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rl Power:準備和世界另外一半的人競爭吧!

Girl Power:準備和世界另外一半的人競爭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八成日本職業女性不想當領導者

日本諮詢機構能率協會集團9月23日公佈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81.1%的職場女性更希望作為職員而非領導者來取得事業成功。調查中問對接受工作調動或變更以成為薪酬更高的正式員工的看法,38.9%的女性持否定意見,選擇薪酬低於正式員工但不需工作調動的非正式員工,比男性高出7.4個百分點。由此看出,日本職業女性較男性重視工作穩定性。

影響日本女性此種觀點的與日本傳統文化習習相關,家庭維持著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習慣,即使男人在外打拼,家中的經濟、兒女教育等一切交由女人管理,分工合作,日本稱之「專業主婦」,即家庭主婦。

當然,這種男女不平等的情形不只發生在日本。美國一項調查顯示,韓國是亞洲國家當中,男女不平等現象最嚴重的國家。韓國女性工資平均僅為男性的51%,也是亞洲國家中最低。從企業高級管理者中女性佔比來看,日本為0.9%,韓國為1.9%,遠遠低於21%的世界平均水平。

男女不平等現象最嚴重的國家,依次為韓國、巴基斯坦、印度和柬埔寨。報告特別強調,在亞洲男女之間工資差距懸殊,女性領導極少,這會造成年均890億美元的生產損失。

今年六月,澳洲前總理、同時也是國家首位女總理的吉拉德在黨魁選舉中落敗,她情緒激動地將提前終結總理生涯的部分原因,歸咎於人們對女領導人的性別歧視。

打破隱形天花板,女性領導出頭天

然而,在現今社會男女漸趨平等的背景下,不但是政壇或是各個產業中,成功的女性領導者也不在少數。

就在前天,9月22日德國國會大選,梅克爾順利連任德國總理,若順利做滿第三任,長達12年的任期將超越英國前首相柴契爾夫人(首相任期達11年半),成為歐洲任期最長的女性領導人。

今年2月25日韓國歷史性選出了朴槿惠首位女性總統執政,改變了韓國政壇一向以男性壟斷之風,是否能藉由女性特質以柔克剛化解與北韓之間緊張的關係與衝突,是全世界都在拭目以待的。這創造了韓國歷史性的新頁,也是全亞洲第一位女性國家領導者,也是亞洲女性政壇領導的開端。

跨離政壇領域,無論是科技業的美國雅虎新任執行長瑪麗莎‧梅爾(Marissa Mayer)、惠普執行長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IBM執行長維吉尼亞‧羅曼提(Virginia Rometty),或是剛上任的《時代》雜誌創刊以來第一個女性總編輯南西‧吉布絲(Nancy Gibbs),都不難看出各行各業的女性領導者都有逐步增加的趨勢。

臉書營運長桑柏格:讓更多女性坐上桌子的首席

Facebook營運長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也一個禮拜前,以視訊方式和北一女學生談身為女性的職場體悟。談到職場生涯20多年的觀察,桑德伯格發現職位越高,女性比例越低,往往是因為女性缺乏自信,無法勇於表達企圖心,擔心無法兼顧家庭等因素,影響了在職場生涯發展的機會。

全世界僅有16國由女性擔任元首,男女在國會席次也有差距,更有95%的大企業由男性領導;連「股神」巴菲特曾說過,他能成功,因他只需和一半的人競爭(扣掉女性)。

桑德伯格延續TED Talks「為何女性領導者太少」演講,在新書《挺身而進》中呼籲女性積極參與職場,要有攀上職場高峰的企圖心,勇於實現夢想。

What Would You Do If You Weren’t Afraid?” 影片中提到,「男生如果表現得很有領導氣質,會被稱讚,反之女生會被說很bossy。」這個觀察的確點出了社會對於男性和女性的期待不同。領導氣質在男生身上是正面的,在女性身上卻有負面效果。

去年五月,桑德伯格回到母校哈佛商學院演講,勉勵男女畢業生,努力實現「由男人管一半的家庭,由女人管一半的機構」目標,「只有當女性在政府、企業、大學都佔有更高比例,我們才能開始解決『性別平等』這個最根本的問題。」

不過也有不同意桑德伯格意見的聲音。知名女性職場網站CAREhER作家,同時也是執業律師的Jaguar小姐就認為:「Sandberg 並未創造新的思考方向,問題出在她將矛頭指向離開職場的高學歷女性。她認為,女性自我限縮抱負及擔負育兒責任的傳統制約,導致高學歷女性退出職場,因而造成領導者性別落差,這樣的看法引起許多高學歷女性提筆反擊。」

然而必須理解的是,這並非整幅圖像的全貌,應該更細緻地去解讀背後的紋理,才能讓更多女性(以及同時被歧視的男性)真正地勇敢做自己。

A woman’s place is wherever she wants to be.

除了不要再害怕以外,也要記得一直挑戰讓自己害怕的原因。

延伸閱讀:

八成職業女性不想當領導
澳前女總理 首論任內性別歧視
亞洲性別報告 韓國男女最不平等
Lean In,女性力量征服職場
Lean In 之後的人生,是夢想?還是幻想?
亞洲男女不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