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是嚇壞路人的膠帶雕塑藝術家:Mark Jenkins

老是嚇壞路人的膠帶雕塑藝術家:Mark Jenkins
Photo credit:大雁文化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把創作留在路上。礦泉水瓶丟在路上是垃圾。但是我用它做雕塑,這是藝術還是垃圾?

文:許雯捷

來自美國華盛頓的Mark Jenkins,擅長使用膠帶與廢棄物製作人型與動物雕塑,用隨手可得的材料加上藝術家與生俱來的創意,使得他的作品不但能夠適應日曬雨淋,還能融入街景變成有趣的城市風景,讓民眾看了會心一笑,忍不住停下腳步思考這些在街上作品所釋放出來的訊息。

Mark Jenkins曾旅行到巴西,見到許多街頭藝人因而受到啟發,2003年開始在街上使用膠帶創作雕塑,結合街頭藝人與居民互動的概念,將這些膠帶人偶放在街上,觀察人們的反應。直到2005年,Mark Jenkins以一系列在洛杉磯與華盛頓出現的嬰兒膠帶雕塑系列,創作才華才真正被人們發掘。

Mark Jenkins
Photo credit:大雁文化提供
Mark Jenkins,貝桑松(左)、巴塞隆納(右)。

從搞樂團到街頭創作,城市就是他的舞台

Mark Jenkins坦言過去沒有任何塗鴉的經驗,曾經組過樂團,正因為如此讓他很喜歡在公共場所創作,因為整個城市就是他的舞台。

「我當時非常想要以雕塑的方式創作,但毫無頭緒,原本想要像其他藝術家一樣,用傳統的方式來製作雕塑,卻發現價格十分昂貴。」沒有足夠資金的前提下,Mark Jenkins開始嘗試用膠帶實驗,發現膠帶的塑形能力很好,就決定用這個日常隨手可得的材料。在材料研發完成後,他開始創作體積略大的作品,最後甚至是人體等身尺寸大小的作品。問起他雕塑品的製作過程,他說:「男性的角色通常以我本人為模特兒製作,女性角色為助手Sandra Fernandez,嬰兒角色則是用塑膠娃娃。」

Mark Jenkins的創作理念非常有趣,對他而言:「街頭藝術就跟塗鴉一樣,就像許多塗鴉客將城市當成畫布,但身為街頭藝術家的他們,把城市視為一個舞台,希望能改變城市,創造出一個新的城市樣貌。」他希望透過創作改變世界,即使只是改變一點點,人們就會感覺不一樣, 只因為這不是人們平時所習慣的東西, 這種互動就能改變一個城市的結構。而民眾或警察的反應,都影響著這個空間,不管是室內還是室外,甚至結合狗吠或鴿子,都能讓他的雕塑更加生動。

Mark_Jenkins_1
Photo credit:大雁文化提供
Mark Jenkins,紐約(左)、巴塞隆納(右)。

作品放好掉頭就走,各種插曲嚇壞路人

「在街上設置人偶的過程必須非常快速,通常也就只是把作品放著,然後頭也不回的走掉,休想回頭!」Mark Jenkins透露自己常藏身於距離作品15 公尺的地方觀察路人的反應,有些人會翻翻人偶的衣服,有人會觀察人偶再迅速跑掉。若是事後必須重返現場,他會快速變裝,如此一來就不會有人知道他的蹤跡。但比起室內,他還是比較喜歡在戶外創作,因為在街上創作是街頭藝術家的本業。「有時候在室內展時會有很不錯的創作,但是戶外作品比較精彩。這就是為什麼人們通常會說:『嘿!就是這個人在街上創作!』」室內展覽時,收藏家會來買作品,藝術家才有收入,才能夠繼續創作,不用在創作之餘另覓第二份工作來維持生計。

「通常,我們喜歡警察的反應。」至今從來沒有被逮補過的Mark Jenkins特別喜歡聊民眾的反應。「民眾看到我在街上的創作通常不會報警,但是有時候他們會誤以為有一個人在垃圾桶裡,或是真的有個人掉進水裡,嚇得報警。然後警察跟警車馬上就會來,有時還有消防車和救護車。有時候警察會試圖逮補我和沒收我的雕塑。」回憶起某一次他製作了一個躺著的人偶,當時他把人偶放在一棟建築上,結果警車跟救護車全都來了!

