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美國人在川普身上看到希望 許多民調錯估的「關鍵原因」

這些美國人在川普身上看到希望 許多民調錯估的「關鍵原因」
Photo Credit: Carlos Barria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探究川普當選的根本原因,接續評估他對國際形勢將會造成之影響。

此外,川普與希拉蕊在「減碳、綠化」的問題上著幹,背後化作不一樣的選舉本錢。別以為這只關乎自然保育者的投票決定,更牽涉所謂「產煤州、產油州」的選民抉擇,因為減碳環保政策,會直接影響那些州的國民生計,可能隨時失業。例如這次25個產煤州之中,希拉蕊只奪得「伊利諾州、科羅拉多州、新墨西哥州、維吉尼亞州」四州選舉人票;而五個產油州之中,希拉蕊只奪得加州。其餘當然盡被川普所奪。即使希拉蕊取得了部分發展風能、太陽能州的支持,終也不敵恐生活受困的國民情緒反彈。

可見,總統大選面對如此撕裂的美國社會,情緒早已種下,是以,選舉日前才再掀爭議的希拉蕊「電郵門」事件,根本動搖不了早就意志堅定的眾多選民(有指在10月前美國選民已確定了投票意向)。

川普的外交只是「回到過去」美國情意結

世間事有近因遠因、微觀宏觀,從一系列城鄉、州郡居民的經濟生活落差、精英的囂張傲慢,人們再在社交媒體持續發酵,終於形成懶理選舉辯論,不辨資訊真假的「後真相政治」。川普的本土民粹形象,換來新氣息的「感覺」,加上低稅政策,成功爭取中下層,以及少數極富人士的支持,終於勝出總統大選。

說實話,若冷靜評估川普當選後的局勢,除了低稅政策、種族、父權問題,會導致纏繞不休的赤字和國內衝突之外,川普排外和收緊外交政策,在美國近代歷史並不罕見,即使不同意,也未算是無法理解的瘋狂。

美國第一任總統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外交就非常消極被動,他在1796年曾說:「避免捲入外國事務,跟他們的政治興衰聯繫在一起,或與他們友好而結成永久盟友,或跟他們敵對而發生衝突,這些都是不明智的。」美國立國之初,似乎不斷擴張領土,四處樹敵,其實是為了建立安全而完整的國家藍圖。

撇除美國與英、法等複雜問題,譬如說與墨西哥顯然如此。墨西哥在1821年脫離西班牙獨立後,大約有620萬人口,主要信仰天主教,一度把勢力延伸至德州(State of Texas)一帶,觸動了當時獨立未久,約有960萬人口信仰新教的美國。後來,美國借鼓勵國民移居到美墨邊界,進行人口滲透,制衡墨西哥人,1835、36年始終發生德克薩斯革命,州民宣布獨立,白人在戰役中僅僅險勝將墨西哥人驅逐,那時一旦州軍戰敗,墨西哥軍隊必直闖紐奧良。1845年,德州在美國聯邦支援下,終於將墨西哥勢力擊退至格蘭河(Rio Grande)以南,再透過購買土地擴濶美國版圖。此後到了21世紀,墨西哥對美國國防根本不構成威脅,只是這種互相戒備的歷史情意結,加上時有非法勞工和毒品偷運到美國,才成為美國南部備受困擾的問題,川普再將這類歷史一脈相承的問題、情意結誇大,說要墨西哥人付費建造城牆罷了。

美國在整個20世紀,若非為可觀的經濟擴張,會維持外交一貫的「明哲保身」,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才開始改變,到了歐巴馬時代,看來是美國積極干涉外交事務到達高峰,然而,你認為希拉蕊必然會維持這樣的外交嗎?筆者並不這樣看,篇幅所限,關於剖析川普對國際局勢如何影響再作分享。

延伸閱讀:

  1. 〈為何全球湧現「反精英浪潮」?——當人們活在自己的世界〉
  2. 〈普世價值「大曬」?囂張攻擊無助改變,須軟化各地「保守」洪潮〉
  3. 〈誰說希拉莉必贏?特朗普「死忠」多低學歷、基層,但有錢人因低稅政策也支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