人總是會有方法取得,買家在絲路可以取得更優質的產品,也可以避免在街頭購買毒品所伴隨的負面風險。

線上毒品市場正在將骯髒的毒品買賣產業,轉變為有權消費者和積極賣家之間的單純交易。而確保暗網市場未來繼續蓬勃發展的要素,並非匿名性、比特幣、或加密技術,絲路真正的祕密,是良好的顧客服務。

書籍介紹

《黑暗網路 》,行人文化實驗室

透過本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暗網,又稱深網,對於網路使用者來說是彷彿都市傳說,恐怖神秘又吸引人的存在。暗網只能透過特定方式進入,其中關鍵是洋蔥路由器提供的隱匿服務,不會被一般搜尋引擎找到,因此更添神祕感。正因為暗網具備高度隱密性與自由度,它讓我們得以看見人性的極端化,有時良善美好,有時邪惡放縱、甚至駭人聽聞,例如「暗殺市場」、「絲路」和數不清的兒童色情網。

作者巴特利特進入暗網和眾多匿名討論區,親口訪問處在第一線、帶著讓人不安氣息的使用者,他甚至做出犯法行為以收集材料。本書從暗網這個擁有最大匿名性與自由彈性的國度起始,逐步探討在網路世界(不只暗網,亦包含表層網路世界)幾無法紀的數個角落中,特別遊走在法律邊緣、或者已越界的行為。

內容包括網路小白的引戰招數、人肉搜尋與騷擾文化;種族/民族主義者的組織與反法西斯團體之間的攻防與互相滲透;比特幣與無政府主義者、密碼叛客的長久淵源;包含「絲路」在內的販毒網站如何改變現實世界的毒品市場……種種主題。紮實深入的資料在巴特利特精闢卻又帶著人性溫暖的筆下,將黑暗網路顯露出最危險,卻也因此最絢爛迷人的光彩。

1477291484_darknet_cover2

責任編輯:黃郁齡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