他笑說,這些插曲也是他們「表演」的一部分。「有一點點危險,也可能會惹火一些人,因此每一次我都用最快的速度佈置完逃跑,但躲警察對我來說從來不是一個大問題。」

Mark Jenkins表示他的作品應該有點塗鴉式的破壞主義精神吧!有些人會認為他在街上留下垃圾,他也藉此提出嚴正聲明:「不!這並不是垃圾!好比今天有一個人在路邊停腳踏車沒上鎖,然後把腳踏車放在路上,這樣也算垃圾?拜託大家,我把我的創作留在路上,但這並不是垃圾!這個道理就像是,今天你把一個礦泉水瓶丟在路上,此時這是垃圾。但是我用礦泉水瓶創作雕塑品,這是藝術還是垃圾?」總而言之,他並不會損毀公物,只是把創作留在街上。

Mark_Jenkins_2
Photo credit:大雁文化提供
Mark Jenkins室內展覽作品,左為《Spokes》,右為《Peace and Democracy》。

當美術館敞開大門,歡迎街頭藝術入門

「街頭藝術進入藝廊的時間還很短,之前是塗鴉,街頭藝術在此之後才進入像是泰德美術館和其他藝術中心等級的博物館,如今世界上大部分主要城市的美術館都曾經做過街頭藝術的展覽,它們給了街頭藝術更多機會。」Mark Jenkins把自己定義為街頭藝術家,也是當代藝術家,只是多半利用街頭來創作,卻也使用藝廊的空間創作。街頭藝術的破壞力並不像塗鴉一樣強,給人們印象相對比較不髒亂。當街頭藝術越來越被重視,藝術家有更多機會參與這些藝術策展,才能讓城市更加親近居民。

說到Mark Jenkins與藝廊的合作關係,由於他的創作太過特殊,與藝廊的合作總是讓他費盡腦力。如何將他的街頭藝術品搬到室內,不流失街頭藝術品的精神?是一個需要深思熟慮的決定。與藝廊合作展覽,對他來說反而有點麻煩,「我的創作要在街上才最酷。雖然雕塑作品只是一個物件,這些物件是被創作出來配合我的『表演』。但是在藝廊裡,觀者已經知道自己是在看一件『藝術品』,我要做出『觀者看的藝術品』,當觀者在看這些作品時心中會想:「這個作者是誰?他為什麼做這些?」至於一些收藏家,只想把作品擺在家裡,對這些藏家來說這是一種「藝術」,但他總是戲稱這是「擺在那邊曬太陽」的藝術,頂多只有收藏家邀請朋友來家裡玩時會炫耀這是某個有名藝術家的作品。「這些人花了很多錢來換兩聲哈哈,是非常貴的笑話。」

Mark_Jenkins_3
Photo credit:大雁文化提供
Mark Jenkins的創作現場。人形半成品,結構以木條、金屬板與膠帶為填充物。

Mark Jenkins 也強調在街上的作品不會簽名,只簽藝廊裡的作品,一方面是為了收藏家,另一方面也是避免街頭作品被偷走轉賣,「街上的作品與供人收藏的作品材質也不太一樣。簡單來說,供人收藏的作品,結構比較完整,材質比較堅固,會使用木頭以及金屬當支架,並填充其他東西支撐膠帶製成實體。

相對街上的作品,不知道能夠擺放多久,所以結構沒那麼講究,若是過度講究材質,成本就會變得非常昂貴超支。」他為收藏家所做的人偶,從材料到衣服鞋子,每尊光是材料費動輒至少1000 英鎊起跳。

Mark Jenkins 回想自己剛開始從事創作時,並沒有這麼多街頭藝術祭與藝術活動等商業合作,在街上創作就像是從口袋中不斷挖錢。相較現在媒體與網路的發達,以往創作很難曝光,他靠著在街上設置作品,以及多年來網路發表累積知名度,從未接受過藝術機構贊助。現在許多單位在籌劃街頭藝術祭時,讓藝術家們能夠與許多媒體合作,主辦單位藉此向政府申請經費。有時候他會與不同國家的主辦單位討論活動,主辦單位總認為必須要找人看守街上的雕塑品,以免作品遭到破壞或是遺失。每當他聽到,總會阻止主辦單位,「對我來說,創作就像是做一項實驗,測試民眾們的反應。若有外力干擾,對我來說這個實驗就不準確了。」有時候碰上很酷的策展人,讓他把東西放在室外,再躲在離作品不遠處默默觀察,即便數秒內立刻有人將作品帶走,對他來說心裡只是默默暗唸:「哎呀!被拿走了!」但,這就是街頭藝術!況且從事街頭藝術讓他有機會到各國旅行,是他最熱愛的一點!

Mark_Jenkins_4
Photo credit:大雁文化提供
Mark Jenkins,華盛頓。

警察與街頭藝術小偷,哪個比較煩人?

對街頭藝術家來說,警察與偷作品的民眾誰比較煩人? Mark Jenkins笑說反而蠻喜歡警察的,「警察讓我的創作更像街頭藝術、更有趣。」他並不認為他的藝術是種政治行動。公共空間對於政府而言,政府扮演的角色就是掌控,某些事情可以做,某些事情不可以做,但卻沒有人質疑過為什麼?

Mark Jenkins覺得最有趣的合作經驗,是與綠色和平組織(Greenpeace)「搶救北極熊」的主題合作。短短幾天,他必須把兩個雕塑放在不同的地方,但是警察在第一天就前來「關心」,懷疑他製作的假北極熊內藏有炸彈,甚至質問他們為何放置炸彈?還當場拆毀了他的作品。兩天後他繼續在街上放置第二件作品,

但是警察又來「拆炸彈了」,他戲稱「綠色和平組織」因此成了「炸彈客」。合作過程中其實是Mark Jenkins鼓勵綠色和平組織將抗爭與藝術結合,發起「搶救北極熊」的藝術企劃。過去綠色和平組織總是使用旗幟或是其他方法來抗議,但都不脫「Greenpeace」或是「We Love Greenpeace」等口號。他建議用藝術來詮釋理念,讓大眾注意到他們提倡的議題。雖然炸彈爭議一度引起民眾驚慌,但也該是時候告訴大家全球暖化的嚴重性。在這次成功合作之後,也許是達到了效果,綠色和平組織開始一連串與其他街頭藝術家的後續合作。

書籍介紹

街頭藝術浪潮》,原點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追!趕!跑!跳!躲!整座城市,都是他們的戶外美術館。

神秘塗鴉客Banksy繪製的牆面被挖下來高價拍賣,讓塗鴉以爆炸性的方式引領風潮,一舉走進主流市場。2010年,英國首相大衛.卡麥隆首次造訪美國,就帶著倫敦街頭藝術家Ben Eine的作品與美國總統歐巴馬交換禮物,讓Ben Eine聲名大噪,街頭藝術頻頻登上媒體,蔚為流行。泰德現代藝術館、美國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與法國龐畢度藝術中心,相繼舉辦多次街頭藝術展覽,不只學者與藝評家論述塗鴉的藝術性,許多新生代策展人,也開始策劃相關展覽,來自底層的文化正逐漸被藝術界正名。

從塗鴉到街頭藝術,從次文化踏入主流,一場體制內外的流動,野生藝術家登堂入室,前進白盒子藝術界。Banksy成名後的街頭,發生了什麼事?哪些藝術家?哪些風格?哪些創作理念正在興起?藝術家如何自我經營?藝術經紀如何介入市場?改變了哪些遊戲規則?作者實地走訪街頭藝術的發源地──英國,以訪談方式傳遞老、中、青三代創作的初衷,一線藝廊經營者的觀點與手法以及英國街頭藝術的發展、文化和整個產業的形成,帶領讀者看見街頭精神的力量與爆發力。

原點_街頭藝術_立體_300dpi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